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英雄】之七:董卓之死(文字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历史上孙权的父亲孙坚允文允武,可以说是一个大英雄,那么孙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国贼董卓又是怎么死的呢?

我们之前讲到,面对凶残的董卓,只有曹操和孙坚敢于兴义兵,曹操在汴水被董卓的部下徐荣打得大败,那么孙坚的命运又是怎么样的呢?

孙坚被封为破虏将军,后世称孙坚也叫孙破虏。破虏是什么意思?破是击败,虏是敌人,破虏就是击败敌人的意思。我们纵观孙坚的一生,孙坚面对敌人毫不退缩,是当之无愧的破虏将军。我们先讲一个孙坚年轻时候的故事。

孙坚年轻的时候做县吏[1],就是县衙门里的办事人员。有一次孙坚和父亲一起外出乘船,正好碰上海贼劫持商人财物,到了岸边分赃。路过的船看到了都不敢靠近,远远地停住了。孙坚观察了一会,就对父亲说,“这些海贼不难对付,请允许孩儿讨伐他们。”孙坚父亲一听,吓了一大跳,心里想我们就几个平头百姓,人家那么多海贼,就说,“这不是你能干的事情,你还是老老实实歇著吧。”孙坚不听,“你们不去我去!”孙坚一个人拔出身侧的宝刀,翻身跳上岸,做势就要去追杀海贼。

孙坚上岸以后,左指右指,做出好像有很多援军,正在指挥部队的样子。海贼一看,以为孙坚是官兵,还来了很多援军。海贼财物也不要了,一哄而散。现在海贼逃跑了,换成别人可能就去邀功请赏了吧,孙坚不是,这个时候孙坚拔起刀,“小样,怎么还给我跑。”追着海贼屁股后面杀过去了。

海贼吓得不轻,前面一群海贼在前面跑,后面孙坚一个人在追,跑得慢的最后还被孙坚给杀了。孙坚提着海贼的首级回来见他爹。他爹一看,惊讶得不得了,心里想,这孩子是我生的吗?孙坚以一己之力讨伐海贼,这个事发生的时候孙坚只有17岁,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有勇有谋。

董卓之乱的时候,孙坚是长沙太守,听闻朝廷有难,带领军队从长沙来到鲁阳和袁术相见,袁术就封孙坚为豫州刺史。有一天孙坚的部下要回荆州督办粮草,孙坚就在城东门外设置帐幔为他饯行。没想到这个时候董卓派遣数万骑兵步兵来进攻孙坚,有数十名轻骑兵先到。孙坚看到了不慌不忙,继续喝酒谈笑风生,命令部队不得妄动。随后敌军的骑兵慢慢多了起来,孙坚这才起身带领大家入城,对身边的人说,“我之所以刚才不立即起身,是因为怕士兵混乱拥挤,诸位反而无法入城。”而董卓的士兵看孙坚的军队进退有据,不敢贸然进攻,就让孙坚带着部队顺利撤回城里了。

后来孙坚在梁郡东和董卓交战,被猛烈进攻,孙坚只得和几十个骑兵突围而去,孙坚平时带一条红色头巾,眼看不得脱身,孙坚就把红色头巾脱下来给身边的亲信祖茂带。祖茂带上头巾和孙坚向两个方向突围,董卓的士兵就盯着祖茂追去了,祖茂被追得急了,正好经过一片墓地,便将红色围巾解下来在柱子上绕了好几圈,自己藏在附近的草丛中。董卓的士兵追上来,一看只有头巾,不见人影,大呼上当,都骂骂咧咧地回去了。

孙坚回去以后收集自己的部队,在阳人这个地方和董卓交战,将董卓的大将华雄斩首。三国演义中说道温酒斩华雄,其实杀掉华雄的不是关羽而是孙坚。

孙坚在前线打了胜仗,可是后方却起火了。有人嫉妒孙坚的战功,就在袁术面前搬弄是非[2],说孙坚这小子野心不小,说不定又是另一个董卓罢了,袁将军你要小心啊。袁术也是个无能的人,无能的人特别嫉妒有才华的人,袁术就不给孙坚供应粮草了。

孙坚在前线和董卓打仗,这袁术不仅不帮着打仗,粮草也不给了。孙坚没办法,连夜骑马100多里去见袁术。孙坚见到袁术的时候,说道,“我孙坚现在不顾个人生死,在前线打仗,说大了,那是为了国家讨伐逆贼,说小了,我不还是为了替袁将军你报灭门之仇吗!?我孙坚,和董卓无怨无仇,为了大义在前线打仗,而您却听信小人的话对我猜疑,这像话吗?”原来袁绍袁术在关东起兵的时候,董卓把袁家留在洛阳的一百多口人全给杀了。孙坚这话说得太好了,袁术一听,非常惭愧,立即给孙坚调发军粮。

董卓一看打不过孙坚,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当即派遣使者来和孙坚和亲[3],封孙坚的儿子和亲属做州刺史、太守,许诺给孙坚高官厚禄。孙坚是这么回答董卓的,“董卓逆天无道,祸乱朝廷。我今天不把董卓全家都杀了,把董卓逆贼的头挂在城门,我死不瞑目。我现在怎么能和董卓和亲呢?”然后继续进军。孙坚先是击败董卓,然后又在洛阳城外击败吕布,最终进入洛阳城。

洛阳城曾经是整个汉朝的首都,可是现在洛阳城已经不是当年繁花似锦的城市了,这个时候的洛阳就是一座鬼城。整个城市人口全部被董卓西迁到长安。临走之前,董卓一把大火把洛阳城烧了个干干净净。孙坚进入洛阳城的时候,看到数百里的地方了无人烟,心中非常惆怅,痛哭流涕[4]。

我们之前说董卓这个盗墓贼,在洛阳的时候把皇帝陵墓全都挖开,搜集其中的金银财富。孙坚进入洛阳之后,修复汉朝的陵墓,打扫汉朝以前的宗庙,祭祀先祖。有一天早上,大家伙发现城南的一口井上笼罩烟气,“旦有五色气,举军惊怪,莫有敢汲”。这烟气还是五种色彩交织而成的,所有士兵都惊呆了,没人敢去打水。孙坚下令士兵爬入井中,在井底找到了传国玉玺。这枚玉玺,有四寸长,上面刻了五条蛟龙,正面写了八个大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传国玉玺还缺了一角,是因为当年宦官之乱的时候,宦官劫持皇帝出京,左右侍从慌乱之中就把传国玉玺丢这口井里了[5]。

孙坚在洛阳城没待多久,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关东联军已经互相打起来了。袁绍自己封一个叫周㬂的人为豫州刺史。我们知道孙坚之前被封为豫州刺史,现在孙坚在前线作战,先是袁术断自己的军粮,现在又是他哥哥袁绍派人来打自己大本营。孙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叹息道,“我们一同发起义兵,是来挽救国家,现在击败逆贼董卓指日可待,可是现在这些人就开始自相残杀,我又能和谁一起完成挽救国家的大业呢?”孙坚说完两行泪就流了下来了。当时洛阳已经是一片废墟,而自己的后方要被人攻击,孙坚没办法,只能带领部队撤退[6]。

现在孙坚已经撤退,关东联军互相之间打得不可开交,最开心的是谁啊?当然是躲到长安的董卓啊。董卓一看没有人能威胁到自己,自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董卓把持朝政,看谁不顺眼就杀谁。有一个叫张温的大臣,曾经是董卓的上司,之前和董卓有一些过节。董卓就找了个借口,说张温和袁术暗地里勾结,就把张温鞭打致死[7]。被鞭打致死这是非常残酷的事情。董卓这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着了,特别热爱酷刑,可以和商朝最后一个君主纣王有的一拼。

董卓不仅笞杀大臣,还有一个酷刑,烹刑。就是把人衣服脱光,然后放入一个和人一般高的大锅里,倒满水,加热把人煮熟为止。《后汉书》记载,董卓曾经生擒李昊、张安两个人,放热锅里给烹了,两个人下热锅前大声呼喊[8],“不同日生,而同日烹。”我们不能同一天出生,那么就同一天被亨死。董卓又抓了很多义兵,用猪油涂满了布,再用布把他们全身缠住,点火焚烧,从脚开始,把这些俘虏活活烧死[9]。当时民不聊生,没有人身自由,更别提言论自由了,老百姓走在路上都不敢说话,《资治通鉴》说,“百姓嗷嗷,道路以目。”就是百姓过得都特别惨,认识的人走在路上都不敢打招呼说话,只能互相用眼神看一下对方[10]。

董卓这个人也知道自己不干好事,老有人试图谋杀自己,所以出行在外都需要保镳,董卓想来想去就吕布合适了,自己的义子,又武力过人,所以吕布就常常伴随在董卓左右。但是董卓这个人心胸狭窄,史书上记载[11]叫“忿不思难”。 “忿不思难”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一个人生气了不知道节制,不知道考虑后果就发脾气。“忿思难”出自《论语》,孔子提出君子九思,其中一条就叫忿思难,说君子生气要懂得克制自己。但是我们都知道董卓这个人不是君子,有了点情绪全都表现出来了。

比如说,有一次不知道怎么了,吕布惹了董卓不高兴,董卓就拔出身边的手戟向吕布投过去。手戟是什么东西,手戟就是匕首,匕首有一个刀刃,手戟还有一个横著的刀刃,两个刀刃,所以既可以用来搏斗,又可以用来当作飞镖投掷。董卓这个人别看他胖,年轻的时候可是御林军,武艺了得,臂力过人,那投起手戟来可是又快又准,还好吕布动作快,给躲开了。

吕布吓出一身冷汗来,“这手戟是来要我命的,我虽然是董太师的义子,但在董太师眼里不过一个畜生罢了。”吕布赶快给董卓赔不是,“唉,我吕某人真的是有眼无珠,董太师大人大量,请原谅我这个小人。”董卓怒火才算平息下来。

我们说董卓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吕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吕布是董卓的义子,董卓就经常让吕布留在自己家里看家,结果吕布看家却看上了董卓的小妾,两个人眉来眼去就好上了。吕布和董卓的小妾偷情,吕布自己心里也发慌,“我之前惹董卓不高兴,董卓就要投手戟杀我,现在我和小妾的事情要是被发现了,我估计也得像宰相张温一样,被鞭打致死吧。”吕布心里就很不安。

史书上只是记载了吕布和董卓小妾偷情,并没有记载貂蝉这个人。在三国演义中,貂蝉是王允的义女,貂蝉以美人计获得董卓和吕布的欢心,借机离间他们二人的关系。

这个时候吕布心里不安,就想到了一个人,司徒王允。王允是并州太原人,年轻的时候王允就很有志向,非常有节气,文武双全,既能咏读诗书,骑马射箭也是个好手[12]。王允在黄巾之乱的时候跟随大将军皇甫嵩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后来王允得罪了宦官张让,宦官张让诬陷王允下狱[13]。大将军何进上台以后,王允才重新得到启用,出山做官。

吕布被董卓扔了手戟,就去找王允倒苦水,说董卓怎么怎么对自己不好。吕布为什么找王允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两个人是老乡,都是并州人,当时在朝堂上得势的大多是董卓带来的凉州人,并州人只有王允和吕布。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吕布不可能找凉州人去说董卓的闲话,只能去找王允了。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吕布可能也看出来王允对董卓心怀不满,有意试探对方。王允一听,我正好想要除掉董卓老贼,苦于没有内应,现在上天把吕布送到我面前了。王允就和吕布商量把董卓除掉。吕布这个时候说了,我可是和董卓义父义子啊。王允就说了,“你吕布姓吕,董卓姓董,本来就不是骨肉。现在董卓都想杀你了,他投手戟的时候想过义父义子吗?”吕布一听,觉得有道理,就决定和王允一起刺杀董卓[14]。

当年四月,天子刚刚大病初愈,在未央殿会面群臣[15],吕布派自己的老乡李肃带领亲兵十几人,穿上禁卫军的军服守卫在城门。董卓骑着马入宫,马停止不前,董卓心里奇怪,就想要回去了,这个时候吕布跟在后面,心里着急,就督促董卓进宫,“董大人,皇上还等着呢,我们要快点进宫。”董卓骑马进入宫门,李肃一看董卓来了,带着亲兵冲上去和董卓格斗。

董卓一看有人来杀自己,大呼,“吕布你在哪,快来杀这逆贼。”吕布在董卓身后吼道,“我们奉皇帝诏书,诛杀国贼董卓!”说着在董卓身后一刀刺死了董卓。一代枭雄,一代国贼董卓就这么死在自己义子手里。

董卓这个人特别胖,肥得流油,相传董卓死了以后,油脂流得满地都是,在董卓肚子上点上灯,灯火通明的,一直烧了好几天。

我们之前讲过,董卓这个人在台上做了三件事情,坏五铢钱通货膨胀破坏了汉朝的经济,迫害民众迫害了汉朝的民生,废立皇帝,烧毁洛阳,破坏了汉朝的政治,董卓可谓是死有余辜。在我眼里,汉朝真正的掘墓人不是汉朝最后一个皇帝汉献帝,不是曹操,不是刘备,不是孙权,而是董卓。董卓在当政期间的所作所为彻底破坏了汉朝四百年来的基石,汉朝的覆灭到这个时候已经无可避免了。

现在董卓已死,国贼已除。这个时候天下英雄并起,逐鹿中原。而身在兖州的曹操,却得知了自己父亲和弟弟的死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到底是谁敢杀曹操的父兄呢?请看下集《腹背受敌》。

注释:

[1] 《三国志 孙坚传》年十七,与父共载船至钱唐,会海贼胡玉等从匏里上掠取贾人财物,方于岸上分之,行旅皆住,船不敢进。坚谓父曰:“此贼可击,请讨之。”父曰:“非尔所图也。”坚行操刀上岸,以手东西指麾,若分部人兵以罗遮贼状。贼望见,以为官兵捕之,即委财物散走。坚追,斩得一级以还;父大惊。由是显闻,府召署假尉。

[2] 《资治通鉴》或谓袁术曰:“坚若得雒,不可复制,此为除狼而得虎也。”

[3] 《资治通鉴》坚还屯,卓遣将军李傕说坚,欲与和亲,令坚疏子弟任刺史、郡守者,许表用之。坚曰:“卓逆天无道,今不夷汝三族,悬示四海,则吾死不瞑目,岂将与乃和亲邪!”复进军大谷,距雒九十里。卓自出,与坚战于诸陵间。卓败走,却屯渑池,聚兵于陕。坚进至雒阳,击吕布,复破走。坚乃扫除宗庙,祠乙太牢,得传国玺于城南甄宫井中;分兵出新安、渑池间以邀卓。

[4] 《三国志 裴松之注 孙坚传》旧京空虚,数百里中无烟火。坚前入城,惆怅流涕。

[5] 《三国志 裴松之注 孙坚传》坚军城南甄官井上,旦有五色气,举军惊怪,莫有敢汲。坚令人入井,探得汉传国玺,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方圜四寸,上纽交五龙,上一角缺。初,黄门张让等作乱,劫天子出奔,左右分散,掌玺者以投井中。

[6] 《三国志 裴松之注 孙坚传》袁绍遣会稽周㬂为豫州刺史,来袭取州。坚慨然叹曰:“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若此,吾当谁与戮力乎!”言发涕下。

[7] 故太尉张温时为卫尉,素不善卓,卓心怨之,因天有变,欲以塞咎,使人言温与袁术交关,遂笞杀之。

[8] 《太平御览》引《英雄记》:董卓攻得李昊、张安,毕圭苑中生烹之。二人临入鼎,相谓曰:“不同日生,而同日烹。

[9] 《三国志》注引《献帝纪》:卓获山东兵,以猪膏涂布十余匹,用缠其身,然后烧之,先从足起。

[10] 《资治通鉴》法令苛酷,爱憎淫刑,更相被诬,冤死者千数。百姓嗷嗷,道路以目。

[11] 《三国志 董卓传》卓自以遇人无礼,恐人谋己,行止常以布自卫。然卓性刚而褊,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诗曰:“无拳无勇,职为乱阶。”注:“拳,力也。”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卓常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

[12] 《后汉书 王允传》允少好大节,有志于立功,常习诵经传,朝夕试驰射。

[13] 《后汉书 王允传》会赦,还复刺史。旬日闲,复以它罪被捕。司徒杨赐以允素高,不欲使更楚辱,乃遣客谢之曰:“君以张让之事,故一月再征。凶慝难量,幸为深计。”又诸从事好气决者,共流涕奉药而进之。允厉声曰:“吾为人臣,获罪于君,当伏大辟以谢天下,岂有乳药求死乎!”投杯而起,出就槛车。

[14] 《三国志 吕布传》先是,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壮健,厚接纳之。后布诣允,陈卓几见杀状。时允与仆射士孙瑞密谋诛卓,是以告布使为内应。布曰:“奈如父子何!”允曰:“君自姓吕,本非骨肉。今忧死不暇,何谓父子?”布遂许之,手刃刺卓。

[15] 《三国志 董卓传》三年四月,司徒王允、尚书仆射士孙瑞、卓将吕布共谋诛卓。是时,天子有疾新愈,大会未央殿。布使同郡骑都尉李肃等将亲兵十余人,伪著卫士服守掖门。布怀诏书。卓至,肃等格卓。卓惊呼布所在。布曰“有诏”,遂杀卓,夷三族。主簿田景前趋卓尸,布又杀之;凡所杀三人,余莫敢动。英雄记曰:时有谣言曰:“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犹不生。”又作董逃之歌。又有道士书布为“吕”字以示卓,卓不知其为吕布也。卓当入会,陈列步骑,自营至宫,朝服导引行其中。马踬不前,卓心怪欲止,布劝使行,乃衷甲而入。卓既死,当时日月清净,微风不起。旻、璜等及宗族老弱悉在郿,皆还,为其群下所斫射。卓母年九十,走至坞门曰“乞脱我死”,即斩首。袁氏门生故吏改殡诸袁死于郿者,敛聚董氏尸于其侧而焚之。暴卓尸于市。卓素肥,膏流浸地,草为之丹。守尸吏暝以为大炷,置卓脐中以为灯,光明达旦,如是积日。后卓故部曲收所烧者灰,并以一棺棺之,葬于郿。卓坞中金有二三万斤,银八九万斤,珠玉锦绮奇玩杂物皆山崇阜积,不可知数。

新唐人、大纪元《三国英雄》联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