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媒体欠薪1年 传媒人搓澡卖苹果维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6日讯】近日,有关东北媒体欠薪1年,东北媒体人卖苹果谋生的消息,在网络广传。相关传媒集团于4日发通知,促请自愿提出解除劳动关系者,到集团办理离职手续并补发工资。

12月4日,黑龙江省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向旗下鸡西市电视台、报纸、集团全体聘用人员等发出通知,促请自愿提出解除劳动关系者于当天下午13点30分之前,到该集团人力资源部报名办理离职手续,市里一次性补发各种拖欠费用,并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给予相关经济补偿,并要求在当天前到集团人力资源部报名登记。

该集团员工称,最近3年因财政拨款减少及入不敷支,已有将近12个月发不出工资。

中国记者圈2日传出鸡西新闻媒体集团拖欠员工薪水的消息。一位记者留言说,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已拖欠其11个月工资,为了生活,想通过帮助亲戚分销苹果的方式缓解生活压力,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惠顾。

自媒体“传媒见闻”联系到鸡西集团机关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员,这位负责人告诉传媒见闻:“准确的说,我们其实是有12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新浪科技网站4日也刊出一篇题为“东北媒体又欠薪:12个月不发工资 记者下班帮人搓澡”的文章说,一则媒体人卖苹果谋生的求助广告,当天上午在媒体群中刷了屏。

有知情人士说,目前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拥有员工约490人,其中大概200多人属于公务员和事业编,剩下的200余人为事业差额编制和预算外事业编制以及企业编制人员,属于这一部分的包括记者、编辑在内的所有人员均被拖欠了工资。

另一位鸡西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说,从2016年开始,集团就陆陆续续欠发工资,最近一次收到工资的时间是2019年8月,但也只是补发了2018年度的工资,截止目前2019年全年的工资都没发过。

另一位在鸡西电视台工作的记者说,“现在编辑记者和工作人员基本都是自费搭钱工作,比如采访出差和用车这些费用全部没有报销都是自己贴钱。”

上述鸡西集团机关办公室的负责人员说:“因为鸡西传媒过去还是挺不错的,各方面待遇还不错,所以基本上都舍不得离开。再加上鸡西是个小城市,消费也不高,所以大家也都忍着。”

如今面临12个月的欠薪,甚至有同事为了缓解生活压力下了班去帮人搓澡:“年轻人现在一般就靠父母的帮助,单位有的同事下班了就给人开出租车,还有帮人搓澡的,给人做家教的,实在没有什么能力的周末去给人做小工,主要是靠做一些兼职。”该名消息人士说。

公开资料显示,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是以《鸡西日报》、鸡西人民广播电台、鸡西电视台、《鸡西晚报》以及《鸡西广播电视报》等为主体的新闻媒体。

今年上半年退休的《鸡西晚报》前副总编辑张小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查询时证实,该集团已有一年未发工资,但她已经退休,因此不受影响。

她说:“集团的员工不获发工资,这个我也清楚。不发就不发嘛,堵一个人的嘴,堵不住全体人的嘴。但是能借助网上的一个帖子解决职工的工资问题,我觉得也是应该的。因为有些是一家两口人、三口人都在一个单位。一年不发工资也真够可以了。”

张小枚说,自3年前禁止接收医疗广告后,集团收入逐年减少:媒体都是靠广告营收的,现在大气候就是首先不让做医疗广告,这就去掉三分之二的收入,然后企事业单位又不准做经营广告,就是过去我们说的企业形象广告。”

张小枚还说,过去该集团每年曾吸引5千万元人民币的外商资金,其后降至3千多万、2千多万,今年仅收到200多万元,以至于集团经营出现入不敷出的状况。

目前,上述文章在多个大陆门户网站都已被删除。

不过,大陆微信朋友圈转发文章,标题都和“搓澡”有关。在东北,搓澡意味着最悲惨的境况。

全国各地近年来都有大量报纸停刊。1月1日,《北京晨报》、《法制晚报》发出正式休刊的消息。同时还传出《黑龙江晨报》、《新晨报》、《赣州晚报》、《安阳晚报》等等十几家媒体,当天或当天前停刊的消息。

去年6月,《大庆日报》也遭遇了“讨薪门”,其原因是部分员工被拖欠工资长达22个月。

分析认为,除了网络媒体的冲击,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当局收缩言论管控,媒体能够说话的空间越来越小。再加上中共控制媒体进行谎言和洗脑宣传,使大陆媒体越来越失去公信力,最终自然会走向消亡。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链接:鸡西集团欠薪1年 媒体人兼职卖苹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