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画家走出现代派泥潭 创历史巨作获金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9日讯】11月26日,2019年新唐人第五届“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公布获奖名单,一幅名为《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下简称《四二五》)的巨型油画作品获得金奖。

作品作者、香港画家孔海燕在获奖后表示,这部反映宏大历史事件作品的诞生过程,就是她从现代派画家回归到传统写实派画家的过程;也是她个人在道德修养上的升华过程;更是新唐人油画大赛努力恢复人类传统文化的一个真实的例证。

“能成功完成这部画作并获奖,这是一种荣耀,是对我莫大的鼓励。”她说,“但是这幅画其实是一个集体创作的结晶,背后包含了很多人的心血,所以我感谢大家,感恩新唐人比赛的主办方以及评委。”

孔海燕和她的获奖作品《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新唐人电视台)

曾经搞现代派 走进死胡同

孔海燕从小学习传统绘画,1989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恰巧那年美院现代派画室即第四画室招生,所以她就进入现代派绘画系学习。她在大学四年中努力把自己原来学的传统画法全部忘掉,完全扭转成了现代派画风;后来她又读了中央美院的研究生,她当时接触的都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现代派“大师”级的画家。

“我那时受中共无神论的教育,不信有神,也不知道人有生死轮回和善恶报应,不知道现代艺术的三大主题——‘性、暴力、颓废’是对人类的伤害,也是对自己的伤害。”

由于强调自我,一直画色情、暴力、丑怪、冷漠的画,孔海燕渐渐对人生也绝望了,“觉著死人比活着的人要好”,于是在大学时期就画古墓古尸去了。

毕业时她办了第一个个人画展,画的全是骷髅;后来又办了第二个画展。她在北京美术界已经小有名气了,曾经有人要付100万元买下她的画。

“我那时是闭着眼睛往地狱里走,无论什么人、什么理论都无法改变我,就像泡在黑水里的白布无法再洗白一样。”

但是,有两件事情引起了她对现代派艺术的思考。

一件事情发生在她的儿子身上。她屋子的墙上挂着一幅自己画的现代派作品,是一个裸女,眼睛空洞,一只眼睛像瞎了一样。她的一岁多的儿子一看见那幅画就拼命哭闹,她要是把画翻过来,儿子就不哭了。她想起中国的老话说,小孩子眼睛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东西,莫非那幅画上面附有不好的灵体?

第二件事是在她举办第一次画展时,她母亲本来是要在展厅帮忙接待宾客的,但是妈妈却怎么也不愿进展厅,说展厅里呼呼冒着黑气,让人脑袋疼,而走出展厅后就“像走到另一个世界”了,头就不疼了。

“这让我想起自己亲眼看过的一个事儿,有一个搞行为艺术的现代派‘艺术家’,竟然吃死孩子的肉;我还看过一个录像,里面有一个国外的现代派画家,他为了所谓‘认识自我’,割开了自己的胳膊研究……”孔海燕开始对“现代派艺术”有所怀疑了。

回归传统写实之初

孔海燕一边在现代艺术上追求自我、放纵、新奇与名利,一边又感到人生迷茫,不知活着的意义在哪里。1993年的一天,她在街边公园中偶遇了一个法轮功炼功点,横幅上面的“真、善、忍”三个大字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她,她感觉这才是人应该遵循的原则,这才是人生的正确方向。

她毫不犹豫地开始学炼法轮功,不仅身体健康状况变好了,她还明白了她以前对艺术和人生的所有迷惑不解的问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在书中告诉她,一幅画上面带有画家本人以及被画的人或物的一切信息。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儿子和母亲对自己画的那些所谓现代派作品是那种反应了,那些色情和坟墓里的东西带的信息能是好的吗?

修炼法轮功后她知道,神传给人艺术的目的是表现人所崇尚的善与美,不是她在大学中学的那些东西。按照“真、善、忍”做人,她知道自己原来的现代艺术是害人害己的,后来就放弃了现代艺术专业,转行当了一名美术老师。

2014年新唐人举办油画比赛的时候,已经移民香港多年的孔海燕想重拾画笔参赛。但是她不知道画什么,而且新唐人要求的是“传统写实人物油画”,这对受现代派绘画专业训练的她来说简直太难了。

“在学校学的现代派,也有一套理论和训练方法,再让我重新回忆起小时候学的传统的画法,我感觉我的眼睛看东西都是歪的,看线都看不直,因为一直训练自己‘变形’的感觉嘛……”

在要求自己“画准画像”的过程中,孔海燕初尝自我挑战与放弃的艰难,最后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画出了一幅小男孩的写实画,参加了新唐人第四届油画大赛,获得了人文奖。

“那次的获奖像是我的艺术道路上的一个指路灯,鼓励我继续在回归传统的路上往前走,继续画写实。”

《四二五》的创作过程

1999年4月25日当天,孔海燕(中)参加了法轮功学员的万人上访。(孔海燕提供)

1999年4月25日那天,孔海燕就在府右街上,参加了“四二五”万人上访活动。作为这个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她一直想把“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大上访”这一历史事件搬上画布。

那时候,修炼法轮功的画家们一直在创作美术作品,举办“真善忍画展”,如今这个展览已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展出了一千多场次了,受到各地观众的高度评价。从第四届新唐人比赛回来之后,孔海燕就想画一幅“四二五”题材的画来参加“真善忍美展”。

这是孔海燕第一次从事写实画的创作工作,难度之大不可想像。

首先,她不会构图。

“因为生活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是不同层面的东西;再说,如何将这一事件真实深刻地反映出来,成为一件成功的艺术作品,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说,“我绞尽脑汁地去构思,画了很多构图,但都是照历史照片画的,看上去只是整理了一些素材,不像创作。”

香港画家孔海燕在创作《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过程中。(孔海燕提供)

她于是向“真善忍美展”的画家老师请教、学习,这个过程也是很痛苦的。过去头脑中的现代派观念和技法与老师们指导的传统写实理念经常发生冲突。

“那真是既有抵抗外界那些无知老观念的压力,也引起内在美院灌输的变异观念的翻腾,我必须时刻战胜这些内外夹击的进攻,才能往前走。”

孔海燕说,“寻找正确创作方法的过程,古今中外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创作理念寥寥无几,而且谈的也多是技法,没人去讲心法,可心法才是决定是否会创作的关键,但是心法就牵扯到改变艺术家本人的人格和内心世界的问题了。”

她就天天学习《转法轮》,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向内找自己不好的东西,不断纯净自己。在画家修炼者的帮助下,在放弃自我的苦修中,孔海燕逐渐开窍了。

她领悟到,这幅画要表现修炼人纯净、善良、祥和的心态——所以要用横向的长幅、水平且平行这种很强的形式感构图;要表现法轮功学员们对信仰的坚定与坚毅,所以画中间要放上垂直站立的人群;要展现历史上的那天街道上的上万人群,画的左边要以透视表现远去的街道和望不到边的人群;要突出法轮功学员敢冒生命危险向政府请愿的壮举,画的主题要有三组主要人物给警察讲真相;暗示当时中共山雨欲来的镇压恶势力,要在画顶部放上黑云;向观众传递伟大的佛法无所不能与无所不在的威严与神奇,要在画中的上部空间中画上飞舞的法轮……

“画家老师跟我说,这幅画要给人形成‘乍看是警铃,细看一场戏’的视觉顺序,使观者惊愕之余,处在对内涵意义不断的发现和对主题的不断认识深化当中。这一高度概括与巧妙运筹的瞬间绘画构图,其深刻度与震撼穿透力是任何其它艺术形式无法取代的……”

老师们的帮助让孔海燕脑中形成了一幅完整的画面,她就按照他们的指导,开始了没日没夜的作画。

孔海燕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创作中。(孔海燕提供)

“四二五”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有上万人,到哪里找模特呢?为了真实表现“四二五”这么严肃的大题材,她力求尊重历史,还原当年的场景,所以她在五年内找了近400个海外法轮功学员做模特。

“我是把每个学员当肖像来画的,他们的性格、神态气质,我都照着真人的样子画他们的肖像,我不会因为人多就把一些概括掉了,我都是按照肖像画去画,一个人一个人地认真地画。”

孔海燕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创作中,画了近400个真人的肖像。(孔海燕提供)

所以现在这幅画上面的每一个形象都是有名有姓的真人,这在古今中外的历史画或者肖像画中都绝无仅有。

在用油的方法上,孔海燕使用了欧洲的传统的多层罩染法,即一层一层上,边画边跟一位“真善忍美展”的修炼人画家学习。

“我每买一种颜色都请示专家。”她说,因为有的颜色的化学成分相克,“比如群青含硫,如果碰到含铁的颜色就会变黑,我就用钴蓝和深钴紫来调成群青……所以,这幅画能保证百年颜色都不会变。”

为了尊重事实,还原历史,孔海燕画《四二五》时按照欧洲北方文艺复兴时期圣像画的要求,力求庄重、平静、严谨和精致,为此她做了大量的考证工作。

她研究了府右街的结构,墙是什么样的,地砖是什么样的,井盖是什么样的,树是什么样,有多少种树,它们的生态和枝叶是什么样的……因为她不能回国,她就在香港找同样的东西。

孔海燕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创作中。(孔海燕提供)

有一次,她为了找到府右街上的国槐树,找遍了香港的公园绿地,最后在香港植物园中找到了全香港唯一的一棵国槐。

五年下来,在“真善忍美展”画家们的指导下,在数百位法轮功学员的配合下,孔海燕终于完成了这部具有非凡纪念意义的画作。

香港画家作品《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局部。(孔海燕提供)

“一个画家转变风格是很艰难的事情。我从一个闭眼往黑里走的人,能够回归到传统的道路上,第一个改变我的力量就是我的师父写的《转法轮》这本书,因为他把宇宙、人生这些人类从来都说不清楚的法理都用最浅白的语言讲出来了。是大法彻底改变了我的观念,也唯有修炼法轮功,我才能有这样的毅力去改变自己。”

孔海燕说,第二个改变她的因素是参加了“真善忍美展”创作组,使她得到了画家修炼者们的纯正指导和无私帮助。

“第三个因素就是新唐人的油画比赛,让我学到了更多好的创作理念,也是一个让我创作传统写实油画的契机。”

现在,孔海燕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她说,就像这次大赛评委主席张昆仑教授写的《惜缘》里讲的那样,“我应努力提高层次,放下自我名利,只为众生负责,为提升人类文明负责,‘不做庸匠做美神’。”

孔海燕从1993年修炼法轮功至今,已经修炼了26年。(孔海燕提供)

孔海燕,一个经过了从传统到现代派,又从现代派回归传统这一痛苦挣扎过程的画家,认识到了人类艺术的真谛和使命,那就是——“要给人真善美的感受,要给人光明向上的能量信息,要让人向往善良与美好,要唤起人对神的虔诚信仰。”

孔海燕的作品《四二五》获得了本次比赛的金奖。她说她最大的心愿是让观众能够通过这幅油画,了解法轮功学员,了解他们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去政府讲真相,以及当代的现实,即今天在中国大陆仍然发生著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

她希望看到这幅画的所有观众都能够选择正义的立场,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