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龙:鼠疫来了 不三退的党员危矣

11月28日,共党控制的陆媒纷纷报导内蒙四王子旗出现肺鼠疫,至此,今年9月以来,陆媒报导中国大陆共出现5例鼠疫。但网传至少长春、河北出现了未报导的鼠疫。中国大陆百姓心里还是慌的,到底有多严重,谁都蒙在鼓里。因为中共历来的撒谎和辟谣让百姓根本不信媒体。

交通要道截人流量体温、内蒙草原撒药、医院楼房隔离、村庄封锁……为什么慌?因为鼠疫就是黑死病,可通过空气飞沫等途径传播,死亡率可达100%,历史上在亚欧三次流行夺去了1亿3000万性命。地球上有70亿人,感染概率也不高,中国人为什么如此怕?除了共产党保权导致民众不知真相外,还有一个原因,中国人骨子里有一种民间信仰,认为瘟疫感染或暴尸街头的人都不得善终,直接下地狱受刑,甚至销毁没得转世。

世界上由瘟疫毁掉一个朝代或帝国的事件可时有发生。西方历史上,一个值得人类铭记的教训就是古罗马帝国的没落。公元64年尼禄迫害基督徒,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后来被四次的黑死病灭掉,罗马城里40%的人死亡。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对这场可怕的瘟疫作了这样的描述:“有些人的身上,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地从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发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

《圣徒传》的作者约翰也记载了黑死病灭罗马的惨状: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下都有倒毙街头,他们腹部肿胀,张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尸体叠著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或者教堂里腐烂。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船员遭到了“上帝的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在一天当中,多达12,000人到16,000人离开了这个世界。罗马帝国全境约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于瘟疫。”

现在科学认为,疾病的流行是由细菌或病毒引起的,实证科学无法证明何瘟疫的流行总是一波波的,而且全国性的流行基本都是与改朝换代有关。不过,不是所有感染人都会死去。《圣徒传》还说,瘟疫像长了眼似的,有的亲人由于太痛苦,抱着感染或死去的亲人,企图一起死,但偏偏没有感染。这个现象现在科学更是难以解释。

《正见网》专门研究“人与环境”的周先生曾说:“历代明君往往把天灾视为上天的警示,并反省自己的修为,进而修正错误,从黄帝到明清帝王,从泰山祭祀到天坛地坛的造设,这样的事例太多。而不行仁德之政的末世之王,或昏聩或残暴,往往无视上天的警示,国内无道德,天道紊乱,大地凋零,朝代灭亡的命运最终无可避免。”

反观现代中国大陆,有人戏称《西游记》里的乌鸡国,原因是中华国土东北西北东南被送外国后,形状如鸡,关键是共产党如把国民党这个中华代表的政府推到井里的皇帝一样,妖怪夺取了一片土地自称为皇,1949年后就不断地改造自然改造思想,革中华文化的命,以致今天中国大陆道德崩溃、人心变异、生态毁坏。共产党不信神,要求百姓讲“共产主义理想”、“奉献精神”,百姓贡献了,而领导在声色犬马,包二奶,成亿成万贪污……百姓知道后会变本加厉地变自私。共产党把百姓中优秀份子拉进去入党,并以先进模范宣扬,让人感觉这个党好像是先进的……十亿国人被洗脑,人性变异,有些人现在也认为“我也不信党了,只信自己和金钱。”恰恰又中了鬼计了。因为共产党就是让你什么都不信,腾出灵魂的空间好让它占据。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说:“信神只需要一个坚定的正念,反神、排神却可能出于一千个不同的邪念。俗话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道德滑下来的人顺水推舟,每一次向欲望和懦弱妥协,都会使人滑向邪魔的掌控,直到有一天难以自拔,甚至深陷险境仍然冥然不觉……不是在禁欲中洗脑,就是在纵欲中狂欢;不是在邪教教义中着魔,就是在滚滚红尘中迷失——共产党就是不让你理智清醒地做一个人。”

特别是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国人的道德更是下滑得历害。共产党所有骗术中最阴毒的一招是它利用了人心中的善,又愚弄了人的善,最终逼人灭绝心中的善……在几乎所有人都被物质欲望和感官享乐征服的时候,有谁知道,共产党正在狞笑着,给人类倒数计时。历史总是在重复上演,只不过换了主角和场景。中共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和历史上尼禄对基督教的迫害何其相似。而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从资料和数据来看,中国大陆天灾明显增加,如罕见的沙尘暴、赤潮、台风、水灾、矿难、SARS、禽流感等接连不断。

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对将流行中国的瘟疫作如下描述:“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若问瘟疫何时现,且看九冬十月间……十愁难过猪鼠年”。

如果说瘟疫真的是冲着中共来的话,那这鼠疫与中共没有关系吗?其中的因果不是很明显?那些党团队员怎么办?因为入党团队时发誓说要把生命献给它。中国民间文化说,人发的誓言要还愿的。如果共产党要被打入地狱,到现在不肯三退的党员,将去哪里呢?不危险吗?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