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港女集会领喊口号 骂林郑是细菌大魔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1日讯】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进行多月,港警暴力越演越烈,一名7岁女童每次见警察吓到全身僵硬,仍坚持去集会领喊口号,并批评特首林郑月娥是细菌大魔王,警察则是细菌手下。

苹果日报称,这声音来自一个名叫悠悠的7岁女童,她大多绑着双马尾,大声呼喊,旁边或有患自闭症、正牙牙学语的5岁弟弟,或在机场集会时认识的大姊姊。

不少人见到这个女孩,都觉得她是被教唆、被煽动,但她的妈妈Candy说:“不是我带她出来,是她自己要出来的。”

Candy说,“我不希望她像之前11岁那孩子,趁妈妈不在家就走出去。与其这样,我不如陪她一起出去。”

在抗争冲突尚未如此激烈的6月,悠悠已经主动要走上街头,Candy说,促使悠悠走出来的正是警察的暴力。

悠悠吓得发高烧

6月12日香港罢工罢课当日,Candy她们在电视上目睹警方开枪,施放催泪弹,悠悠问妈妈:哥哥姊姊什么也没有做,为什么警察会开枪,不断打哥哥姊姊?“我出街会否被警察打死?”,“会否被警察开枪射死?”

当晚,悠悠发噩梦,不断叫“不要打、不要打”,吓得发高烧,一直到6月15日晚,烧仍未退,悠悠却主动说:“我明天还是要出去。”并承诺会乖乖吃药,把病养好。

此后,虽然悠悠一见警察就怕得双手冰冷、说不出话,甚或全身僵直,走也走不动,但她仍然坚持走下去。

Candy说,在和平游行时,悠悠被催泪烟呛到辛苦得眼泪鼻涕直流,抱着弟弟嚎啕大哭,休息过后,仍然坚持走下去。 她说:“因为很多哥哥姊姊都食过催泪烟。”

8月的机场集会,悠悠开始带头领喊口号,当时有几个哥哥姊姊哭着问悠悠:“我可不可以抱着你。”Candy忆述:之后悠悠问她:“为何哥哥想哭”?那时开始有自杀个案,她又有问:“他们又说煲底见,为何又要走去死?为何不可以一起坚持?”

加上悠悠叫完口号,有些人真的会告诉她,你让我见到希望,可能这就是她坚持的原因,她觉得可以带正能量给其他人。

Candy坦言:当然她知道未必知道整件事。但对她来说,最深刻,也最能让她走出来的,就是警察打人、无差别地伤害他人、开枪,她们都有权走出来表达不满。

悠悠起初很腼腆

报导说,悠悠起初很腼腆,连朗诵也不敢,短短一个暑假后,她主动报名练朗诵,并神气地说:“我在机场带大家喊口号也不怕,朗诵有什么可怕?”

悠悠得知不少人批评她被煽动后,她说:“这有什么奇怪?我也有脑袋,会思考。”

为怕被起底,Candy在访问前决定戴上口罩,悠悠偏不肯,她说:“因为很焗、很不舒服”“因为我并没有做错。”

在悠悠眼中抗争者提出的5大诉求,个个都重要。她认为特首林郑是细菌大魔王,警察则是细菌手下。 她说:“因为我当地球是一个人,细菌大魔王则是病毒,把地球伯伯弄病了,要哥哥姊姊医好她。”

问是谁教的? 悠悠笑说:“我看《面包超人》时想到,就告诉妈妈。”

Candy表示,每天睡前,她总会与悠悠聊天,解答悠悠的各种提问。好像早两天,悠悠问我什么是轮奸,我真的不知如何回答她。我说总之对一个女孩做了些不好的事。

Candy叫悠悠多花时间温习,悠悠却问她:“警察是不是书读得越差,就做得越高级?”Candy苦笑,现在的警察,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给女儿解释。

见到防暴警吓得无法言语 悠悠仍要走出来

11月2日,Candy、悠悠和她弟弟先是参与维园的选民聚会,再到爱丁堡广场参与集会,沿途见到大量防暴在场,悠悠再度吓到双手冰冷,无法言语,途中还遇到警方施放催泪弹

几经辛苦,终于走到集会现场,却获通知集会被警方叫停,为保安全,他们匆匆离去。在几日后的电话访问中,才知道悠悠在逃跑过程中,小腿撞瘀了,因为沿途遇到防暴警,她怕得想哭,所以当日并没怎样叫口号。

对于以后的集会仍会见到大量警察,或需要逃跑,还敢走出来吗? 悠悠坚定地说:“敢!”并说:“我们赢不到都要继续坚持,我们一定要赢到这个政府。”

那赢不到怎么办? 她说:“不知道。”Candy也坦言:“如果这场运动真的赢不了,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面对有人在网上骂她不应带孩子出去,Candy始终坚信悠悠可以走出来,有能力走出来,有责任走出来,因为未来是属于他们,而不是那班高官的。

报导最后总结说,对悠悠来说,她之所以走出来,理由或许很简单,就是为了那一群勇敢对抗细菌大魔王的战士,那班走在最前却总会护送他们先行离去的哥哥姊姊。

与其他抗争者一样,悠悠最大的心愿,就是在运动胜利后,与哥哥姊姊在煲底相见。(注:煲底是香港立法会广场示威区的别称)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