大陆模式再现?被轮奸少女警署报案 警称“精神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1日讯】近日,香港一名18岁少女指控曾被4名疑似警员的蒙面者轮奸导致自己怀孕的事件在网络上被曝光后,引发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日前香港警方向个别媒体“放风”,称涉事女生有“精神病”,其指控的内容与调查的情况不符。然而公众舆论更普遍倾向于相信有警员强奸被捕女子的事件发生,并质疑中国大陆经常发生的诸如维权人士和信仰人士被公安诬蔑为“精神病”后强行关押迫害的情况有可能在香港再现。

近日香港网络社交平台上疯传,一名18岁少女今年9月27日在荃湾无故被抓入警署内,其后被4个警员在荃湾警署内被轮奸成孕,并在近日到伊利沙伯医院接受了堕胎手术。这个惊人的消息迅速成为网络舆论的新焦点,多家传媒争相报导了相关消息。

对此,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日前向一家比较亲共的港媒“放风”称,轮奸案的女事主“有啲mental”(精神病)。

谢某还声称,投诉警察课 10 月 22 日收到律师代表报案,指当事人 9 月 27 日在荃湾警署被强奸,警方把个案交新界南重案组调查。经过警方的初步调查,发现女事主所诉的内容与调查结果“不吻合”。

据称,警方根据事主的口供展开了初步调查。翻查了荃湾警署 9 月 27 日的闭路电视片段,没有找到女事主出现的画面;再而翻查前后数日的片段,同样没有找到事主被带入警署的情况,荃湾警署则称在那段日子亦没有防暴警察当值。

警方还声称,荃湾警署1楼没有认人房,警署的门亦无密码锁,这些细节都与女事主的指控不符。

有关少女被警员轮奸的消息最早出现在网络社交平台“连登”上,发帖的网民称认识在伊利沙伯医院工作的人员,得知有女子被捕期间被警员轮奸成孕,上周五在该院堕胎,而这起事件在医院医护人员中广传。

《苹果日报》随后报导称,这起轮奸案的受害人现年18岁,于 10 月中因其它疾病到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求诊,医护人员在有医疗需要下为该少女验孕,结果显示少女怀孕。少女在母亲陪同下向医护人员说出事件,指约一个月前即 9 月期间,在途经警署外被警方截查,当时她并非参与示威,亦没有穿黑衣,结果在警署内期间,遭 4 名怀疑是警员的蒙面男子在房内轮奸。

《苹果日报》指,当事人最初不愿报警,直到本月 7 日在伊院接受堕胎手术时,经超声波检查,少女所怀的胎儿已有 7 至 8 周大。

警方放出风声指当事女子系“精神病”后,《苹果日报》随机街坊了多名路过的市民,受访者几乎一致的表示,近几个月来警方的行事手法恶劣,因此倾向于相信可能有警员强奸被捕女子的事件发生。

市民陈小姐受访时表示,一般市民不会平白无故的就冤屈你(警察),一定是先有这件事才会传出来。她说:“说真的,我们女子现在自己上街,如果穿得单薄,经过防暴警都很惊慌,始终他们……你都知啦,想拉你就拉你,他们都不理,可以奸完你之后就弃尸摆埋。一边这样,再自己查自己,又不承认这件事发生过。同男朋友出街才敢稍微穿得露一点点。”

另一名女子受访时则表示,自己听闻事件后感到十分愤怒,也相信警方会不分性别的恶意对待被捕人士,“唔系惊示威者会对市民点,系惊警察对市民唔好。(不是惊示威者会针对市民,而是惊警察对市民不好。)”

一位姓卢的先生则表示,自己一向不相信警方,虽然不会完全相信投诉人一面之词,又未有确实证据,但轮奸事件绝对有可能发生。

网络社群中也有大量的网民表示不信任警方的说辞,认为现在是 “黑警查黑警”,结果必然是“指控不实”。

更有网友指出,在中国大陆长期以来都有不少维权人士或信仰人士遭中共恶警迫害时,明明健康正常的人,却硬被说成精神病,还强行关进病院或拘留所乱打针或逼迫吃药。现在这种恶劣残忍的手段很可能也会在香港再现。

2018年7月4日中国大陆曾有一个名叫董瑶琼的年轻女子在Twitter上直播了自己在上海海航大厦外向习近平宣传画泼墨的过程。她声称自己反对习近平独裁暴政,并要反抗中共对自己施加的“脑控迫害”,引发大批网民关注。当天下午警察登门将董瑶琼从住处带走,其Twitter账号随即被封。

《美国之音》在发生泼墨事件当天看到,董瑶琼在其推特账户里的自我描述是没有奴性,在关心政治之前曾经还是个“小粉红”。

泼墨事件发生半个月后,有消息指董瑶琼被警方宣布为“精神病”,并已于7月16日被上海警方悄悄送往湖南省株洲市第三医院(当地一所精神病医院),从此与外界隔绝,再无董瑶琼的确切音讯传出。这名女子的父亲因为不认同警方的说法,一直坚称自己的女儿精神正常,结果也在云南香格里拉与画家华涌会面后被中共国保抓走,并长期被当局严密监控,外界无法再与之联系。

此外,一位名叫朱永健的男士曾经在中共的装甲兵部队服役。他也因长期上访维权而被当局诬指为精神病,并遭强力捆绑并被大剂量灌服抗精神病药物后又被送进拘留所和劳教所。之后,地方当局还专门安排给他作了一次精神鉴定,但他当时没有看到鉴定结果。等到出狱后,才看到了这份“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上写着 “鉴定诊断:偏执性人格障碍。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本案中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这位54岁的维权老兵指出,依照中国现行的法律,精神病人住院治疗必须得到家属同意,但是他本人被警方哄骗强制送进苏州广济医院(精神病院)时,根本就没有合法手续。

山东访民徐学玲也曾两次被送进精神病院:2008年3月徐学玲被鉴定患“癔症”,徐学玲认为自己“被精神病”坚持要讨说法,结果再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2016年,山东省新泰市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徐学玲有期徒刑四年,判决书称徐学玲向维稳人员索要财物。而在徐学玲获刑前,她又被鉴定为“上访过程中无精神病表现”,当地信访办主任和政府工作人员也表示,徐学玲“就是正常人的精神状态”。

(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