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高以翔猝逝浙江 折射陆影视圈严峻寒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8日讯】35岁的台湾艺人高以翔,11月27日凌晨在宁波录制浙江卫视真人秀《追我吧》过程中晕倒,经送医抢救后宣告不治,消息震撼演艺圈。事件除了引人反思大陆综艺节目之乱象,也再次让外界聚焦大陆影视圈寒冬之惨状。

大陆综艺节目乱象

据陆媒报导,外形高大帅气的高以翔,以电视剧《遇见王沥川》在大陆走红。11月27日凌晨,他因拍真人秀《追我吧》在追逐途中突然大叫一声“我不行了”后晕倒,拍摄组的摄影师以为是节目效果,并没有及时反应。而一同拍摄节目的演员黄景瑜见状后急到失控大喊:“还拍!救命啊!”“医生呢?”

报导引述网友的爆料指,高以翔被送到医院时,已经“瞳孔放大至边缘”。《追我吧》节目在声明中称,医院最终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

高以翔意外猝逝,让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而让粉丝遗憾的还有,高以翔仍有多部已经杀青的作品还没来得及面世,包括遭中共官方撤档的《兰心大剧院》等。

现在距离高以翔参演的电影《囧妈》上映不到两个月,痛失合作演员的大陆导演徐峥,27日下午在微博忍不住感叹:“太难过了!这么完美的一个人!”在博文中,徐峥向《追我吧》节目组喊话:“节目的安全防范意识也太差了,绝对要负责任啊!”

除了两岸三地的媒体纷纷报导高以翔在大陆拍节目猝逝的消息,BBC、CNN、《每日邮报》(Daily Mail)等多家海外媒体也报导了网民在《追我吧》的微博留言,这些留言都要求制作组等相关单位承担事故责任。

与此同时,“新浪娱乐”曝光了高以翔与《追我吧》的合同。其中显示,高以翔这次是在《追我吧》固定班底黄景瑜的邀请下,以66万台币(约合15万人民币)的友情价录制该期节目。合同中要求“艺人自愿参加并承担一切后果”,更扎眼的是,合同还“要求艺人保证自己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任何有碍或不利于参与节目的身体或精神上的损伤或疾病,也不存在其它可能影响该节目录制的事宜”。

有评论说,该合同体现了“艺人的权利和义务极其不对等”。不少网民看到后,均批评该合同霸道。而这一切,都表明制作方为了一个“钱”字。

据腾讯网报导,在事件发生后,虽然《追我吧》发声明表示对高以翔的猝逝“感到无比痛心和万分悲恸”,但网民认为节目组的声明毫无诚意:“浙江卫视《追我吧》导演组不是第一时间致歉,而是发文公开甩锅,推卸自己的责任。”“更过分的是,他们还在第一时间对微博上之前的发文进行了修改,急忙去掉了《追我吧》节目的冠名商,也就是说他们在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保人,而是保钱。”

艺人对综艺的无奈选择

《追我吧》是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综艺节目,香港艺人陈伟霆以及大陆艺人范丞丞、宋祖儿、黄景瑜等担任常驻节目班底,高以翔作为嘉宾来录制新的一期。

资料显示,该节目设置的环节难度颇高,有梅花桩、飞檐走壁、平衡滚筒、70米爬楼和高空速降等。在录制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参与节目的嘉宾需全程奔跑,对人的体力及耐力有很高的要求,不亚于专业运动训练,连中国国家体操运动员李小鹏参与录制时都觉得很累,表示“接受不了节目强度”。

据报导,在此前的节目中,范丞丞和毕雯珺跑时不止吐过一次,李振宁曾被抬到救护车上去吸氧,就连专业拳击运动员出身的邹市明,也在录制这个节目时吸过氧。

被视为大陆收视率利器的明星综艺,近年来事故频发。而事故频出的背后,既是各家综艺为竞争收视率而“不择手段”,也是艺人在大陆影视寒冬之下的无奈选择。

事实上,从演员到票房,再到电影公司,各个方面的信息无不显示,大陆影视行业的寒冬越来越严峻。

艺人不得不层层降级:电影演员转战电视剧,电视剧一线演员去演配角,原来的配角只能演更小的配角,连许多一线明星也都普遍处于焦虑之中。

不久前,新疆演员迪丽热巴在一档公益节目中自曝已快赋闲一年,不得不去参加综艺节目。她还公开喊话导演,她自己有的是时间,希望导演们拍戏时考虑她承担角色。

年过不惑的知名演员姚晨,曾在《星空演讲》上说,自己在最成熟的状态下,演绎事业却陷入了无戏可拍的最尴尬境地。

以童星出道的杨幂,一直被称为“拚命三娘”,曾凭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集暴红,媒体评论说,她现在“也只能靠综艺节目刷存在感”。

袁弘在节目中透露,他现在开始考虑只能演男三的剧本。黄晓明在没戏可演的情况下,接下了于正操刀的被广泛诟病的“耽美剧”(网络词,耽美小说、动漫等作品改成的影视剧)。

陆影视圈寒冬日趋严峻

自去年范冰冰偷税漏税事件之后,中共当局取消对艺人和影视圈的减税优惠政策,明星的税率由最低的6.7%飙升至42%,随即有30套电视剧和逾40部电影叫停。

与此同时,中美贸易战导致中国的经济严重下滑,加上中共官方对意识形态的管控日益加剧,严格审查剧本,不少题材都被当局视为敏感和禁区,因此开拍和播映的批文审批时间越来越长,令投资方望而却步。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状态为公司注销、吊销、清算、停业。金融行业的某基金人士表示,“去年开始,我们就很少投资纯内容的公司了,预计一两年内都不会再考虑投资影视(公司)。”

受直接影响,当然是作品数量急剧减少。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大陆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24,617集,比去年同期的35,209集减少30%。

“横店影视城”官网剧组动态公告日前也显示,今年的开概率较去年下滑近45%。

大陆有相关机构对青年演员的生活状况进行调查,发现超过半数的青年演员“无法依靠表演维持自己的生活”。有财经分析师称,影视是二八定律极为突出的行业,80%的资源掌握在20%的人手中,绝大部分从业者处于产业链低端,他们没有选择权,更没有退路。

另有金融人士认为,电视剧行业不景气的原因有两点:一方面卫视收入下滑,电视剧播放重心由传统卫视向网络视频平台倾斜;而大陆视频平台在经历“野蛮发展”后,“优爱腾”(优酷、爱奇艺、腾讯)三足鼎立格局基本形成,在同时处于亏损状态的背景下,这三家平台联手遏制演员薪酬和制片成本。

有分析指,在多重不利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大陆影视业已经进入严峻的寒冬,包括原来在大陆拍戏许多港台艺人,都面临较严重的工作危机。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