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香港之乱根源在于中共失信于港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反送中运动至今已持续了近半年了,对于香港之乱的起因,不仅是国内民众因中共信息封锁而不知真相,就连海外华人也被中共大外宣所误导。为此,许多华人都以为港人是“乱港暴民”,这对港人几乎是天大的误会。其实,乱港之根源在于中共失信于港人。

一、2007年全国人大就正式确定了香港双普选时间表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据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除了国防和外交外,香港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维持原有的立法权、行政权、独立司法权和终审权。自香港回归以来,争取普选行政长官的声音不断。例如根据2007年8月,港大民调显示,支持普选的市民超过一半。

根据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民意的诉求,2007年12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正式确定了香港普选时间表:香港可于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2020年立法会全部议员可由普选产生。香港特区政府表示为落实普选,会充分考虑市民、社会各界及立法会的意见,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领导的政改咨询专责小组现正进行政改咨询。对于普选方法,早于2010年,泛民主派已多次促请政府尽快咨询。

二、2014年中共单方面推翻香港双普选决定是乱港之源
香港人盼星星,盼月亮,眼看离香港普选行政长官只有3年时,中共新一届领导人居然单方面推翻全国人大关于香港双普选的决定。

2014年6月1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自香港主权移交17年以来单方面对“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作出阐释,《白皮书》中指出香港社会有人对“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认识模糊、理解片面。“一国两制”方针中所指的香港高度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力”,并指出在“一国两制”中,两制仅能“从属”于一国,特首人选“必须爱国爱港”,特首与立法会普选制度都“必须符合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符合香港实际,兼顾社会各阶层利益,体现均衡参与的原则,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特别是要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的法律地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

对此,《苹果日报》报导引述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表示,《白皮书》是中共对国际认可的法律条文《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的修订版,完全违背了邓小平的原意,中共领导人这样做也完全违背了国际法精神,将会使国际投资者对香港失去信心,破坏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使港人对中共失去信任。

2014年6月20日起,“和平占中”与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发起一连十天的6‧22公投,收集市民就2017年特首选举的意见,有79万人参与公投。88%投票者(近70万)认为,如政府方案不能让选民有真正选择,立法会应予否决;8%即近6万投票者认为,在无法改变中共所设定的提名框架下,立法会民主派议员应暂且搁下己见,让特首普选方案通过。

对于这次民调,港府却指投票无法律效力,表明“公民提名”在法律、政治和实际操作上的有种种争议,难以落实;但补充是次公投并非如部分中央官员所言是“非法”行为,强调只是“没有法律效力”。

针对港府的说法,负责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钟庭耀博士表示,近80万人参与“全民投票”是港人创造的历史,意见不论对谁有利,都已被表达。

2014年8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就政改决定草案所作的说明中再次强调,行政长官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的原则。

对于“爱国爱港”论,多位香港民主派均表示不满,民主党主席刘慧卿表示反对只有由中央挑选过的人让大家投票选举的。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表示,这筛选方法显示中央不信任香港人。工党主席李卓人说如果中央设“筛选”的话,明显是针对香港的泛民主派,是“假普选”。香港大学法律教授陈弘毅认为,“爱国爱港”是一个政治概念,而不是法律概念,又认为香港普选应采用法律上可操作的标准和制度。

正是因为中共单方面推翻香港双普选决定,从而引发了9月26日晚上的重夺“公民广场”行动。9月27日8万人“占领运动”又称“雨伞运动”。

三、中共派遣大量特务渗透到香港各阶层
中共渗透香港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有杂志披露说,在香港中共的地下党员高达二十万人,著名评论人练乙铮也曾估算香港有三十五万中共党员。

中共利用地下党员暗地里活动、干预香港事务的事件被越来越多地揭露出来。曾活跃港台的前地下党员程俞(化名)透露,中共地下党员由北京统战部负责培训,自香港主权移交前,地下党就由上而下采用一人联络的“单线联系”,就连党的最高层也不可能知道所有单线联系党员的名单。中共地下党潜入香港不仅渗透到政府各部门、媒体、社团、企业、学校、医院、科研机构,而且还渗透到香港的黑社会组织。

中共为渗透香港无所不用其极、无孔不入,并且早已开始收买港府高官,操纵香港局势,不少香港富商为打通与北京的关系,扮演出钱的角色;一些活跃于香港的亲共组织,如青关会、爱字头组织、各式联谊会、同乡会等,中共则透过各类政协、富商输血给钱,在关键时候为中共站台。对于中共种种违法的行为,港人是十分反感。

四、中共无视《香港基本法》多次跨境绑架
中共非法跨境绑架令港人对中共彻底失去信任。这其中有几起最典型的案例。

2017年大年三十,中纪委专案组对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实施跨境绑架。

2015年10月至12月期间,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陆续失踪之事件。失踪5人是该店母公司巨流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桂民海与吕波、业务经理张志平、铜锣湾书店经营者李波以及店长林荣基。失踪半个月到3个月后,全部人员证实身处中国大陆并受有关当局控制。

2015年5月某天凌晨,香港成报董事局主席谷卓恒险遭中共绑架。据谷回忆,当时约为凌晨3点,他从泰国曼谷飞抵香港,过了海关之后前往机场富豪酒店。他说,最初他与警方都以为涉案人士是黑帮的人。而他自己不断反抗,加上幸得富豪酒店大堂安保人员解救,还通知了香港警方;在机场警区人员瞬即赶至将他营救下,他逃过大难。后来才知道,企图绑架他的二十多人都是大陆的中共特工。

五、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目的还是为了双普选
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根源是因为港人对中共完全失去了信任,目的是争取双普选。

早于2019年3月15日,香港众志已于政府总部发起静坐,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在3、4月间,民间人权阵线两度发起示威游行。

据媒体报导,《逃犯条例》草案容许将香港的任何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国大陆受审,反对者担忧会削弱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独立司法管辖区地位。

6月9日,民阵再度发起游行,有大批市民参与。6月12日,由于香港立法会预计恢复二读辩论,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暴力冲突。之后示威者提出“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撤回暴动定性、撤回控罪、追究警队滥权、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辞职下台”等“五大诉求”。

6月16日,民间人权阵线发起更大规模的游行。7月1日游行期间,部分示威者占领立法会综合大楼,其后并将林郑月娥下台的诉求更改为“立即实现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真普选”。

8月18日,民阵再度举办大规模和平集会。9月4日下午,林郑月娥宣布将动议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10月1日,全港爆发激烈示威,林郑月娥在10月4日宣布引用《紧急法》制定《禁止蒙面规例》,引起更大冲突。示威活动进入11月,随着新一轮的三罢行动被发起,暴力程度以及民众对立进一步升级,并造成多人伤亡。

截至11月19日,警方在超过800场示威活动共拘捕5,804人,年龄介于11岁至83岁,被捕人数仅次于双十暴动;其中超过500人被检控,包括被控暴动的231人。这次运动被视为六七暴动后52年来最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及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六、香港区议会选举 泛民主派用选票回应“暴徒”指控
反送中运动爆发5个多月来,由于北京控制了主流媒体,不论特区政府还是亲北京阵营,都认为以武力镇压示威者,是有一定的民意基础。直至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真实的民意反映在选票上。

周日举行的地方区议会选举,没有出现暴力事件,投票时间由早上7时半至晚上10时半,总计294万人投票,投票率高达71.2%,为香港选举史上新高。有不少人形容,这也是“反送中”运动展开至今一次变相公投,虽然区议会是地方行政机关,没有实际法定权力,但对特首选举及立法会却有一定影响力,成为各党派未来大选争取优势的前哨战。

区议会选举共有1090名候选人,将争夺452个席次,工作人员彻夜开票,截至清晨,民主派已取得343席,已笃定取得全港整体过半数议席;亲共阵营在区议会直选中只取得41席。

支持北京强硬立场候选人全军覆没。其中最触目的屯门翠乐选区,亲北京议员何君尧连任失败,不敌民主党卢俊宇,并在脸书发文承认落败,表示自己只得2613票,比卢俊宇少近1200票,但却称结果异常。他确定落败后,在场市民立刻大声欢呼,还有人高叫开香槟庆祝。

中国外长和外交部发言人今天针对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做出的反应显示,北京当局对香港本次选举的结果似乎有些措手不及。也许北京涉港官员对香港局势长期误判,弄不明白危机的症结所在。或者不愿意顾及香港多数民意。

中国外长王毅今天在日本表示: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任何在香港制造混乱,或破坏香港稳定与繁荣的企图都不会成功。

在中共眼里,争取民主自由的港人都是暴徒。而对于自己的言而无信却总是显得那么理所当然。如此治港,不乱才怪呢!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