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中国想拿下整个世界吗?第三集:南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7日讯】【世事关心】中国想拿下整个世界吗?第三集:南海

中国称霸世界的野心有三大组成部分:一带一路5G网络、和南中国海。尽管美国警告网络安全问题,但华为在世界上已经拿下超过60个5G合同,其中有许多是美国的盟友。国际贸易的三分之一都要通过南中国海,所以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区域性航道之一。那么中国的全球野心到底是什么?是如何实施的?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全球野心到底意味着什么?

 

中国称霸世界的野心有三大组成部分,一带一路、5G网路、和南中国海

萧茗(Host/Simone Gao):“我是说,您知道在世界历史上几乎没有过哪个国家或根本没有过这样的国家能够同时称霸于海上和陆地。但是中国现在却企图通过‘一带一路’计划实现这一点。”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计划经济的优势之一是,你可以先做出计划,确定自已哪些目标,然后向各公司、银行、借贷机构和业界领袖发出指令,让他们执行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实现自己目标所需要的政策。”

尽管美国警告网路安全问题,但“华为”在世界上已经拿下超过60个5G合同,其中有许多是美国的盟友。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中国在布鲁塞尔一地的游说行动很可能超过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

国际贸易的三分之一都要通过南中国海,所以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区域性航道之一。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最终目标是什么?美国针对中国做了什么预案?”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对于这一点,他们一向直言不讳,就是透过控制南中国海,决定南中国海上可以开展哪些经济活动,最终控制亚洲的贸易,并能够挟南中国海的控制地位,挫败日本、南韩、或台湾制定或实施的。中国认为危害其利益的经济活动。”

在美中大冲突愈演愈烈之际,我们采访了三部曲顾问公司,地缘政治策略家约翰·西提勒德斯先生。我们请他谈一谈中国的全球野心到底是什么?是如何实施的?最重要的是对世界而言中国的全球野心到底意味着什么?

萧茗(Host/Simone Gao): 我是萧茗,您正在收看的是《世事关心》节目。

南海是个太平洋的边缘海,从南部的加里曼丹和马六甲海峡,直到北部的台湾海峡,总面积140万平方英里,从2013年12月到2015年10月,中共在被其占据的位于南海南部的南沙群岛的七个珊瑚礁上,修建了总面积接近3千英亩的人工岛,在这些人工岛上中共还建造了战斗机机库,永久工事和其它军事设施。

萧茗(Host/Simone Gao):“首先请您谈谈南海对中共和美国的战略意义?”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南海本身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重要区域性航道。从波斯湾经印度洋和马六甲海峡到达南海,每年世界上有1/3的国际贸易运输要通过南海水域,运输的对象包括自然资源、消费成品和能源产品,每年这些货物都要走南海运输,总货值高达5-6万亿美元。南海还拥有占全球10%-12%的石油和天然气的储量。这一海区是全球最大的渔场之一,世界上千百万正在脱贫的人口每年要靠这里的鱼获得富有营养的高蛋白食物,以提高他们的膳食质量。中共需要通过南海把制成品运到各个港口,各个消费市场也需要南海的自然资源,以及通过南海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来支撑其庞大的发展中的经济,对于中共而言南海在地缘政治上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其它国家和地区,例如日本、台湾、韩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南海也同样在地缘政治上具有重要意义。他们也通过途经南海的航道输出商品。同时为他们的制造业进口必需的自然资源,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对于美国而言,比地缘政治更重要的是维护航行自由的原则,全球化的商业网需要航行自由和开放的航路来运转,对于美国来说南海本来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在最近的5-6年里情况有了变化,中共已经成了一股改变南海现状的力量,宣布对南海这片广大的、对全球具有重要意义的水域拥有主权,这完全违反了几乎所有的国际法、国际协议,联合国宪章和海洋法,所以我们现在面临什么局面?南海有200-250个岛礁、珊瑚礁、浅滩,其中有40个全年位于上面以上,其它的只有在低潮时才露出水面,中共非法单方面的清理和改造了那40个岛礁中的7个,把它们宣布为新建成的中共主权岛屿,这些岛屿距中共海岸有几百英里之遥,深入越南、菲律宾、婆罗洲和马来西亚等国和地区的专属经济区,这不仅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协定,而且将极大的威胁南海地区的稳定并诱发地区冲突,南海的大部分地区属于国际水域和空域。美国是唯一有能力在这类区域保护航行自由的国家,中美双方对于如何解释国际法存在根本性的分歧,中共宣布拥有整个南海的主权,其它国家任何超过其领海范围的活动,都必须得到北京的同意。美国不承认这一点,美国认为大部分南海属于公海的范畴,各国按协议可以在专属经济区内,开采大陆架上的石油、天然气和其它矿产,各国可以依据国际协议谈判和划定各自的专属经济区,但是中共的单方面举动侵犯了它国的主权或权力,所以我们在南海问题上的看法不同,对于合法权利的理解也存在根本分歧,局面会变得以越来越危险,美国军队在南海和英、法合作,澳大利亚、印度,甚至日本可能会加入维护航行自由的队伍,我们叫做维护航行自由运动,中共军队、日益增多的中共渔船和商船,将越来越妨碍美军和其它国家的军队在公海行动,南海是世界上一个重要而又敏感的地区。”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中共在南海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美国的因应措施又是什么?”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我不得不相信中共的公开声明,这里没有什么秘密。他们说的很坦白,中共要通过控制南海来达到主导亚洲商业的目地,想要由中共来安排南海地区的商业活动,通过控制南海来阻挠日本、韩国、或台湾,采取任何针对中共利益的经济和政治措施。我认为这是在法律层面上的目地,在军事上的目地是把美军赶出南海,向周边国家发出一个信号,让他们觉得在南海的任何行动都要得到北京的许可。从历史的角度看如果我们回顾中国的5千年文明历程,就会发现中国一直是亚洲大陆的中央帝国,周边国家一直是中原王朝的附庸,这种状况直到19世纪初,中国开始快速衰落才改变,所以从中共的角度来看,他们是要恢复自己亚洲大陆的支配地位,让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重新成为政治上的附庸,即使他们在自己的领土和领海上行动也需要北京许可。”

萧茗(Host/Simone Gao):“美国对此的因应措施是什么?美国会因为南海争端对中共开战吗?”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美国和中共都不希望因为南海争端而开战,我后面还会明确论述。我认为美国的策略是在国际海域和空域,维护现有的航行自由,国际经济的发展得益于航行自由。航行自由也是中共经济得以发展的原因,从最初实行毛氏共产主义的几十年,发展到现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共能获得这样的经济地位,要部分的归功于全球范围内的自由航行体制,这个体制由美国主导,得到美国及盟国的保护,所以国家都从现有体制中获益了。每一个国家都应该拥有航行自由,我认为美国会继续致力于保护在南海自由航行的权力。如果真有什么不幸的事件发生那一定是中共搞的,美国不会去挑衅。所以美国要的是维持现状,中共是要在南海系统性的否定国际法和国际协定,我认为美国会继续致力于最大限度的在南海和国家水域保有自己强大的实力,并与相同理念的盟友合作来保护现有国际法不被破坏,不管是日本、越南、菲律宾、印尼、澳大利亚、印度、英国、还是法国,与国际伙伴合作是要正告中共,不要想在南海这个重要通航水域系统性的否定国际法,我们应该遵守国际法和国际条约,中共将继续从现行体制中获益,现行体制帮助了中共经济由弱变强,中美双方应该在维护现行体制上合作,我认为这将是美国将来的策略。”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美国在军事上会更积极进取吗?川普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是否比前政府更好斗?”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我不认为这是好斗与否的问题。我认为这更像是一个决心的问题,世界上任何国家的船队和海军,都有在国际水域自由航行的权力。这是历史形成的,只要我们不对邻国挑衅,我们就可以在国际水域自由和公开的活动。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是的我们将继续这样做,有人可能会说川普政府把这种决心又加强了一步,所以在上一届政府时期,我们在这些中共的人工岛屿的,所谓‘领海’之外采取过军事行动,川普政府派遣海军进入中共人造岛屿的所谓‘领海’,似乎是要向北京发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我们不承认你所有宣称的主权,因为你没有任何合法的主权权力。在你拥有主权的地方,我们完全尊重你的权利。在你没有主权的地方,你就没有主权。因此我相信川普政府表现出了更大的毅力,更大的决心和更大的政治意愿来反对他所认为的完全非法、不合法和违法的中共主权声明,本来这些权力就是不存在的。”

 萧茗(Host/Simone Gao):“我们来谈谈台湾吧?您认为随着供应链从中国大陆大规模迁移出去,这对台湾来说是一个可以取代中共作为世界制造业的主力的机会吗?”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取代中共?不行。我不认为任何单一市场能够取代中国大陆。仅仅就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庞大规模,14亿人口,除了印度便没有其它国家可以与之竞争。当然有空我们可以聊聊印度,但是随着供应链系统性的从中国大陆撤出,台湾正面临一个巨大的机会,刚刚我们在讨论时说,所有中共的内部争斗、矛盾,还有各种问题正逐渐浮上台面,人口老龄化问题将打击中共经济,劳动力成本、税收都将变得更高,因此我认为有一些供应链正在考虑从中国转移到邻国。然而台湾也有自己的问题,当然这对台湾有很多好处,但台湾近乎僵化的官僚体制仍有待改革,在台湾开办和经济企业的成本仍然很高,他们必须改善那里的公司管理制度,但他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我认为台湾的未来是光明的,但台湾将与越南和印尼等国家开战竞争,而印度拥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就连越南也没法与之相比较。越南比邻中国,却不像印尼有巨大的消费市场与劳动力,我认为对于建设全球供应链来说印度市场将是中国的一大劲敌,但印度本身有太多的内部问题,会妨碍全球供应链在印度落户。但我认为就规模而言,印度可能是最现实的、下一个巨大的世界工厂,但印度需要解决本国一些政治、经济或官僚等问题,所以这可能还需要10-15年的时间。接下来是非洲,非洲不是一个统一的政治实体,但其庞大的自由贸易区,涵盖了大多数非洲国家,在过去的10年里,大量的经济发展项目都是由中共资助的,这使得劳动力成本极低的非洲有可能成为另一个潜在的工厂,因此很难说哪个国家或单一市场能填补供应链退出中国所造成的空白,但供应链最终可能会散落在这些国家,这就要看各行各业在市场上的具体情况了。”

萧茗(Host/Simone Gao):“在中美冲突的大背景下,您会给台湾现任和下任总统一些什么建议?”

约翰·西提勒德斯(地缘政治策略家/三部曲顾问公司):“台湾的形势很不稳定,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1月的一次讲话中宣布,也就是10个月前到2049年台湾将被中共统一,理想的方式是和平统一,但不幸的是必要时可能会动用武力。这是习近平公开向台湾和世界宣布的重要信息。我认为台湾正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局面,因为一方面美台之间强有力的防务合作协议会保护台湾的安全,自2010年以来,美国向台湾出售了100亿美元的军事设备和武器,但是与川普政府正在进行的一项交易就有20亿美元,但我认为在政治上看看现在美国国内的情况,川普总统谴责了发生在中东和南亚的战争,他称之为愚蠢、无休止的战争,其实早在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和大多数民主党候选人都曾支持美国停止对世界许多地区的军事干预,如今也然,那么在未来,美国总统如何说服美国人民派美国军人去对抗中共、保卫台湾是值得的?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除非美国内部对于是否有义务保卫台湾争议不休,不然我们最应该做的是把台湾的防御能力提升至稳健水平,而不是在西太平洋就台湾问题起军事冲突,如此一来,中共即便想入侵台湾也会寸步难行。他们自然会放弃进攻的想法,恰如南中国海的情况,我们现在的对策是维持现状,让台湾依然享有完全政治自治的现状,在其境内政府运作自由,并能与世界各国自由贸易,但不幸的是,只要是中共执政,(台湾)就不可能在世界范围内寻求或建立富有成果的外交关系,因为大多数国家现在都采用一个中国的政策。所以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维持现状可能是最好的办法,独立将会是极其危险的,如果台湾的独立运动导致中共军队入侵,我认为美国或任何国家都难以保全台湾。”

End 

==========================================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r: Simone Gao

Editor: Fiona Yang, Julian Kou

Cameraman: York Du, Fiona Yang

Narrator: Simone Gao

Translation: Greg Yang, Maureen Mou

Subtitles: York Du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om

New Tang Dynasty Television

December,2019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