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专访:神韵主持人林理善和指挥陈缨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7日讯】【热点互动专访神韵主持人林理善和指挥陈缨

年终岁末;当人们回顾2019,展望2020之际,一场文化艺术盛宴也即将展开。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将于12月20日在纽约州的Purchase和加州伯克利拉开帷幕。神韵的名字,对许多海外的华人来说已经是很熟悉了;但对神韵艺术团的艺术家们,可能仍有一种神秘感。

热点互动节目专访了神韵艺术团主持人林理善和指挥陈缨,和大家分享他们在神韵艺术团的一些经历和感受。观众朋友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故事走近神韵,认识神韵。

嘉宾:
神韵主持人:林理善
神韵指挥:陈缨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6日星期五。正值年中岁末,当人们回顾2019展望2020之际,一场文化艺术盛宴也即将展开。神韵2020全球巡回演出即将在12月20日在纽约州的纽约州帕切斯市(Purchase)和加州伯克利(Berkeley)拉开帷幕。那么首先我们带大家一起来欣赏一下神韵2020演出的宣传片。

主持人:好的,那么对于神韵的名字很多海外华人可能已经很熟悉了,但是对于神韵艺术团的艺术家们可能还有一种神秘感,今晚我们有幸请到神韵艺术团主持林理善先生和指挥陈缨女士,和我们一起分享一下他们在神韵艺术团的经历和感受。我们也可以通过他们的故事走进神韵,认识神韵。陈缨女士您好。

陈缨:您好方菲,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谢谢。好的,那林理善先生您好。

林理善:方菲你好,观众朋友您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能来到我们的直播间,因为知道两位都非常忙,马上就要踏上征程了,所以就是今年的神韵我相信可能比往年的更宏大,我想先问一下二位,陈缨女士您今年会去什么地方啊?

陈缨:喔,我们今年会去德州、佛罗里达还有东岸的一些城市。

主持人:嗯,那林理善先生您会去什么地方呢?

林理善:我刚巡回去了亚太,去了欧洲、台湾、韩国、日本,今年去的最冷的城市,把神韵的温暖带给当地的人。

主持人:喔,天啊!

林理善:加拿大,北美最冷的地方。

主持人:嗯,是,那今年我知道陈缨女士,就是可能就是整个的场次啊,比去年还要再多,跟我们介绍一下就是神韵全球会有多少个团在巡回?那么今年会去多少地方啊?

陈缨:今年我们有7个团,会去20个国家,700多场演出,所以就是比往年的规模又增加了很多。

主持人:700多场演出。

陈缨:是。

主持人:哇,那真的是,可不可以,我知道每年像刚才这个宣传片中讲的,每年神韵都是一套全新的演出,全新的节目。可不可以跟我们观众朋友少少透露一点今年的节目中会有什么呢?

陈缨:我觉得像往年的节目一样吧,就是我们的节目非常的丰富,就是可以看到代表中国各个朝代、各个民族地区文化的一些精髓的东西。而且演员的水平也非常的高,所有的元素都是我们精心精心准备的。那在故事方面,就像以前一样吧,也是会有一些历史著名的故事和人物,可以透露今年有一个中国古代四大名著当中的一部很精彩的故事。

主持人:四大名著,对,我印象中还印象很深,当然很多故事印象很深,但我就记得有一年有一个“草船借箭”,我不知道理善你还记不记得?

林理善:诸葛亮的故事。

主持人:诸葛亮的故事,对,然后那个天幕和舞台的这种结合,真的是维妙维肖,我觉得太神奇了。

林理善:这些故事真有意思。

主持人:是吧,所以理善我觉得我们很多观众朋友都会问说,像你这样一个地道的西方人,在美国长大的西方人,成为一个这样一个传统的中国文化演出的这样一部分,这么多年是她的一部分,非常有意思,能不能跟我们观众谈一下,就是你怎么会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然后你是怎么样的走进神韵的?

林理善:其实我小时候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就是对打棒球有兴趣。

主持人:喔。

林理善:我打来打去往职业那个方向走,后来发现我们的,就是心理方面和意念方面还真的可以控制很多,包括比赛的那个结果,然后就开始往这个方向去研究。完了慢慢走到研究东方哲学这方面的,开始研究儒家、道家、佛家的气功、太极,最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研究完了我就觉得我研究这个,我要学这个东西,还不如学中文,正好开始读一年级在大学,完了我就开始选择学中国历史和中文,那一上学就非常觉得很有意思,然后走到现在。

主持人:那您怎么成为神韵主持人的呢?

林理善:当年我四年级的时候,新唐人电视台有一个端午节的节目,一个演出吧。

主持人:是。

林理善:来到洛杉矶后,我的一个朋友请我去主持,我一开始不太愿意,但是他说了很多次,好好,就去吧。

主持人:中文这么好不主持可惜了。

林理善:反正我去了,当时观众大多是华人,也开了一些玩笑,他们觉得哎还不错,第二年是2006年在无线电城演出,还是陈缨邀请我说你过来。

主持人:Radio City。

林理善:对,Radio City主持,那很大了,7千个人那个观众,主持了三场演出。年底就是神韵刚成立的时候06年,我就报名,然后有一个考试,这样子开始参加神韵的一个巡回。

主持人:哇,真的是太有缘分了,这么一路走过来。对了,刚才我们屏幕上看到你的一张照片,是跟袋鼠这样一个非常亲切的互动,那是在什么地方?

林理善:那是在澳洲,第一年巡回的时候,也有玩的时候。

主持人:您一共去了几次澳洲?

林理善:应该有三次。

主持人:哇,太厉害,我一次都没有去过。那陈缨女士您怎么跟神韵结缘的呢?跟我们很快的分享一下。

陈缨:好像是2004年的时候,那时候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新唐人的,那时候我就开始参与。然后后来2006年神韵正式成立了以后,我也就继续帮忙吧,反正在这期间作指挥啊,就是演奏长笛啊,反正真的这些年走下来,就觉得非常的荣幸能够参与这件事情。

主持人:就您这样的专业背景很自然的就成为了神韵的一部分。那我想问一下理善,就是刚才你们二位都提到了神韵演出中,有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甚至是历史啊,这种古典的书籍啊什么的,这些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可能都不是太熟悉,那对西方人我想可能难度更高一点。所以作为主持人,比如说你在主持,在准备这些稿子,准备你的主持的过程中,我觉得应该是不是会有不少困难和挑战?

林理善:是有一些困难,你比如说《西游记》,中国人都知道了,那你西游记有一个《西游记》的节目,那一上台你可以说取经的路上有妖魔拦路,有各种陷阱,完了马上就开始演这个故事。那跟西方人不一样,你这样说,中国有四大名著,其中一个叫《西游记》,《西游记》有师徒四人,然后哪四人?他们是徒弟、是保镖,然后有唐僧,有一个有功夫和神通的猴子,一个沙和尚,还有一个猪人,这样去介绍这个故事。

主持人:基本上就是你有些跟中国人讲,完全不用讲的东西,你要把它全部介绍出来。

林理善:对,我们西方观众面对是主流社会,他们文化水平挺高的,但是他们不一定,虽然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和艺术有兴趣,但他们不一定知道这么多。所以得一步一步跟他们讲,但是又不能透露这个节目的结局,还得留一些兴趣吧,所以我们就是把背景铺好了,然后就走。

主持人:嗯。

林理善:舞蹈演员和音乐起到这么个作用。

主持人:嗯,那你在了解这个故事,因为你自己要先去了解这个故事,所以你在去了解这些故事和历史的过程中,你自己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困难和挑战吗?

林理善:其实很愿意学这个东西,如果有更多时间愿意学更多。其实那些情节节目,就是有故事的不是那么难写,最难的是那些我们叫情绪舞,它是一个意境,比如说今年我们有一个非常漂亮的一个女子古典舞,但是她背后有很厚的文化和那个(典故)。

主持人:喔,我想起来像有的节目中,比如说他是写毛笔字,就是是不是这种,就要把那个意境给⋯⋯

主持人:它(舞目)的意境甚至毛笔字都没有,它就是一个舞蹈,但是它里面有很多内涵,非常美,那这个节目你不说一句话,诠释给观众能看懂,因为它有文化在里面,它的美在那边,那你要说什么呢?那你能够随意说两句吗,就是下去吧。

主持人:是,真的是我觉得很难想像。那像陈缨女士,您是做为神韵艺术团的乐队的演奏家和指挥,我觉得先问问您,因为神韵这个乐队是非常非常特殊的,它是个中西合璧的乐队,所以在这样一个乐队做这样的演奏,和这样的音乐的这个历程,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

陈缨:我觉得就像在神韵晚会当中一切都是这样,我们要把所有的每一个元素都调到纯善、纯美,所以在音乐方面,我们中西合璧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跟别人不一样。而是真的就是怎么样把东方音乐和西方音乐当中,就是最适合我们舞蹈表现的东西,把它结合在一起。那我觉得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吧,我觉得真的调出来的那些音色,我自己听都会觉得非常受感动。那我觉得之所以可以感动人,一个音乐我们经常看到观众就是说光听我们的交响乐而已,他都会就是感动到落泪。

主持人:感动落泪。

陈缨:我觉得是因为,这是一个心灵的沟通,就真的是从创作到演奏的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都是用心就是从心里想,发自内心的想呈现出最好、最纯正的东西,来跟我们的观众Contact一下。

主持人:分享。

陈缨:Yes,分享。所以这个东西是非常的Special(特别),而且我们不像外面有的乐团可能一套曲目稍微排练一下就演出了,我们是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原创的音乐跟舞蹈就是真的是精心细调,每一个细节。这样到演出的时候,我们就保证绝对的高品质,绝对的就是能够打动观众。

主持人:嗯,那对于⋯⋯那在这样的一个乐队中,对于您自己来说您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缨:作为指挥来讲,其实我觉得很Fun(有意思),我觉得很exciting(激动)。因为整个演出的过程当中,实际上不管是舞台上、还是动态的天幕啊,包括灯光有的时候。实际上都是靠音乐来Cue的,就是靠音乐来time everything。

主持人:给它这样一个⋯⋯

陈缨:来控制那个时间度吧!而且因为她是一个live performance,就是⋯⋯

主持人:现场的。

陈缨:现场的表演。所以每一场都会有些时候会有一点点的不样,因为就是那个dynamic。

主持人:动感或是节奏。

陈缨:当时的感觉都会有一点点不太一样,但是呢就是大家的那种所有参与的人吧,他们那种全心的这种投入啊,这种用他们这种艺术家的这种灵感来,有时候做一些小的变化啊,都是反而在现场表演当中很有趣的一部分。

主持人:对你来说,这种挑战其实是一种激励?

陈缨:是,当然,对。而且我真的很enjoy,看到我们很漂亮的舞蹈和那个天幕,非常的震撼人心。前几天我们彩排的时候,我看的时候我都觉得⋯⋯哇!太享受了看到这个演出!

主持人:是,所以作为指挥来讲,我想您也是就是要整个去调度现场的气氛,在您这边可能也做了⋯⋯需要做很多来把握这个气氛!

陈缨:是,因为很多气氛是靠音乐来烘托的。

主持人:是,所以刚才你们提到说神韵在这个2020年的这样的一个全球巡回演出呢,会有700多场。那我知道就是包括像纽约的《林肯中心》12月20日马上开始,还有DC的这些《肯尼迪艺术中心》,这些很多剧院都是会去,就是世界顶级剧院。但是我也看到说新闻报导中,比如像今年年初在马德里(西班牙,马德里皇家剧院)的这个剧院就出现这么一个事情,就说临时这个剧院就是订好这个要神韵演出,结果就被取消了!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见诸报端就是,伴随着神韵这种成长和这个文化盛事的规模的增加。好像另外一种声音也经常会看到、出现。被人们看到在媒体中被报导,就是中共那边对神韵的干扰。所以我想问一下,理善先生,就是这方面是不是你们真的是经常会碰到这样的干扰?都来自于什么样的一个方式?

林理善:对,基本上从第一年就开始了。第一年我们第一个发现是我们到什么地方演出,那中国大陆就是中共也派出了一个团,也在我们的马路对面或是在隔壁同时演它们的演出。听说它们当时派了60多个团,然后这点其实在荷兰的时候,在海牙我们在那边演出,我们后来时间改了!它们演出也跟着改了!改到我们新的那个时间和地点,所以这个第一年它们这样做。然后呢它们就是跟我抢观众嘛!所以很多我们到了一个地方,说“我们是神韵明天有演出”“啊,我刚刚看到你们的”“不可能的,我们才刚刚来到这个国家”“他说不对啊!我前几天就看了你们的演出”,它们是这样做的,一开始不清楚。但慢慢知道这是神韵这不是,然后它们(中共)的那个演出也挺失败的,它们有送票啊什么的!

主持人:对,我听说那时候很多人送票,在林肯中心附近也是。

林理善:Yes,那之后呢我们发现它们只是施压剧院,然后叫他们取消合同跟神韵的合同。

主持人:比如说像马德里(西班牙)这样。

林理善:马德里是最典型的,那是去年的事情。我们要演出的两个礼拜之前,他们取消演出,说的是因为技术原因。但是后来有追查国际调查员就打电话给大使馆(中共),然后他找到那个⋯⋯

主持人:大使。

林理善:然后跟他说“啊,我是⋯⋯他(国际调查员)假装他是那个中共的某个⋯⋯”

主持人:某个部门的。

林理善:某个部级的官员说“你们这个成功了怎么做到了?你跟我(国际调查员)分享一下!我写个报告。”然后他(中共大使)说⋯⋯就表功了,他说“我们当时也挺不容易,你知道吗?然后给那个剧院打电话,他们(皇家剧院)也不好啊⋯⋯他们已经有合同啊⋯⋯但是后来我们一起想到这个⋯⋯啊!说是技术。OK说是技术,让他们(皇家剧院)有面子去取消演出”其实这个事情很多,但是其实在绝大多数的民主国家,有法治体系的国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因为尤其在美国,他们是很保护他们的自由。那我们就是作为美国人,一说不能演什么就更支持你说的那个不能演的。但是在一些像前苏联国家或是比较腐败的国家、或是离中国比较近的国家,还是容易受到⋯⋯

主持人:容易被中共影响,您的意思?

林理善:对,它们(中共)就威胁、利诱的用各种手段,施压剧院是一个。有时候剧院不听它们的,它们找当地的那个外交部让他们去替它们说话,但是还是基本上不成功的。有时候它们就是起反效果,但是有时⋯⋯像现在是觉得这个东西见不得人的,所以它们到那边它们不留一封信,它们念完了就把信给带走了。因为它们发现那个剧院会把信给我们的。

主持人:会把信⋯⋯

林理善:对,暴露了,我们那个登在网站上也有很多这样的信。

主持人:是,您自己有没有亲身经历过?因为我看您写过文章,那文章中一开始好像讲了一个事情,就是您自己亲身经历的受干扰,我觉得特别的生动,那个事情跟我们讲一下。

林理善:对,就是因为取消演出的例子不是⋯⋯就真的成功取消的例子不是很多,但是有一个我记得我在‘摩尔多瓦共和国’演出!就是东欧比较小、比较穷的、比较偏僻的一个国家。

主持人:对,不太知道在哪里。

林理善:对,就发现在罗马尼亚隔壁的。当时我们在土耳其演出,演完了我们就开车,过海关每个海关有各种故事,先不说了。反正三天的路,保加尼亚、罗马尼亚,那个路也挺破烂的,一坑一坑的开到摩尔多瓦。凌晨两、三点钟到了酒店,也是挺偏避的一个酒店,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去剧院去准备演出,去装台。完了我们七、八点钟到了那边,那个保安说你们不能进去,那个演出被取消了!我说“我们刚刚开过来三天,票都卖了”,可能也卖得差不多了⋯⋯

主持人:当天喔?

林理善:当天,完了是怎么回事?我们一开始不知道,完了慢慢的那个国家所有的媒体⋯⋯那个是首都嘛,他们国家媒体就开始来,慢慢就知道那是中共大使馆给他们的外交部和剧院给很大的压力。当时那个剧院的经理不承认,但是后来听说那个大使馆是天天去他们那。完了是政府的一个工作人员,他在一个咖啡店找到我们,他跟我们说幕后花絮是这样子,他说那个本来我们跟剧院说你不要取消这个合同,你是有合同的得有承担责任啊!但是他们还是觉得压力太大了。这个还有一个背景就是我们去那边的几个月之前,不到一年,听说中共答应这个小小的摩尔多瓦给他们10亿美元的贷款。

主持人:哦,整个就是⋯⋯

林理善:然后它们(中共)可能用这个压力⋯⋯

主持人:用钱买。

林理善:但是这个钱摩尔多瓦当时没有拿到,取消演出还没拿到钱。

主持人:对,所以就是⋯⋯我不知道陈缨女士,就是像这种事情。比如说像很辛苦,大家都是在做一个文化艺术方面的事情。那遇到这样的干扰或者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神韵演员来说,他们怎么看待这些事?像比如说像您自己碰到这样的事,您当时的心态和情绪是什么样的呢?

陈缨:嗯,对我自己来讲我觉得神韵就是在今天这个世界里面,我觉得我们之所以做这件事情,就是想要真的就是恢复和弘扬我们传统文化当中,真正就是有价值的这些东西、这些理念。怎么样扶持正义,所以我觉得⋯⋯我觉得非常sad(伤心)。

主持人:嗯,居然对一个纯正的文化这么样一个⋯⋯对,但是我现在还看到理善先生就是不但是说这种剧院的施压。我看在媒体报导中有这种就是轮胎啊,这个轮胎这个好像被划了个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理善:对,因为它们用各种办法啦!给剧院压力⋯⋯还有凸显像那个华人的学生会给各种压力。后来它们有一年是2010年和2011年它们开始试图要破坏我们的交通工具,尤其是我们的卡车和巴士。然后有一次我们的司机检查,在行程之前检查车,发现那个前面那个轮胎有划过,而且没有完全打破就是把那个橡胶薄薄的那层给割掉了。完了就是⋯⋯目的是一上路了,那个可能会爆胎,然后会失控、然后可能会有很大的事故。然后我们就警惕了,开始检查所有的那个车。我是当时在孟菲斯那个城市检查我们的卡车,发现卡车也有一个,当时我们同天的那个bus从孟菲斯开到小石城正好晚上,我们那个bus有一个爆胎,之后每年都有,它们(中共)还有派各种人要损害我们的油箱⋯⋯卡车的油箱,所以我们现在有24个小时在看我们的车,但是它们还有时候会有各种手段。除了这个它们还有那个在网站上要搞破坏,它们用那个五毛队⋯⋯

主持人:你也知道“五毛”这个词喔?

林理善:是,因为它们太活跃了,反正它们是要放一些对神韵⋯⋯诋毁神韵的一些文章,或者说我们的坏话,挪到那个Google的上面的页面,让观众或者要买票的人⋯⋯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大量的用这种水军来写这些帖子?

林理善:对,它们写帖子或是打一些链接,链到那些不好的内容,它们要烘托的内容放在上面,这样几千个很好的观众反馈,像新唐人有很多,他们没法看,都是在第二、第三个页面,它们要突出的东西放在前面了,这是一个办法。它们当然也打击了我们的网站,正好在卖票的时候不让人买票,这些东西还有跟踪我们啦,到剧院、到酒店跟踪我们啦,还有试图偷东西⋯⋯就是偷窃,各种的法子什么都有。

主持人:哇,我觉得很难想像,就是对于一个文化艺术的演出,而且大家可以看到是这样就是说真的是非常纯正的艺术,非常美丽的艺术,您觉得为什么中共要花这么大的力气,这么多的钱财在海外来打击这样一个团体呢?

林理善:对,其实你觉得很奇怪⋯⋯应该是中国很高兴我们有一个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场演出,但是它们(中共)挺恐惧,它们觉得很怕神韵。最简单的理由是神韵是以法轮功学员组建的、主办的,然后法轮功学员因为在国内受迫害了已经二十年了,那在海外要暴露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做一个简单的事情,比如说参加一个很简单的一个游行,中共大使馆领使馆已经二十年了一直要挡住。

主持人:就说您觉得只要是法轮功学员可能是组织的,它们都一定要来⋯⋯

林理善:对,那更何况我们在台上讲不同的故事里面,可能有这么一、两个节目也在讲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迫害,或在面对迫害的坚忍不拔的那个精神,还有那个就是敬天信神的,就是很坚贞的信仰这些方面的;其实是观众不管是西方人,还东方人他们挺喜欢这些节目,应该是给他们带来希望。但是它们(中共)就怕,因为我们就是针对主流社会。观众里面有政客、有媒体的、有各种很有权力的人,它们就怕他们知道这个真相。

但是我觉得有更深的原因是,神韵是以恢复被破坏的正统的传统文化为宗旨,那谁破坏了这个传统文化?我们都知道是这七十年,还不只是七十年,在它们四十九年之前已经在搞破坏。因为它们知道那个要进口这个苏联的那个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这些东西⋯⋯暴力,那你先得代替已经有五千年奠定好的就是传统文化,因为她(中华文化)是有道德理念在理头。不管是仁、义、礼、智、信,还是就是有各种信仰的,它们(中共)就怕这些东西,那神韵正在恢复这个传统文化,不管是像我们说的西游记的故事⋯⋯

主持人:它其实是有很深的内涵,像这些故事。

林理善:很深的内涵,有修炼的内容在里头,有佛家的内涵在里头。还有简简单单的其它的故事,也有各方面文教的神传文化,五千年神传文化的内容,那中共就怕这个中国人又找到他们原来的这个文化。

主持人:喔,你认为它有这样的一层意思?

林理善:也怕西方人知道这个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是什么。

主持人:对,其实你说到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我想问一下陈缨女士,就是说一个是在您看来什么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另外一个为什么神韵她其实体现的,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呢?

陈缨:我就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讲吧。我是出生在北京,在北京就是上了小学和中学,但是那个时候我对中国传统文化可以说一无所知,就是一点都没有feel那个connection。我自己也是学的是西方音乐吧。

主持人:比较喜欢西方文化。

陈缨:对对对,那后来到了美国来以后呢,我就是越来越西化。就是接触神韵之前,实际上我是越来越西化,很喜欢美国这边的人的这种性格啊,或者是他们的这种开朗啊。就是很慷慨啊这些个性,所以我自己越来越西化了。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说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不太知道是吗?

陈缨:不太知道。所以我实际上是后来真的是参与了神韵以后,我才对中国传统文化开始越来越了解,然后才发现:哇,这个是我的‘根’呢!就是说如果是丢了她(中华文化)真的是太可惜了。但是我们真的中国⋯⋯就是我这一代吧,长大了以后就对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很生疏了。现在我觉得我们的演出当中,就是主要展现的就是人和人之间应该的这种关系,还有人的这种敬天啊。

主持人:就是:仁、义、礼、智、信。

陈缨:仁、义、礼、智、信啊!敬天、信神啊!这么多年来几千年来就是,不光是中国文化,西方文化实际上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而这些东西才是人文化当中最珍贵的东西。就像你刚才说到这个干扰,在利益面前选择利益?还是选择道德?我认为就是⋯⋯我个人认为吧,就是如果我们只是从利益,为了利益而活着的话,你反而最后不一定是快乐的。我认识很多人他们什么都有,他物质上的东西不缺,但是他实际上最后很孤独,因为他为了这些东西他不择手段,不顾一切地这样去做的时候,实际上他最后没有人真的关心他、真的爱护他。因为他自己也没有关心爱护其他的人,他都是从自己自私的角度上来去做生活当中的选择。

但是我认为快乐的人是:你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能够保持你的正直和善良,哪怕在不公的情况下你都能够用善心去真正对待你身边的人、你的朋友,去扶持正义。那这样的人,其实时间长了以后人家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旁边的人也真正是关心他的人,而不是因为他当时有钱、有势才在他旁边的。所以我觉得延伸出来讲就是,我认为人还是要选择正义的东西,当那个不好的东西你不去站起来说话,你去纵容它(邪恶)的时候,你就是给它机会让它grow,让它更加壮大,那at some point,到某一个时候它可能真的就是come back to hurt you (反过来伤害你)。

主持人:对,害你自己。所以这一点我想请理善先生谈谈您的想法,因为像比如说像马德里这样的剧院或者其它的剧院,它们确实他们可能是在这个巨大的,中共给它的利益之间和道德、原则之间,它很难去做抉择啊这种时候。那像陈缨她是认为说你得到利益的话你其实会失去很多,就是可能是无形的东西。但是可能你得到利益也只是短期的,长远来说你可能利益都得不到,我不知道这一点您怎么看呢?

林理善:嗯,我觉得长远来讲,就是每个剧院也好或是政府也好,它可以考虑⋯⋯因为有的时候中共它说:啊我们是代表中国市场。有时候我们在韩国演出的时候,我们要在KBS演出,KBS它们是负责那个传播到中国大陆那些电视剧,我们都喜欢看那些⋯⋯

主持人:对,韩剧。

林理善:古代的韩剧,对,那它们就怕失去这个,但是那个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看那个电视剧?

主持人:真的。

林理善:那是更贴近他们(中国人)原来的文化,那可以想像那里的关系是跟中国人?还是跟这个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国不是中共。那我觉得很多国家那个政府,你现在看它你觉得中共很强大就有点怕,但是其实它(中共)我觉得不代表中国人,也不代表长远的中国人。你要跟它们(中共)弄好关系,那中共不在以后,那他们(中国人)回头看,哎,你当时还跟它们合作了,这是什么关系?你要长远来想。

而且我觉得就是像陈缨刚刚说的那个,其实道德是永恒的,你这个利益是短暂的。反正不管怎么样几十年以后是带不走的,那是道德是留给后来的,还有我们这西方也是这样西方社会的文明啊,还有些道德理念,还有我们有小孩、有下一代的,我觉得这都是可以考虑的问题,不管是从利益还是从道德里面。

主持人:是,我觉得陈缨女士刚才讲到一个挺让人思考的问题。你去帮助这个恶的东西它会越来越大,然后它会不但是害别人,它也会害你,甚至你的下一代。像是刚才理善讲到。所以陈缨女士也请您谈谈,就您刚才提到了一个,你说像神韵这样一个艺术团中,你慢慢发现中国文化是自己的根。那这个能不能请您展开一下,在您看来中国文化最打动您的,或者您觉得它特别好的地方是什么?就传统文化中。

陈缨:我觉得就是人和人当中的这种关系。我们有时候想到这种家庭的观念啊,就是乐于帮助别人啊!

主持人:善。

陈缨:真诚啊!善良啊!对!然后就是就是真正相信这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吧!对,所以我觉得我们在演出当中,也是想要传达这种正能量的信息。我们从音乐到整个的创作,都是很多人听了以后会觉得好像对心灵是一种安慰。或者是他听了以后觉得精神特别的振奋。也有人提到就是说:他不管是视觉,就是听觉上的飨宴。在精神上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收获吧!

主持人:理善你有没有一些感触,跟我们分享一下?

林理善:对,对这挺有意思的。因为我们走到什么地方,不管是美国法国日本,她们的文化很不一样。包括美国,你东部、中部、南部,其实都很不一样的文化。那更何况像我们到东京演出的时候,演出当中一些很搞笑的一些镜头,那日本观众他们是这样笑的(掩嘴)。他们不敢放开的笑。那在美国中部他们笑了半天了,还不能继续说话,这个很不一样。他们都是跟这个演出有共鸣,而且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这个中国的传统文化。她其实从某方面是人的文化,是人类具有的文化。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说是那种普世的,那种人类都有的共鸣。

林理善:‘普世的价值’、‘普世的理念’和‘普世的世界观’。我觉得我们不管是生活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我们现在都是慢慢脱离了原来的那个生活型式。我们每天包括我自己,都那个手机回短信啊,查邮件啊,或电脑啊,开车啊。然后其实那个神韵表现的,是那个原来人的那种生活方式。不管我们现在这个高科技的那个社会,但是还是可以找到,原来人是这么一种关系。

主持人:对,最本质的一个东西。

林理善:不是我看手机,你看手机,不沟通的那种关系的社会。

主持人:反而把最本质的东西给丢了,现代的社会中。

林理善:所以我觉得观众不管是在哪里,都可以从中感觉到。啊!这是原来我要的东西。

主持人:嗯,那你觉得对于像你这样在美国长大的西方人来讲的话,中国传统文化最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

林理善:我觉得它是比较至简至易,它的内涵很深,但是所表现形式很简单。你比如说‘中国古典舞’,那这个是一个艺术形式。它就是非常丰富,但是一个动作它可以表达很深的内涵,它有非常大的表现力。包括有时候我看那些中国传统的书啊,他们有时候将军发什么命令给,他们手下的将领就说“是”那么一个字。可是他这样子去,他要去可能就没命了。他就是很简单,他们就是为了一个道德理念,会失去他们的生命。我觉得这个东西非常深,我觉得现在就是很多人在追求这些东西,但是有时候就是找不到。但是在这个中国传统文化,这些东西都有。她(中华文化)是非常,我们说就是神传文化嘛!她这个跟天的那个关系,和大自然的关系,和那个神传下来的那个文化。她是直接⋯⋯

主持人:贯通。

林理善:贯穿整个这个文化。从小小的故事,和那个社会礼节,一直到那些非常典型的英雄人物。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从一个很小的东西中,它其实反映出一个大的道理,是吗?一个很深的内涵,贯穿在每一个细节中。

林理善:对,比如说你看唐诗,你一首诗,有很多层面的理解。

主持人:你的中文为什么这么的好?

林理善:没有,没有。

主持人:我觉得我在跟你交流很深层次的这个问题,谈到这个很深的内涵的问题。

林理善:可能是中国餐吃多了(笑)。

主持人:是(笑),那现在就是说,中共您觉得它要来破坏这样一种宣传传统文化的东西。最终它的目的是什么呢?

林理善:我觉得它是要保护它的那个独裁的政权。

主持人:它怕人⋯⋯

林理善:它怕人知道真正的文化,找回传统。我们神韵也不是为了跟它打,我们其实很愿意去中国大陆演出。我们八、九年前本来要在香港演出。

主持人:是,其实当时我们【热点互动】还做了集节目。就是神韵要去香港演出,好像已经卖了票,卖票了是吗?

林理善:我们演员特别兴奋,很愿意去的。都已经打包了,我们最后彩排就是我们准备去香港演出,是我的团。我们在舞台上彩排,那个彩排幕一落。我们那个出汗啊!还喘口气,那个我们那个行政的一个人员一上来说,他们(香港)不给签证了,去不了。其实我们是很愿意到那边演出,也有很多中国人,是有能力去海外去看演出的。比如我们在台湾演出,有时候也感觉全场都是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很多中国人。有时候我们演出演完了,我们到后台。因为一出去要上巴士的时候,有些观众说:喂,我是中国哪一个城市来的。甚至是我是一个官员,我是被派过来,来看你们的干嘛的,其实是来加油的。

主持人:好棒喔!对,那陈缨女士您觉得,您怎么看。中共这样打压神韵,它到底什么目的呢?

陈缨:我觉得中共的这个政权啊,它从一开始就是像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它的mind control,就是它要能控制人的思想,,对它们来说是最No.1 priority。

主持人:最重要的!

陈缨:最重要的一件事。所以它在中国这么多年来,凡是它要是觉得哪一个团体,对它有任何的那个威胁。是它(中共)自己觉得,实际上没有谁要去威胁它。但是如果它觉得你没有百分之一百的听它的… 中共的政权在国际上已经非常孤立了。所以呢,它就是稍微的有一点点可能性,它们都会非常的紧张。所以我觉得它们从当初那个打压法轮功也好啊,镇压其他的这些信仰的团体来讲啊。它们就是就是必须要把你制约住。那今天我们在神韵的演出当中,就是会揭露一些它们对这些信仰团体的迫害。这一点对它们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你想想我们就连在其它西方国家演出,它们都不能容忍。所以就可见,它们就不光是在国内,而是在全世界,它们都要想要控制别人的言论。所以它们这个对神韵的这些年的这些干扰啊,就是一直都没有停过。

主持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也是中共对自由社会的威胁的这样的一个体现, 对神韵的这种干扰。那因为节目时间很快就要到了,我想请理善谈一谈,就是马上我们知道说神韵的这个演出季节就要开始了,12月20日呢,会先在纽约的PURCHASE(帕切斯学院表演艺术中心),,还有加州的伯克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泽勒巴克馆)拉开帷幕。然后之后呢,就像你们刚才说的700多场,全球100多个城市。您有什么话,想跟我们的观众说一说吗?

林理善:新的观众很欢迎来看演出,老观众呢,我们是全新的节目。不管是情节、节目、故事、服装、天幕、背景音乐,所有的一切都是全新的。我们是每年全新的节目,好像没有其他的艺术团这样做。

主持人:这个太宏大的制作,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样像奇迹一般发生的。

林理善:是,然后呢,也希望大家过来的时候,也可以从中找到他们想要找到的东西。

主持人:也希望你的粉丝跟着你去不同地方,看神韵吗?

林理善:我希望他们可以去够温暖的城市。

主持人:是,反正每一个团,都是带着一个现场的乐队。陈缨女士那您跟我们观众也说几句话?

陈缨:我觉得我们是准备的非常非常精美的一份礼,厚礼给我们所有的观众,所以很期待他们能够享受每一分钟。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能够光临我们的直播间,跟我们观众朋友分享这么多精彩,而又感人的故事啊!那么我们也希望观众朋友喜欢我们的节目,特别是你要是对神韵2020年的全球巡回演出感兴趣,你可以上shenyun.com,搜寻神韵的演出。然后可以去看看和您,就是最近的这些城市,有哪些有演出?可以尽早订票,因为我知道神韵的演出,每年最好的座位最贵的座位,好像是卖得最快的。

林理善:所有的票基本上都卖的挺快的。

主持人:是,好的。非常感谢二位的分享,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