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中共特工投诚 北京震怒外更有隐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大纪元11月23日援引澳洲媒体报导,近日,一名音译为王立强中共特工冒着生命危险向澳大利亚政府投诚,并成为澳洲有史以来第一个公开披露自己身份的中共特工。其向澳政府提供的相关重磅情报不仅在澳洲,在美国,引起了高度重视,而且毋庸置疑,在中共内部,也引起了强震。笔者推测,对于他的“叛逃”,中南海高层除了相当震怒外,还会有四大隐忧。

第一大隐忧是中共在香港的情报网被西方国家进一步掌握内情,从而阻挠中共彻底拿下香港的进程。中共长期渗透香港,并派遣了大量以不同身份掩护的特工,这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对此,美国等西方国家情报机构也应掌握不少,但具体情况、细节就未必了解得那么清楚了,而王立强提供的情报则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曾经在安徽财经大学学习油画的王,是被人选中到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CIIL)工作的,2014年移民香港。很快,他意识到自己并非是为一家普通公司工作,因为该公司与中共军方有着密切的往来。其老板,也是该公司董事会主席向心在信任王立强后,证实了自己的特工身份,并告之公司隶属于中共军方总参谋部,它的真正业务是作为北京情报机构在香港的“核心和中枢机构”,“它与大陆直接接触⋯⋯扮演着军事情报部门最高层和最低层之间的沟通角色……”,向心最重要的工作是“购买他国武器,从中窃取美军武器装备技术情报”,而这些武器都会运往香港。向心承认,美国因此一直在密切监视他。

无疑,王立强披露的内幕也是美国情报部门所感兴趣的,作为“五眼联盟”的澳大利亚一定会将从王这里获得的所有情报,与美国等国家情报部门分享。获得了证据的美国,一定会尽力斩断中共军方窃取美军武器装备技术情报的黑手,甚至对相关个人和公司予以制裁。这当然让中共军方怒在心头口难开。

据报,作为向心团队重要成员的王立强的主要任务是协调所在军方情报组织与其它情报机构之间的关系,并“收集赞成香港独立的”活动人士信息,他从其老板那里接受指令。换言之,王对中共在香港的情报网是非常了解的,而且应了解哪些是中共重要的秘密特工。比如,他指一个亚洲主要电视网络的高级经理“就是中共军队干部,具有区指挥官头衔”,“他是组织特工绑架、迫害香港民主运动人士的负责人。”

王披露自己在2015年10月曾亲自组织和参与了把香港书商李波(Lee Bo)绑架到中国大陆的行动;王还在另外一个秘密组织中工作,该组织对香港持不同政见者进行抨击或网络攻击。

王还称,中共特工运作的关键领域是香港的大学,自己所在的特工组织“已渗透到所有香港大学,包括学生协会以及其它学生团体”,当然还包括所有媒体,这些人可以随时被“激活”,来对抗港人的民主运动。

王的情报还证实在香港大学学生会中,有混入其中的中共特工,他们假装支持香港独立,从而套取更多人的信息。

王立强披露的内幕,无疑将中共栽赃学生、祸乱香港的丑恶面目又一次曝光,让美国和世界看到了中共是何等的邪恶,支持香港人民重获自由民主,将成为西方民主国家共同努力的方向。

中共的第二大隐忧是干涉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计划或许会落空。王曾指挥一个“网络大军”和台湾特工干扰2018年的台湾市政选举,并取得成功,今年他又受命以一名韩国人的身份潜入台湾,帮助中共“系统性地”渗透台湾的政治体系,为实施中共干预台湾大选做铺垫。他说特务们通过活动来支持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对台湾的渗透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要渗透到媒体、庙宇和基层组织中去。”而这也是他选择抛弃中共的原因。

让中共头疼的是,作为中共军方情报系统的特工,王无疑知晓身在台湾的某些特工身份,以及染红的台湾媒体,而王的情报被分享给台湾后,中共不仅潜伏的特工会遭到打击,而且其制定的干预台湾大选的计划能否实施也是个未知数。

中共的第三大隐忧是其在澳洲的情报系统将遭到重击。在王提供的情报中,他说自己遇到过一个在澳大利亚“深层间谍组织”的中共负责人。那人的身份是在一家领先能源领域公司“工作”,而真实工作是在澳大利亚从事间谍活动。“他告诉我他在堪培拉,我知道他的职位非常重要。”

王亦透露,他的组织与几个重要的澳大利亚政治捐助者有往来,其中包括一名联邦国会议员办公室的职员。王先生提供了银行账户交易来支持他的这一说法。

这两年对中共渗透澳洲保持警惕的澳大利亚政府,在获取如此情报后,为了国家安全,一定会深入调查,并采取相应措施,防范中共“接管”澳大利亚政治体系的图谋。

中共的最后一大隐忧是随着西方国家意识到中共的危害,并慢慢集结在川普的“反共”大旗下后,中共体制内一些或是良心未泯,或是看透中共,希望在中共沉船前自保的特工、各级官员,极有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抛弃中共,投奔西方,而他们曝出的猛料将成为摧垮中共的推手之一。而这却是中共无法控制也无法阻挡的。

目前,对于王立强的投诚所产生的震荡以及对中共的影响,我们尚无法完全评估,但笔者相信其对中共的打击是巨大的。此前的1985年,时任中共国家安全部外事局主任的俞强声投奔美国,起底了中共在美国潜伏40余年、由周恩来一手栽培的金牌间谍金无怠,给中共以重创。而在中美贸易战中共节节败退、香港民众抗议如火如荼、中共正在末日道路上狂奔已成越来越多人共识之时,王立强事件的出现,焉知不是上天灭共落下的又一重磅炸弹?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