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欺心不知神目如电 他们转生牲畜为还债

文/刘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历史上很多故事都印证著六道轮回并不是虚构出来的。在这些神异的故事中,有一些人为了还债而转生为牲畜。

且说隋朝大业八年,广西宜州城东南边四十余里处,有一户姓皇甫的人家,有兄弟四人。除了老二皇甫迁结交不良的朋友,整天游手好闲、不事生产之外,其他几个兄弟都工作勤奋、仁慈忠孝。

一天,四兄弟的母亲拿了六十文钱准备到市场上买东西,她把钱顺手放到屋内的床上,然后去屋后忙些事。这时恰好老二从外边回家,进入堂屋看到了床上的钱,四顾无人后,他就把钱偷走了。

母亲回屋里找不到钱,也不知道是老二拿走的,于是就质问全家。全家大小都否认拿了钱,母亲很生气,就将全家人都鞭打了,大家都暗中埋怨那个偷钱的人。

两年后,老二皇甫迁死了,他托胎到家中的母猪腹中。三五个月之后,小猪生下来了。这头小猪长到两岁时,家里因为八月要拜土地神需要用钱,于是就把它卖给远村的社家,身价是六百文。社家付完钱后,就把小猪带走了。

两年后,老二皇甫迁死了,他托胎到家中的母猪腹中。(Pixabay)

卖到社家的第一晚,转生成这头猪的皇甫迁就托梦给自己的家人。它先托梦给他生前的妻子,并用猪鼻子碰她说:“我是你的丈夫,因为偷了母亲六十文钱,害得全家被打,所以今生被罚做猪来还债。今天你们把我卖给社家,社家把我绑缚住,准备要杀我。你是我妻子,怎么忍心不告诉家人好来赎我回去呢。”

皇甫迁的妻子做了这个梦后,在心惊肉跳中被惊醒,可是她又觉得难以置信,于是又继续睡觉。接着又梦到同样的梦,这下子她信了,赶紧起床穿衣,到厅堂向婆婆报告。谁知婆婆早已在厅堂等候,因为她也做了同样的梦。不仅如此,他们的儿女也同样都梦见了。

于是全家连夜准备去把老二转生成的猪赎回来。皇甫迁的妻子叫儿子和伯父一起去,并带了一千二百文钱。母亲告诉儿子说:“要是社家不肯放猪的话,就给他们双倍的价钱。”他们怕天亮就要杀猪,于是骑马赶去。

骑了三十几里,他们到了社家。皇甫迁的儿子担心有辱家门,没有说猪是自己的父亲投胎的,只说要赎猪。但是社家却不肯给,因为他们拜土地神的时间也快到了。双方商量再三,社家也不肯让步。

皇甫迁的哥哥和儿子都很着急,怕社家真的要杀猪,就找来一位相识的人说和。此人曾任县令,有见解,受人信任和尊敬。他们把实情原原本本告诉了这个相识的人,托他做调解人。最后终于赎回了这头猪。

赎回猪之后,皇甫迁的哥哥和儿子就把它赶到野地田里。哥哥跟猪说:“如果你真是我弟弟的话,你可以自己找回家。”儿子也对猪说:“如果你真是我父亲的话,可以自己回家。”猪听了之后,就自己直奔老家。

慢慢的,乡里的人都知道了这头猪是皇甫家老二转生的,皇甫迁的儿女们都觉得很羞耻惭愧。跟他们有嫌隙的邻里,还用猪这件事来讥笑谩骂他们。因此儿女私下对猪说道:“爹爹您做了不好的事情, 受到了猪身的报应。我们做子女的,因此而没办法出头。生前您和徐贤是好朋友,你们交情深厚。不如您住到徐家去,我们会到徐家给您送饭去。”

猪听到子女这番话,流着眼泪走向徐家。徐家离他老家有四十余里。大业十一年,这头猪就在徐家过世了。

示意图。图为明 钱谷《杂画册.牛牧》。(公有领域)

唐朝高宗永徽年间,家住汾州孝义县的路伯达,欠同县某人一千文钱。后来他不承认有欠人钱,并拒绝还债。一直到对方把契约找出来之后,他才和对方到佛像前发誓说:“如果我不还某公钱的话,希望我死了之后,当他们家的牛。”发誓不到一年,路伯达就死了。

两年后,债权人家里的母牛生了一头小牛。这头小牛的额头上,有白毛写的“路伯达”三个字。路伯达的儿子及侄子都觉得很羞耻,想用五千文钱把它赎回来,但是债主不肯。后来,债主把这头牛布施给隰城县启福寺的僧人真如,并且帮助建造了十五级的佛塔。见到这头牛的人,都不敢生作恶的心,且都纷纷捐钱作布施的功德。

参考资料:

唐朝唐临撰《冥报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