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暴行 由共匪中央政法委直接指挥 事后再枪毙警察和局长早有先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首先要明确一点:香港警察从来都没有失控,港警的一切暴行,都是由共匪中央直接下令指挥的,而港警员佐级协会主席,则是共匪中央政法委的传声筒。

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之初,共匪中央已建立一套垂直领导机制,统合公安、武警、国安、解放军、宣传等力量,对香港进行镇压,其主要领导部门,是中央政法委

中央政法委牵头,直接指挥港警,相当于“直辖”。所以现时香港警权独大、无法无天,港府对港警一味讨好,不敢追究匪警罪责。

明白了这些,就能解释很多看似不合理的现象,例如:

7.21元朗警黑合作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后,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代表香港警队向市民道歉,竟遭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斥责;

林志伟公然将民众称为“曱甴”(蟑螂),这代表了共匪红色权贵视民众如蝼蚁、草菅民命的态度;

9月中后期,林志伟扬言要以实弹枪击市民,结果在十一国殇期间,港警果然用实弹向市民开枪。

林志伟多次叫嚣港警要提升武力级别,结果港警对待民众的武力级别和残暴程度果然不断提升,从烟雾弹、橡胶弹、布袋弹、警棍,升级到实弹,再到毒液水炮车、装甲车、音波炮、二噁英+山埃毒气弹,再到 AR15自动步枪,等等。

其实,香港警队的极度败坏、互相包庇恶行,乃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2014年“雨伞革命”时,七警打人事件被曝光,进入司法程序之后,大批警员竟举行集会游行,反对追究违法警员的责任,可见警队的目无法纪、互相包庇恶行,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程度。

再看今天,港警的滥捕、酷刑、草菅人命、栽赃陷害、扭曲事实、掩盖真相、颠倒黑白等作为,与大陆公安如出一辙。对此的合理解释是,港警并非“失控”,而是与大陆公安“师出同门”。

共匪中央政法委一表态,立即得到港警的贯彻执行。例如中央政法委扬言绝不放过香港年轻一代,于是港警果然疯狂滥捕、酷刑、滥杀年轻人;共匪政法委公然叫嚣“不开枪要枪何用”,于是港警更加肆无忌惮用实弹枪击市民。

这些都证明,港警残暴镇压市民,是由共匪中央政法委直接指挥。

对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暴责任的要求,港警“二哥”邓炳强公然威胁道:若敢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香港三万警察就带枪游行。

林郑也多次表示,不能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原因是警队反对。

这更证明,现时港警已经不是由港府管辖,而是由共匪中央“直辖”,港府比港警还“低一头”,所以林郑对港警只能唯唯诺诺,纵然港警无法无天,已激起极大民愤,港府不仅不追究匪警责任,反而还要嘉奖。

不过,现时嚣张跋扈、为所欲为的港警,也会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被共匪清算的一天,这种事是有不少先例的。

例如,“文革”结束之后,共匪枪毙了一批公安局长和警员,从而一举几得:

1.平民愤。

民众看到公安警察到处乱杀人,非常愤恨。共匪中央枪毙了公安警察,就算为民众“报仇”、“清偿血债”了。

2.灭口、推卸责任。

公安警察对民众行凶,其实是上级命令的。但共匪的决策机制、决策流程不透明,是黑箱操作。民众只看到警察施暴,而警察究竟是“奉命”施暴,还是“失控”施暴?民众没有证据。

共匪枪毙了公安局长和警员,便死无对证,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死去的公安局长和警员身上。

3.降低追责层级、缩小追责范围。

“文革”的大量血案,真要追责,肯定会追究到毛老魔和一众共匪头子身上,共匪对此是绝不能允许的。共匪枪毙了一批公安局长,就是把追责截止在公安局长这一层级,不能再向上追究了。

共匪在处理一些冤假错案时,也是用类似手法。有时某些冤假错案,由于各种原因没掩盖住,被披露出来了,社会影响太大,民愤太大,共匪不得不“纠正错案”、“追究枉法责任”。但这种追责只能截止在较低层级,找些职位较低的官员当替罪羊,敷衍公众了事,而不会真正彻查、抓出所有的犯罪官员。

也有某些冤假错案,是由于权斗,被某一派系故意披露出来,以打击政敌。这种追责,可能会追究到较高层级,但也不会真的彻查、追究所有犯罪官员。结果可能是失势的派系头目被抛出,余下的整个派系势力被当权派收编。

4.清洗警队,换上自己嫡系人马。

“文革”结束之后,原公安系统是“前朝”人马,自然是不能留的,必须清洗,换上新当权派的嫡系人马。刚好那些警察杀人多、民愤大,给清算他们提供了极佳的理由,那匪党中央自然不会客气了。

公安系统换血之后,新当权派对警队的掌控得心应手了,但警察并没有变得守法和公正,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黑暗残酷、胡作非为。

“反腐”也是类似道理。无官不贪的现实,使共匪头子可以很方便地以“反腐”为借口,干掉任何一个官员,换上自己的嫡系人马。而新上任的官员,并不会比前任更清廉,反而由于自己是嫡系人马,会更加胆大妄为,比前任更加贪腐、更加鱼肉百姓。

5.将用旧的工具,换成新的。

公安警察是共匪的“刀把子”,是共匪管控和镇压民众的工具。工具用旧、用坏了,那自然要换新的。

警察到处施暴杀人,积累了大量民愤,这相当于工具“用旧、用坏”了,必须更新。

所以,警察积累了相当的血债和民愤之后,共匪会清算警队,换一批新的警察,让这批新的警察再去施暴作恶、积累民怨,然后再把他们干掉,再换另一批,如此循环反复。

前苏联时期,斯大林搞大清洗时,也是用类似的手法。斯大林先任命一个克格勃头子,让他替斯大林去大捕大杀,等此人的血债、民愤、知道的黑幕都累积到较高程度时,斯大林就将此人干掉,换上另一人当克格勃头子,如此循环反复。

综上所述,共匪在充分利用完港警之后,可能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清算、解散、重组警队,但这并不是民众的胜利,而是共匪的一种统治权术。通过这样做,共匪可以一举几得,包括:

1.回应了民众诉求、舒缓了民愤;

2.分化抗争者,使部分民众停止抗争,或弱化抗争力度;

3.追责截止在港警、港府这一层级,共匪推卸了责任,甚至还可以扮好人,扮“青天”、扮“明君”。大陆之所以有海量的上访民众,是因为他们相信“中央是好的,坏的只是下面官员”。他们到北京上访,希望“青天大老爷”为他们伸冤,结果却遭更残酷的打压和迫害。

4.把现时含有“港英余孽”的警队彻底清洗,换成共匪的嫡系人马。然后,只要仍然是共匪统治,那重组出来的警队不会更文明守法,只会更黑暗、更残暴、更无法无天。

——转自《阿波罗新闻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好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