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港警染不治之症?网传催泪弹惹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6日讯】在过去几个月,香港警察肆无忌惮的狂放催泪弹镇压示威者,不仅伤害到示威者和前线记者,也包括他们自己。消息透露,许多蒙面的港警患上了不治之症——长了氯痤疮。

香港反送中已经进入第6个月,在此期间,全部武装的蒙面港警肆无忌惮的狂放催泪弹攻击示威者,据警方记者会提供的催泪弹数字,自6月12日至11月13日,港警已在香港各区发射至少9362枚催泪弹。

联席成员之一,注册护士朱慧芳表示,催泪弹的毒性会随着时间、环境及温度改变,对人体的皮肤、肌肉、气管、荷尔蒙及生育系统等都有伤害。

而港警大量催泪弹伤害的不仅是示威者和前线记者,也包括他们自己。

11月13日,经常在前线采访的“立场新闻”记者陈裕匡在脸书上撰文说,近日求诊,医生证实他长出了氯痤疮——一种不治之症。

与此同时,网上传出许多港警也罹患氯痤疮的消息。

有网友在香港《连登讨论区》发文说:我收到风,真是有警察在验身时,手、颈都有疮。医生说防暴衣不隔二恶英(戴奥辛),同样会停留在衣物上面。

再加上纪律部队用的洗衣机,其核心CORE已经污染了,他们不是整个清场行动都戴猪嘴,有时嫌太热就除了,你们自己想。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高呼“中大是我家”,学生扔燃烧弹阻止警察进入校园,警察向学生发射催泪弹并拘捕学生,现场恍如战场。(余钢/大纪元)

有曝料人说,他的妈妈经营一间美容店里,有个熟客的丈夫是警察,之前这名熟客过来问“阿姨有无好用的暗疮膏”,于是进行了推荐。

后来,妈妈问效果如何,这名警察妻子开始没说什么,后来做美容时大哭,原来她的警察丈夫的症状并非皮肤过敏,而是氯痤疮,即催泪弹含有毒物质在体内累积的表征。

这名熟客的丈夫后来去看医生,也不敢说自己是警察,瞒报一通,医生只给开了治疗皮肤敏感的药,也不管用。

再后来去医院皮肤专科诊断,得知是氯痤疮。警察后来跟同事讲,发现原来大家都有类似症状,然后大家都去看医生,并确诊是氯痤疮。

这名警察妻子说,其丈夫已经跟上级上报后被准假,但上级不准他将消息传出去,因为怕吓到其他前线警察。

曝料人还说,尽管警队有配防毒面具,但有时其他人突然开催泪弹,总有人是没戴防护的,因为护具戴起来很麻烦,所以开火之前都尽量不戴,另外所穿衣服也会沾上催泪弹的成分。

一名女生在催泪弹浓烟中奔逃。(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因为国外不支持港警镇压港民,所以港警开始使用大陆制催泪弹。对此,香港大学化学系博士K.Kwong分析说,催泪弹分解出来的有毒东西亦比外国多好多。

他认为,这些弹解决不了政治问题,却是解决市民,必须立即停用!

多位学者也联合在“立场新闻”上发文,呼吁正视催泪弹毒害。

文章指,说氯痤疮是一种不治之症并没有夸大,导致氯痤疮的类二噁英构造十分稳定,身体摄入后难以排出,而且无法分解,它的毒性需长达20年才会减半。换句话说,它进了你身体就无法根治,医生最多用药让症状舒缓。

但最可怕的是,氯痤疮往往只是多环芳香烃中毒(PAH或PAHs)的早期症状;摄入高于阀值的类二噁英亦可能会致癌及构成其它毒性作用的健康风险,例如破坏免疫系统、影响内分泌平衡,孕妇摄入,则有流产或产生畸胎的风险,甚至透过母婴传染,把类二噁英传给下一代。

文章质疑,以上症状与过去五个月的催泪弹有关。过去五个月,港警单是11月12日就发射了1,567枚催泪弹到香港各处,总数已累积至7,500枚。而催泪弹发射后温度超过摄氏400度,在如此高温下,催泪弹主要成分CS将会释出类二噁英,类二噁英能透过皮肤接触、食物、水和空气等途径进入身体。

对于常身处前线的记者,皮肤接触是一个重要的接触途径。即使配戴面罩或呼吸器等保护装备,身体也无法避免摄入类二噁英。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