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共安插军警驻港 性侵抗争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1日讯】反送中运动半年来,港警在拘捕年轻抗争者时,性暴力、性侵频传。近日,有美媒披露,一名香港女抗争者逃亡到台湾堕胎被证实。有爆料人在节目中称,中共在香港警队安插中共军警,并指示强奸、轮奸男女抗争者。

据《纽约时报》12月8日披露,香港女抗争者逃亡到台湾堕胎一事,已经由台北济南基督长老教会牧师黄春生(Chun Sen Huang)证实

黄春生是协调香港抗争者出行计划的联络人,负责安排逃台的抗争者在教会住宿,且协助抗争者联系台湾各地的律师、医生、支援团体及学校。

黄春生说,他最近知道有一名女性抗争者自称被港警性侵,需坐船从香港偷渡到台,以接受堕胎手术。

此前,香港爆出有一名16岁少女报警称,她于9月底在经过荃湾警署时,被无故拉入警署内遭4名蒙面警员轮奸

该名受害少女10月7日到伊利沙伯医院进行人工流产手术,并将胎儿的DNA样本留下。

11月11日,少女透过律师发表声明,指控警方泄露案件资料,意图对受害者抹黑。律师表示,希望法医从胎儿身上取得的DNA样本可以辨别至少一名施暴者。

图为香港反送中集会,抗议警察性暴力。(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10月25日,在台湾举办的“港铁太子站追悼墙台湾重建启用”仪式上,一位来自香港的X先生揭露,有一名国中女生被捕后,被4名黑警轮奸,获释后该女生数次自杀未遂。而黑警还对男生进行性侵。

10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与学生举行对话,会上中大女学生吴傲雪诉说,自己在被捕拘留期间,遭警察性暴力对待。她并提到一名男抗争者在新屋岭遭受轮奸。

10月6日,香港民众发起“反极权反紧急法大游行”,港警在逮捕一位女抗争者时,从她后面右手至少连续触摸她胸部二次。

9月27日晚,5万香港人聚集中环爱丁堡广场,声援新屋岭扣留中心被捕者。集会上宣读了香港公益机构“遮打豪庭”的严正声明,指控新屋岭警察的严重性罪行。

会上有男性被捕者透过发言人披露,自己曾于新屋岭被轮奸及鸡奸,但当事人仍未决定是否站出来。

图为香港反送中集会,抗议警察性暴力。( LILLIAN SUWANRUMPHA/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公安有组织鸡奸轮奸男女生

现居美国的大陆富商郭文贵在12月3日视频节目中透露,他从与一位参与理工大学抗议的男生的对话中得知,港警有一套虐待被捉香港年轻人的手段,那些鸡奸和轮奸香港孩子的警察,多是从大陆移民到香港的所谓香港警察。

例如在警方围攻理大校园期间,这些躲在校园内的孩子,特别是女孩子。警察派出的卧底就在女厕里面下手,“非常惨,非常惨。”

他又提到,有被讲普通话和湖南话的警察轮奸后的女生出现精神失常。“跟我这个朋友的儿子在一起的一个女孩子”,被警察抓进去出来以后,人基本上精神失常状态。几个警察轮奸她,还虐待她。

郭文贵还称,被捉的男孩回来后,很多人说,警察直接就鸡奸他们。警察把人弄到房间去,当着其他警察的面,就给鸡奸了。

他说,警察鸡奸和轮奸,有些属于当场发泄,有的是有组织的,把孩子送到其它地方去,专门给大陆警察发泄。虐待这些男孩女孩的警察还叫着:“习近平万岁,我们给你报仇了!”还学着希特勒的姿势,用右手啪啪挥起来,“你们不是说我们是纳粹吗,我们就是纳粹!”

图为香港反送中集会,抗议警察性暴力。(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美国一家叫做“The AI Organization”的权威人工智能研究机构10月6日揭露,一些女抗争被多名港警强奸,而这些所谓“港警”实际上是被派往香港并且得到港府批准的大陆警察和安全机构人员。

文章还揭露,香港的学生,包括许多男孩和女孩,被宣称是跳水或跳楼自杀。实际上一些是强奸受害者。而中共的目的是恐吓学生群体退缩,以使北京接管香港。

9月8日,香港市民手举各式标语大游行。一个标语牌写着“兽禽黑警 凌辱虐打 轮奸少女”。(余钢/大纪元)

性暴力瓦解社会与人民主体性

11月上旬,在第四届世界妇女庇护安置大会中,励馨社会福利事业基金会指出,战争或社会抗争时期,极端的性暴力时常被作为一种心理战,以此羞辱敌人,分化社会或者目标群体。

该基金会邀请与会者一起严厉谴责以性暴力作为威吓手段,企图透过肆意羞辱女性身体来喝止女性发声。来自全球的妇女团体必须一起终止这样的手段与暴力吧。

早年在中东世界,阿拉伯之春的革命中,女性走上街头争取公民权力,均遭政府动员暴徒,对她们上下其手、强暴。

在非洲,2019年苏丹政变后,军政府接掌政权让民众不满,群众抗争的过程中,苏丹政府官员布达讯息:“摧毁那些女孩,因为你摧毁女孩,就能摧毁那些男人。”

而曾被称为性侵害“世界之都”的刚果共和国,过去20多年发生多起大规模内战。部队进入部落,以性侵当作武器凌虐妇女,武装分子甚至逼迫父亲性侵女儿、儿子性侵妈妈,从破坏家庭功能,进而摧毁整个社区秩序和团结,逾百万名女性遭到性侵。

“我生活在一个战争地区,到处充满侵犯人权、性暴力,女性的身体成为战场,女性甚至因此而感到羞愧,在战争中所有摧毁女性的行为仿佛是被允许的,但摧毁生命的来源、攻击女性,等同于摧毁社区、摧毁整个世界。”

克里斯汀‧舒勒‧德斯赫里弗(Christine Schuler Deschryver)2015年在刚果东部城市布卡武(Bukava)与知名女权倡议者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等人,共同建立了欢喜城,陪伴当地数以万计的女性疗愈伤痛、重建生命能量带回社区。

同时,她也见证了性暴力如何彻底瓦解社会与人民的主体意识,她也称,要抵抗这种暴力,首先更要破除主流保守文化的箝制,女性价值不该被其身体和性的纯洁性定义。

图为与会者手举标语,要求追究警察性暴力。(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近日,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主席霍婉红表示,该协会曾在8月21日到9月30日期间进行“反送中运动的性暴力经验调查”,发现有67名受访者遭受性暴力或性骚扰,当中58人为女性,亦有9名男性,年龄在20岁到29岁之间。

她说,当中只有2人选择报警救助,绝大多数受害者对警方执法缺乏信心,因此不愿报警,也怕遭警方反控。她呼吁成立“反送中”5大诉求之一的“独立调查委员会”,重建公信力,让受害者愿意站出来指证。

香港人权监察发言人叶宽柔表示,准备将搜集到的个案资料收入民间报告,并向联合国专家申诉,希望国际社会要求港府彻查事件。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