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华为251翻船 偶然还是必然

(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杨光 / 嘉宾:横河)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华为诬告关押251天事件持续发酵,使孟晚舟被抓一年来精心打造的形象严重受损,民意逆转。此事为何成为网络和媒体热点,这次华为的公关为何不灵,民族主义为何用不上了?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华为在这一年里是风波不断,在国际上处境日益艰难就不说了,最近国内的形势也发生了变化,就在孟晚舟被捕一周年的日子前后,华为的前员工李洪元离职被诬告关押251天的事件引起了民意的大逆转,很多支持华为的粉丝纷纷表示以后终身不会用华为手机了。更有意思的是这整件事情是由一支挺华为的大陆媒体曝光出来的,这个事件背后有什么偶然和必然的因素呢?我们今天就来分析一下。

横河先生,华为李洪元251事件已经成为网络的热点,已经很多人在各种角度上都评论了,我们今天就想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一下,首先您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这件事情会成为一个网络的热点?

横河:对,这个事情就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表面上看当然是这件事情太令人气愤了,华为做的事情太不讲理了。但是你要知道令人气愤的和不讲理的事情每天都有发生,比这个严重得多的都有,为什么没有成为热点?我觉得可能有这么几个因素,第一个就是,在这之前,中国的高技术领域曾经有过另外一个热点,炒作过的,996事件,就是9点上班,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是讲IT行业人的辛苦。这件事情虽然当时不是直接针对华为的,但是怎么说呢,就把这个领域的辛苦的工作使得这件事情成为了一个关注的焦点,很多人曾经在这之前就关注过类似事件。

另外一个就是从孟晚舟被抓一周年这个角度来看,这一年来还发生了美国起诉和制裁华为,华为又和贸易战纠缠在一起,这样的话,这一年来它一直处于风暴的中心;加上这个过程当中,当局还把华为作为煽动民族主义的一张牌,它出了什么事情如果不被关注都是很难的事情,所以必然人们会关注。

而华为在这件事情上几乎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你看这里牵涉到劳工的权益,牵涉到司法公正,这些当然就不必说了,就是关注社会正义的人肯定是反对它的。在IT行业,我们讲的不是普通上网的网民,是指这些建设和维护网络的专业人士,显然是有同病相怜的情况存在。

至于说普通的网民,甚至包括小粉红在内,他们突然发现这件事情,发现自己并不姓赵,就是说至少李洪元是在华为这个中国最强大的公司工作了十多年,离职还能拿到30万的离职费,就是说怎么来说的话,大家都会以为李洪元的含赵量可能比这些普通的网民、比小粉红要高,他都可以被这样子辗压,别人就更没有话说了,所以说它得罪的人太多,这件事情。

但是真的说为什么李洪元这件事情会成为网络的热点,可能谁都说不清楚,因为这么多事情讲起来,要成为网络热点的话,可不是哪个人能决定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想在这之前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件事情会成为热点;更没有预料到在中共支持下,华为这2年精心塑造的爱国主义旗子的这个形象会被这么小的一件事情给毁了。这就说明在中国现在这个情况下,可能是谁也预测不到下一个热点,或者下一个民意的爆发点会在什么地方,就是说真实的民意是很难预测的,更不要说是操纵了。

我觉得特别像一种高压锅,或者说是火山爆发,其实火山爆发不需要寻找出口的,就是什么地方薄弱就会在什么地方喷发,香港是这样的,华为也是这样,都是不可预测、也是不可防备的。

现在是中共的整个机器失灵了、腐朽了,就像前不久宾州大学的林蔚教授披露的,中共高层一个习近平的幕僚对他说,说中共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到处是雷!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就有点像这样,就是像这种情况。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的意思就是说,李洪元这件事情是偶然中有它的必然性。但是我们看到华为敢得罪所有的人也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你看李洪元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大家突然发现有类似经历的华为员工其实不只他一个,都是因为离职被公司举报了。华为我们知道,因为孟晚舟事件一直处在风口浪尖,这么多员工其实他们多多少少都掌握著公司的秘密,华为怎么就敢去得罪他们呢?

横河:这是因为华为不是一般的公司,甚至都不是被人们认为是太大的巨无霸公司,它不是一般的人们所说的民营企业,有政商勾结、有政府作后台,而是它就是中共政权,只不过是以企业形式出现而已,所以说它是不怕的。

从以前的事件和这次事件我们可以看出来,给它撑腰的不仅是哪一个系统,你像司法系统,司法系统是中共的暴力专政的工具,你看这次李洪元事件,从一开始他的罪名,从侵犯商业机密改为敲诈勒索,而这两个罪名根本就是不相干的,在第一次使用侵犯商业机密的时候,警察在没有进行调查的情况下就采用华为单方面的说词,把李洪元给逮捕了,抓他的时候是没有证据的,就是单方指控。

在确认了李洪元没有侵犯商业机密之后,警方没有把他释放,而是由华为举报的这一方来更改罪名,继续羁押。这看上去就是这251天完全是没有理由关他的,似乎公安局就是华为开的,警察就是华为的家丁,只能得出这么个结论。而李洪元还必须自己证明自己无罪,他还算是录了音,有了个心眼。

华为指控他的几个人,实际上已经犯罪了,串供、伪证等等一系列的罪行,但是没有被追究,也就是说华为利用司法来陷害自己的员工,它是没有成本的;即使曝光了,即使是它们真的犯罪了,它不受任何惩罚、不承担任何代价,所以说是零成本,连最后补偿都是国家补偿,而不是华为补偿。

当然我们还知道,另外还有宣传系统是完全站在华为一边的;还有网络审查也是在华为这边的,它就能够确保对公司负面的消息不会出现,即使出现了,也会迅速的被封杀,就是说它不可能成为网络的热点,就是在正常情况下。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这些员工掌握了华为的核心机密,有人说可能跟伊朗有关,我觉得不会是这个原因,而且即使他下决心要揭露的话,他也没有地方可以去揭露,他不可能去向上面汇报,因为向上面任何地方汇报都必须最后走到华为这条路上去,回到华为。司法的路走不通,我们刚刚已经看到了,媒体绝对不敢报导,而上网就会被封杀,没有别的路了,就在国内你绝对不可能,华为绝对不怕他。

还有一条路是出国告洋状,出国告洋状其实也没有用!现在很多国家,甚至包括一些欧洲的发达国家几乎还是在华为的手心里,你到加拿大都不行,到加拿大,中共会用惩罚加拿大人的方式来报复,现在还有不少加拿大人被关在中国大陆,就是为了报复孟晚舟被扣的事件;大概也只有美国一条路。所以相对来说的话,在国内这些员工是没有办法的,所以华为也不怕得罪他们。

主持人:那您刚才的意思就是说政府是在华为后面的,但是我们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说这一次251案件其实是媒体曝光出来的,而且曝光出来之后,他们还跟网民一起来谴责华为,那就跟孟晚舟事件当时那个同仇敌忾有鲜明的对比了。那您觉得这是政治风向变了吗?还是有其它的原因呢?

横河:现在真实的原因其实还不是很明朗,我觉得有几个可能性,第一个就是,我觉得中共的这个信息战包括宣传和网络,它处于一个整顿时期,就是对于不是直接针对中共统治的,可能在这个短暂的这个时期之内它没有明确的政策或者红线,这个是和贸易战,更直接的是和香港的抗议有关。

我们上次不是讲过嘛,就是香港抗议期间,中共制造了一个非常完整的谎言系统,从收集情报到分析情报到制定政策到实施对策、从宣传口径到网络舆论引导,它都是以这个谎言系统为基础的,结果就导致高层对香港的民意严重误判。区议会选举的结果呢,实际上把中共当局打得头昏脑胀的,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应对措施,是完全没有想到。想必现在中共正在对这个系统进行整顿,这个系统的现在正在忙着检讨,还需要找替罪羊,还包括可能在政策方面、在人事方面、在具体执行方面都在整顿。

我觉得李洪元的事件可能就发生在这个当口上,就是说中共的宣传网络审查可能有一个短暂的空缺,这个空缺就是指非常明确有界限的可能没有空缺,但是在一些比较灰色的地区可能就有空缺,就是钻了这个空子。

另外一个就是你讲的这个中共的媒体,我个人觉得这还是少数媒体的个体行为,而不是全部,也不是中宣部的口径。就像我们上面分析的,它是个空档,但是并不是说宣传口径可以这样做了。正好这个少数媒体的行为和中国网民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

就是说孟晚舟事件当中,中共和华为成功的利用了民族主义,把华为塑造成了一个民族工业的代表;而把孟晚舟被抓说成是西方、主要是美国反华势力的阴谋。那这一弄就造成了一个什么后果呢?后果就是它没有防范,不是美国反华势力怎么办。

而这件事情,就是李洪元的事情完全是国内的事情,当然华为企图把它说成是美国阴谋,但是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当事的双方或者三方,就是如果你加上警方的话就有三方,都完全是国内的,华为是国内的,李洪元是华为的员工、也是国内的,警方也是国内的,这个民族主义用不上!

再加上大家都看到了孟晚舟被扣在加拿大期间过着非常奢侈的生活,就是国内大多数华为的支持者做梦都不敢想的那种生活;而同时华为员工的这个李洪元关押251天,这个对比也太强烈了,所以说一般人接受不了。

再说民意也变了。其实这个民意是很难预测的,中国人早就讲过“水可载舟也可覆舟”,就这个道理。另外呢,我刚才讲的,火山是需要缺口来爆发的。大家都知道不能直接去攻击中共或者是中共领导人,但一些大家都认为中共在后面的,尤其是它故意要伪装成不是中共本身的,这个就有可能成为民意爆发的出口。

不能说是中共就抛弃华为了,但是也不能排除就是说有一种势力适当的放行一些舆论,就是说中共有可能不死保它了,这个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就当它没用的时候那可能就不死保了,可能就会扶植其它的一些企业。现在不能肯定有这种趋向,不能说是事实,但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主持人:您前面说这个舆论是没有办法去,就说您最开始的时候说这个民意是不能去控制的,但是我们看到在处理孟晚舟事件的时候,华为的公关团队还是挺有一套手段来把民意给引导到爱国主义这个方向上去;但是这个李洪元事件,特别是到目前为止华为拒不道歉,让很多华为的粉丝就改变了想法。那么为什么在李洪元这个事件上,华为的公关手段就没有达到它的效果?

横河:实际上我们在强调华为公关手段的时候忘记掉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华为的公关团队在处理孟晚舟事件上面,它并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引导舆论,或者是公关的手法。

这个国内和国外是不一样的,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国际上,真正你要讲公关或者舆论引导的话应该是在国际上。在国际上,华为的公关或者舆论几乎没有什么效果,严格的说有没有都是个问题。我认为根本就没有,我们在海外没有看到它有什么舆论。

在国内呢,其实也没有看到华为自己独立的公关,或者是它来控制的舆论有什么作用,因为这个效果并不是华为自己做了什么东西的结果,而是中共的全部宣传机器和网络审查监控起的作用,是中共政权力量的结果。就是说如果没有中共的全力支持,或者干脆就是中共在运作的话,我们很难想像一年前的孟晚舟事件真实的中国民意是什么,因为你把不同的声音全部封杀完了嘛!你听不到。条件不同,所以说这个很难做比较的。

我认为最关键的原因是华为在国内的那套公关,实际上是有中共在后面做全力支持的。我们知道在国外它没有效果,甚至我们都不能说在国内它自己的公关团队起到多大的作用。

主持人:但我们看到在这个251事件曝光之前,华为在过去一年中,就是孟晚舟被捕一直到251曝光这段时间,差不多刚好是一年,它在这一年中,在国内的手机销售量是比之前就是同时期大概增长了超过六成,所以就是说民众对它的支持度还是能看出来的。但是251之后,有很多网络大V就在那做民意测验,那么结果就出现了很大的反转。所以这件事情的后效应确实是让华为失掉了很多的支持者,那它拒不道歉就是很大的一个原因。那您觉得这个华为态度的傲慢是不是跟您前面讲的华为的背景有关,或者是也是属于这种误判形势呢?

横河:华为的态度跟华为公司的性质是有关系的。国际上当然一直在怀疑,但我们也知道事实上也是如此,就是华为就是中共的一个机构。到现在它也拿不出来究竟谁拥有华为,而且它讲出来的谁也不相信。就是说它在思维和运作上都是中共的那一套东西。

第一就是傲慢,就你刚才讲的,就是它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错,都是别人的错,中共也是这样。事实上它也不能认错,就是说它的整个政策、整个做法是把自己逼到墙角了。华为以前就亏待过那些老员工,离职员工;现在它要瘦身,因为在这个制裁下面,它还要大批裁员,马上就要出来大量的现在的离职员工的福利问题。

华为不可能像外企那样,很多外企在离开中国的时候就按照合同的规定给这些遣返的员工以补偿;但是华为不可能那样,它一定要耍赖的。如果在李洪元这件事情上道歉了,那么其他的职工也维权怎么办?这不是说职工有过分的要求,职工实际上只要是按照规定、按照合同要求兑现,华为就不干了。

华为的发展和对外扩张,尤其是在全世界的那种廉价倾销的政策,本来就不是靠自由竞争,它在国内也不是靠自由竞争,它也是靠不公平竞争来吞并别人。除了中共的补贴以外,盘剥员工也是必然的。这就和中共的经济改革开放是一样的道理,中共改革开放第一个利用的就是低人权优势,华为其实用的也是一个低人权优势,对自己员工的低人权。

我甚至怀疑当时华为很轻易的就同意了李洪元这个补偿的要求,而且通过私人账户转去补偿费,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 就是为了杀一儆百而设计的。华为当然有误判的因素,但是这不仅仅是误判,因为华为即使不误判的话,恐怕它也会这么做的,就是说它一定会这么做的。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这个华为最新的一个动作,就是星期三的时候,在美国正式起诉了美国的联邦通讯委员会,因为这个联邦通讯委员会是22号的时候决定把华为和中兴公司列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企业,禁止美国电信营运商使用通讯服务基金来采购华为的服务和设备。那您以前是分析过类似这样的诉讼在美国几乎没有赢的机会,它更多的只是宣传或者是给中国人、给国内的人看的。那您觉得它现在的这个举措能够挽回一些失去的民意吗?

横河:这个其实华为打的还是一个敌对势力牌,这张牌曾经起过作用,但是那个作用它不完全是牌打得好,多少也有一点强制的行政力量,就包括国内企业也要求员工买华为产品等等。

但是现在国内的民意已经转向了,就是说即使当时确实民意在支持它的话,现在也已经转向了,这个时候你想用起诉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的方式来扭转局势就更不可能了。

它不一定就是为了扭转局势这么做的,因为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并不是华为这一次危机的原因。就是说可能短时间,或者对少部分的人,它有转移视线的作用,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是没有作用的,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是华为自己的问题,而且是对国内自己员工的问题,跟美国没有关系。

主持人:那如果您觉得它不是为了转移视线,或者为了扭转局势,它为什么要做这个动作呢?

横河:拖延,拖延时间。就是想用这个起诉的方式来改变它现在在美国的处境,或者说至少给美国制造一些麻烦,不要让它这么轻而易举就被美国制裁。我觉得它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并不见得就是一个策划好的。

当然也可能啦,就是说因为美国的司法比较公正,只要有一点希望的话,它可能只能走在美国起诉的这一条路,其它的办法可能就更是100%的输了,因为它自己确实没有理。所以我觉得它可能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拖延一下,我也不觉得它真的以为这种方式就能够改变它现在的处境。

主持人:就是得花一点钱来换一点时间这样子。

横河:可能就是这样。

主持人:那这件事情呢,就251这件事情网上是出了一个调侃的流行语,就说“出身985、工作996、劝退035、离职251、维权404”,那这个其实也反映出了一个中国平民精英阶层面临的困境,就是说以前他们上了985这样高档的大学就以为说可以有一个比较好的前途,结果这个劝退035、离职251,包括维权404,就是彻底给他们一个大耳光吧!您怎么评价这个事件?

横河:其实这段话真实的描写了中国,就是中共在改革开放整个过程当中的一个整体政策。我刚才讲了,它实际上就是个低人权优势。低人权优势导致后面的这一些吧,其实都是低人权的表现。

实际上讲的工作996呢,在一个国家初期发展的过程当中并不少见。你像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恢复重建的过程当中,企业和员工一起打拼。就是到现在为止,很多年来日本的企业文化都是这样的。但是他企业的命运和员工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就是说日本的员工这么打拼以后,企业对他是很好的,企业是很关心这些员工的。因为员工是企业最宝贵的财富。

但是华为的做法就很让人寒心,就后面这三个数字,就是劝退035、离职251、维权404,这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华为并不把这些员工看成是自己人,并不把他们看成是自己的财富,就在潜意识里面,华为和中共把人民当作敌人,至少是对立面,这个思维是一模一样的。实际上这是由华为的企业性质决定的,就它本能的把员工当成是对手,而不是家人。

主持人:我看到网上有一篇文章,它的意思就是说华为是把员工当成奴才和工具,但是比较有意思的呢,就是说下面读者的留言,有人就直接说,那当员工的在哪里都是工具和奴才啊,在美国也是一样啊,那既然你不是老板,当然就只能是奴才啦!那这个是不是也就是现在中国人非常接受这种现状的原因,就是说他们只能在网上编一些顺口溜,然后就调侃一下啊,但是并没有真正的实际的行动?

横河:其实这种状况吧,就是这种描述方式本身就是中国的特色。雇主和雇员之间是一种雇用关系,就是说雇员被雇是因为他有这个技能,而这个企业需要这个技能,给他的工资就是他这个技能,是一种交换关系,并非工具和奴才,这个是由现代社会的性质决定的。就从西方观念来看的话,雇主和雇员之间不是中世纪的封建制度农民和领主之间的附庸关系。

我们讲一下封建制度,跟中国的这个之前的关系没有,中国从秦以后就不是封建制度了。这个是中共直接引用了马克思主义的那个西方的划分,这种观点它是中共引入马列的这个阶级斗争学说,就是把资本家和工人之间说成是不可调和的阶级对立,从而为阶级斗争学说奠定基础。而华为的企业文化它也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实际上无论是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西方国家,都不是这种情况。

你像中国在满清后期洋务运动以后,一直到民国发展起来的民族工业,它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们是读多了中共教科书、听多了中共的宣传,很多人真的以为有什么半夜鸡叫那种事情。上海以前那些资本家在中华民国时期,对技术工人是非常好的,上海一些商业企业在通货膨胀很严重的期间,它为了确保员工的福利,他的工资都是发大洋的,不发纸币的,至少对技术工人。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企业文化的问题。有人说华为的企业文化是狼文化,但是这种文化怎么会成立?怎么会存在?其实不是一个企业文化的问题了,因为它是被中共当局全力支持的,这就不仅是一个企业文化的问题,而是共产党的党文化的问题了。

主持人:那好,这次的话题我们就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