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美中第一阶段协议 可能出现三种情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7日讯】美国和中共日前都宣布双方已经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路透》分析称,考虑到中美关系的脆弱性,仍有诸多不确定性因素,使得此协议可能会出现三种不同的情形。

报导引述德商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周浩的分析认为,中美虽然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但考虑到中美关系的脆弱性,使得第一阶段协议可能会出现三种不同的情形,包括:一,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因意外中断而无法达成;二,美国仅适度降低现有关税税率;三,美国大幅降低关税税率。

周浩说,“我们的基准情形是中美将在2020年年初达成第一阶段协议”,而美国降低关税的幅度,则取决于中共在协议中提供的内容,他认为,美中第二阶段达成协议的希望则非常渺茫。

图为美中贸易谈判代表在华盛顿磋商。(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美中两国经过18个月的贸易战于12月13日同时宣布,双方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方称,这是美国经济的一次“巨大胜利”。

川普则连发两条推文,白宫和贸易代表办公室也分别发表声明,庆祝这一巨大胜利。

他们均表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一份“历史性的和可执行的协议”,中方不仅同意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业、金融服务和货币与外汇领域进行结构性改革,而且“协议包括一套强有力的纠纷解决制度,确保能够有效落实和执行”。

这项协议对美国经济——特别是美国农民、制造商和创新者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而中方的表态模糊诡异。中共在13日晚11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出席记者会的只有副部级官员,如主持会议的是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还有中财办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廖岷等。

中共的这种低调,也许反映了高层对协议的态度。而中方对协议条款的披露更是遮遮掩掩、躲躲藏藏。

王受文在新闻会上发声明说,中美双方就第一阶段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共有9个章节,包括序言、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最终条款。

图为美中谈判代表在华盛顿。(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的消息公开后,外界的反应呈两极状态。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川普政府又一次中计,中共以拖待变的计策再次奏效,美国失去了对中共一击而溃的机会。

不过,大纪元评论员夏小强认为,此次美中达成贸易协议,总体上是中共妥协退让的成分占多,从结果来讲,美方的得大于失。此前中美之间的多次谈判在最后关头,都以中共临时变卦而告终。

中共之所以不敢签下协议,其中一个原因是以拖待变的策略,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共的对手是川普。中共此前打交道的对手都与川普不同,都可以被中共利用欺骗和流氓手段玩弄于股掌之间,比如此前中共与世贸组织等的谈判和协议都是如此。

由于川普政府在谈判协议中,加入了要求中共做出结构性改变,最为关键的是,在协议中加入了可执行机制内容,这意味着美方在中共不履行协议的情况下,可以单方面采取措施,随时可以恢复对中共的惩罚性关税。

夏小强说,还有一点是,对于中共政权来讲,此协议的达成,其实是中共在困境下一次无可奈何的退守。一年多的贸易战,给中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外资加速撤离,大量企业破产倒闭,失业人口剧增,金融市场陷入危机,通货膨胀加剧,民怨沸腾,整个中国社会显出危机爆发和改朝换代前的征兆。

在中共内部,腐败加剧,整个官场弥漫着末日来临的气氛,官员们人人自危,都在转移财产随时准备外逃。

在外部,中共政权越来越孤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正在把共产主义政权和意识形态当成了对世界最大的威胁,对中共进行围剿。中共在内忧外患之下,被迫退守签下协议,以缓解政权危机。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