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金融领域的脱钩 现在或永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6日讯】【世事关心】金融领域的脱钩 现在或永不:

美国加州公职人员退休基金会首席投资官,竟然在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还担任著一份类似职位。

Frank Qin(Economic Analyst):“他能够到这样的部门(国家外汇管理局担任这种职位)。按照中共这样的说法,必须是又红又专。”

美国加州公职人员退休基金会,正在为中国的军火商与人权侵犯者提供资金。那么,中国染指美国资本市场的程度,究竟有多深呢?

Roger Robinson(President and CEO of 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我们发现在今天我们的资本市场上华人公司的数量大概有600多家,超过650家。”

Steve Bannon(Former White House Chief Strategist):“你告诉我,难道华尔街不知道中国人权被侵犯的事实吗?他们当然知道,他们根本不在乎,除了涉及国家安全与侵犯人权等问题外,到中国投资真正的风险是欺诈。”

Frank Qin(Economic Analyst):“一般情况下(中国公司)是有二套财务报表,一套是内部使用的,还有一套是报给税务局的。”

萧茗(Host/Simone Gao):欢迎观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如果你问任何一个美国公民,是否数千亿美元美国纳税人的钱,包括联邦雇员的退休金,因该投资对于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侵犯人权和采取欺诈行为的中国公司,人们会认为你很疯狂?当然不。但这正是多年来一直发生的事情,令人震惊的事实是这种做法很难停止,因为华尔街从中赚得盆满钵满,其他人也都在这样做,似乎没有其它可行的替代方法,现在脱钩可能为时已晚,但真是这样吗?这些投资的真实面目是什么,他们可以为美国人民带来财务安全吗?还是会将国家导向脆弱的深渊,现在是改变它的最后机会吗?让我们在本期《世事关心》节目中探讨这些问题。

美国公共养老金巨头的首席投资官和中共有深层联系
Large U.S. Public Pension Fund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Has Deep Ties to Chinese Regime

人的一生中,如果能有机会为祖国效力,这种责任和荣誉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他叫孟宇,是加州公职人员养老金基金会首席投资官。该基金会是美国最大的养老基金会之一,管理著全美及加州大多数机构退休或现职公职人员的养老金。管理的金额达3500亿美元以上,当《人民日报》援引孟先生忠于‘祖国’之类的话时,孟先生所说的祖国实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孟在中国出生长大,1995年到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学习。在加入加州公职人员养老金基金会之前,孟宇曾担任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首席投资官,任期三年,国家外汇管理局是国务院直属行政部门,负责起草监管外汇市场的规章制度,管理国家外汇储备,截至2016年12月,由中国人民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达3.01万亿美元。中国的外汇准储备体系受到当局的严格管控,是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关键机构之一。

Frank Qin(Economic Analyst):“他能到这样的部门,按照中共的说法必须是又红又专。红的话代表是red,就是对中共要忠心,专的话是指专业,但是在中共这样一个体系,他这样一个部门会接触到很多核心的秘密,所以对红的要求比对专业上的要求还要高。”

孟先生的背景确实显赫,2008年首次入职加州公职,。养老基金会之前,曾任巴克莱银行高级投资组合经理、雷曼兄弟控股风险部主管、并且还担任过摩根士丹利投资公司的固定收益交易员。孟在美国的经历,使他成为中国政府名气很大的猎头专案“千人计划”的候选人。“千人计划”招募、聘用主要在美国,以及整个西方世界担任高级职务的专业人士,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份报告,“千人计划”招募的都是著名大学或研究所的专家学者,国际知名金融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或拥有知识产权的企业家。一旦被招募每年必须在中国至少工作6个月,此外该报告称“千人计划”让中国获得了美国的先进技术并从中受益。“对美国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2015年11月孟通过“千人计划”被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正式录用。

Frank Qin(Economic Analyst):“‘千人计划’的这些专家,不仅是被要求在中国工作一段时间,中国还极力拉拢他们。比如,成立公司让他们进行创业,让他们在企业里拥有股份,而且中共还积极的鼓励和支持他们,从公司或者是研究机构盗取知识产权,实际上这是一种犯罪行为。比如,前段时间曝光的特斯拉起诉它原来的员工,盗窃了它十万多份文件给了特斯拉在中国的竞争对手‘小红汽车’。这样的案例实际上在中国非常多,利益被伤害的这些公司考虑他们在中国的业务和市场,所以很多企业不愿意曝光,或者有的还没有被发现。

在回到加州之前,孟在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工作了3年,据《彭博社》报导,孟表示对他来说,回美国时一个相对容易的决定,因为他在中国工作时,感觉自己像一个过客一样。

根据“千人计划”的要求,一旦孟回到美国,将不再与“千人计划”有官方联系。

萧茗(Host/Simone Gao):我们曾要求采访孟宇及其所在公司的董事会,但遭到拒绝。因为中国是当今投资的热点地区,所以尽管孟不太可能与“千人计划”仍然保持着官方联系,但他在中国的经历是他成为加州公职人员养老金基金会首席投资官一职的跳板,请继续关注我们本期特别报导的第2部分。

美国养老金和捐赠基金在资助中国科技起飞
U.S. Pension Funds and Endowments Are Funding Chines Tech Rise

投资者可以赚取7%美国国债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在10年间低利率的环境中,从大学捐赠基金到政府养老金机构投资者一直面临着挑战,被要求通过向美国债卷市场进行大量配额来获得可观的回报,该投资界寻求类似的方法,来应对不断变化的形势,这同时增加了风险较高的资产类别投资,例如新兴市场和私募股权,对于高风险投资需求的增加吸引了许多受益者对中国市场的关注,经济的庞大规模、未来增长的美好前景,特别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中国作为唯一的亮点出现在世界,经济格局都使中国成为投资界寻求的未来理想候选人,但这种“中国骗局”是有代价的,根据其2017-2018年度投资报告CaIPERS投资了100多家中国公司,而这些公司,其中包括与中国军事网路战、侵犯人权和国防工业有关,其中一些被列为在中国境外的不道德商业行为,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最大承包商之一——南海军事岛屿建造商、贪污滥用劳工、招商投标舞弊者,中国航天购机控股有限公司,中国最大的航天承包商,没有中国联通,朝鲜互联网就不会存在,中国航天工业集团为I中国人民解放军制造飞机和无人机,经常被美国政府制裁,“海视”和“大华”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监视系统供应商,其技术被广泛用于监视中国公民,这两家公司都在美国商务部的实体企业黑名单上。

萧茗(Host/Simone Gao):加州公职人员养老金基金会(CaIPERS)的治理指南确实要求公司的运作需要支持普遍人权,并要求公司与有政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单位开展业务,而许多CaIPERS投资的中国公司显然违反了这些规定,《世事关心》问CaIPERS,这些投资是否使公司未能履行对客户的信托责任,CaIPERS没有给我们答案。CaIPERS在中国的投资、在机构投资中并非罕见,而是很常见,事实上,来自美国退休金基金和大学捐赠基金的数十亿美元已流入中国的科技公司寻求回报。

中共政权对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血腥镇压后,美国政府对中国实施了各种制裁,随着布什、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奉行与中国接触的政策,这些制裁迅速放松,美国向中国的技术和资本流动促进了中国的技术进步,特别是在过去五年中,中国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无人机技术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美国的养老金和捐赠基金,一直是这方面发展的重要金融支持。据《彭博社》报导,特拉华州公务员退休系统和密歇根州退休系统已经为深圳大疆科技有限公司提供资金,是全球领先的无人机制造商,其产品被美军禁止使用,商汤科技位于中国,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AI创业公司,它从风险投资公司筹集了资金由CaIPERS(加州公务员退休系统)、华盛顿州投资委员会、和德克萨斯州教师退休系统支持总部位于北京的领先AI应用程序,开发商字节跳动公司受益于纽约州教师退休系统、俄勒冈州公职人员退休系统、和明尼苏达州投资委员会的资金支持,这些投资获得了回报。华盛顿州投资委员会在2017年初至2018年初之间对华平投资中国基金的投资内部回报率为24%,相比之下,该基金的私募股投资组合,在2018年的回报率为15.3%。事实上,仅在2018年就有超过90%的美国基金会和捐赠基金在中国投资了数百万美元至数十亿美元。

萧茗(Host/Simone Gao):鉴于高的投资回报前景对于新兴市场的机构投资者而言,中国显得格外突出,它在美国养老基金和捐赠基金中占有着,令人不安的超大比例具有压倒性的影响力,请继续关注本报告的第3部分。

MSCI 指数加入中国A股 不可逆的潮流
MSCI Index Includes China A-Shares —— Is It An Irreversible Trend?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的决定,只会进一步激发这种动力。2017年6月20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宣布,它将自2018年6月起将中国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下一步它会将中国A股纳入世界指数和中国指数,该公司还宣布将分三步将纳入因子从初始水平的5%提高到20%,从而增加MSCI指数中A股的比重,这是在前三次申请被拒绝后中国A股第四次申请了会员资格,234支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A股是在大陆注册成立的中国公司股票,以人民币报价,并在上海和深圳上市。

Roger Robinson(President and CEO of 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当你查看指数时,比如MSCI的新兴市场指数,它自己管理的2万亿美元资金投向指数本身,跟随它投资的还有14万亿美元,每当他们增设一家中国公司时,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投资的数量就会增加一倍,因为有14到16万亿美元自动购买这些股票。”

萧茗(Host/Simone Gao):这是新成立的“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的罗杰•罗伯森,他在里根执政期间曾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际经济事务高级主任,后来还担任过美国国会、中美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当他指出基金很难改变他们对中国的投资方向时,美国联邦养老基金,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最大助力尚未到来。

联邦退休储备投资委员会(FRTIB)管理著近6000亿美元的美国联邦雇员退休基金,使其成为全球同类基金中规模最大的基金之一,它的节俭储蓄计划(TSP),相当于联邦政府的401K退休计划,任何通过其工作而拥有退休基金的联邦雇员都是TSP的成员,节俭储蓄计划TSP最重要的投资组成部分之一,是成为I基金的国际基金,2017年联邦退休储备投资委员会(FRYIB)董事会投票决定将I基金指数从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EAFE(欧洲、欧亚、远东)指数转移至MSCI,除美国外,世界可投资市场指数(ACWI,除美国以外的IMI)有望包含中国A股,该指数还包括俄罗斯公司,这一转移定于明年生效,这将迫使联邦退休储备投资委员会向中国国有企业和政府指导企业投资约33亿美元的联邦雇员储蓄。在当前的制度下,联邦雇员几乎无法控制其退休金的投资到哪里,联邦退休人员的美元自由流向海康、威视等公司,该公司因侵犯人权而受到美国商务部的制裁。来自印第安纳州的美国国会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推出了H.R.2903决议,即“阻止我们的对手投资”,目的是扭转2017年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提出的有争议的决定,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联邦雇员的退休金将被我们的对手利用,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仍在审查国会议员吉姆•半克斯的法案。

萧茗(Host/Simone Gao):“请您估计一下中共对美国资本市场的渗透程度?”

Roger Robinson(President and CEO of 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我看过某单位从三个方面作出的估计,这个问题不好判断,很难估算资本市场上出售的债券的价值,因为以美元计价的债券在法兰克福、香港、新加坡发行,但是这些债券最终都被美国的投资银行透过海外的二级市场收购到了美国,所以这是个复杂的问题,相信我,我曾经尝试过,我估计是上市资本或者股票的规模有1.9万亿美元,另有高达1万亿美元的债券,美国每年的国防经费是7千亿美元,想像一下如何累积多达3万亿美元。”

萧茗(Host/Simone Gao):“是的,中共的整个外汇储备油3万亿美元,‘一带一路’耗资6千亿美元。”

Roger Robinson(President and CEO of 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他们怎么会有看起来几乎是无限量的资金,在东南亚或者地区来买下这些国家,或者买下非洲大陆,或者买下拉美的一些地区呢。他们哪里来的无限的钱扩充军备,以至于几乎成了美军的对手。”

萧茗(Host/Simone Gao):“这很讽刺,只有中国有条件搞‘一带一路’,美国负担不起‘一带一路’这样的计划,中国能,但是中国的钱怎么来的?”

Roger Robinson(President and CEO of 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我认为我们谈论的不仅仅是暗示,他们正在赚钱,人们再次说:‘喔,你知道如果美国执行现有的法规和证券法,你看着吧,中国会去别的地方,他们会去伦敦、法兰克福、新加坡、香港,而我们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的市场不会再那么有竞争力,我们会把这个买卖拱手让给别人。’。美国的资本市场无可替代,当今世界上可以用来投资的资金多半在我们这里,法兰克福、伦敦、或者新加坡的资本市场只能满足中共几个月,不是几年的资本需求,那些市场的规模有限,他们没有那样多的流动资金来支撑中共对美元的巨大需求,所以记住(中国)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2019年7月,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和Jeanne Shaheen写信给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董事会督促撤销采用摩根史丹利资本国际指数,除美国外世界可投资市场指数MSCI、ACWI的决定,结果呢?卢比奥参议员的办公室告诉《世事关心》,他们没有收到对他们问题的答复,他们确实收到了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主席的答复,称他们将考虑他的建议。2019年10月24日,就在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董事会再次开会之前,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发了第二封信,督促该董事会撤回其以其资金投资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除美国外世界可投资市场指数MSCI、ACWI的决定,FRTIB董事会于10月29日举行会议,会议当天《世事关心》致电联邦退休储蓄委员会FRTIB时,公司代表称就董事会会议无可奉告,但该公司计划于2020年某个时候转换为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除美国外世界可投资市场指数MSCI、 ACWI。”

萧茗(Host/Simone Gao):“TSP董事会坚持他们的立场,他们说十家最大的美国公司的401K计划都投资新兴市场,就像十家最大的联邦承包商计划,还有其它很多。因此他们也有权做同样的事情,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Roger Robinson(President and CEO of 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如我所说节俭储蓄计划董事会视野狭窄,他们官方正式一点的名称叫‘联邦退休节俭投资董事会’。他们看投资回报、看到所有人都这么做、他们看他们的信托责任,而这其实非常狭隘。那么有重大风险怎么办?那是个市场条件,那不是来自外部的抱怨,如对社会负责的投资会面对和考虑的那样,它不是想要的,而是现实,也就是说他们有意忽略这类事情。我认为在做这个决定时,他们漏掉了根本的东西,这是个基于错误判断的决定,我不认为它站的住。”

萧茗(Host/Simone Gao):对中国公司的投资有3个主要问题,国家安全问题、人权问题、以及不透明和欺诈问题。前两类损害了美国国家利益和美国价值观。第三类,则对美国纳税人的财务安全成直接威胁,而且我们等待的时间越长,对其进行实质性改革的可能性就越小。为什么会这样?请继续关注此特别系列的下一集。谢谢收看,下次见。


End
====================================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r: Simone Gao, Nathan Su, Michelle Wan, Fiona Yang
Editors: Fiona Yang, Julian Kuo
Cameraman: Jun Li, Wei Wu
Narrator: Rich Crankshaw
Translation: Chao Yu, Frank Yue, Maureen Mou, Linda Gu, Ginger Gong
Transcription: James Battaglini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om

NTDTV
Zooming In
December, 2019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