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员嫖娼公开化?妓院设在机关大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1日讯】2020年伊始,中共官场再次曝出大丑闻。陆媒披露,中共湖南省衡阳县水利局库区移民事务中心机关大院内窝藏卖淫点,而大院大门斜对面的4个门面都是卖淫嫖娼人员招揽点,谈妥后直接进机关大院交易。

据陆媒报导称,12月27日下午4时许,衡阳县水利局库区移民事务中心机关办公大楼(南)二楼被警察包围,该大楼内的卖淫场所,被捣毁,相关涉案人员被抓获,目前案情正在侦查当中。

知情人士披露,该卖淫场所与衡阳县水利局库区移民事务中心机关干部在同一个楼层,直线距离不足10米,而且机关大院大门斜对面的4个门面都是卖淫嫖娼人员招揽点,谈妥后便直接进机关大院二楼进行交易。

衡阳县官方证实,该卖淫窝点隐藏在县移民事务中心大院内的附属楼里。

舆论抨击,机关大院内设卖淫窝点明目张胆地进行交易,可能涉嫌官黑勾结或官方充当黄色场所保护伞的问题。

中共官员充当黄色场所保护伞

多年以来,大陆色情业泛滥屡禁不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被认为是中共各级官员收取色情场所的贿赂,充当色情业的保护伞。

如河南省前副省长秦玉海、广东省前副省长刘志庚等高官,他们充当色情业的保护伞而落马,而秦、刘等人的背后则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级人物。

陆媒曾起底了河南“首虎”秦玉海,曾充当河南郑州的“皇家一号”会所色情业的“保护伞”。该会所被查封前,共招募公关小姐4,500余人,其中卖淫女2,900多人,有记录卖淫1,620余人次。

有报导称,“皇家一号”幕后的大靠山就是已落马的中共前河南省人大副主任、副省长兼公安厅长秦玉海和中共郑州市公安局局长黄保卫。

而秦玉海的后台是江派前常委周永康和李长春,其中秦玉海不仅是周永康“石油帮”的人马,也是周“政法帮”的人马。周永康2014年7月被公开立案调查后,秦玉海同年9月被查。

另外,陆媒还起底了中共广东前副省长刘志庚执掌东莞期间,充当淫业保护伞,甚至曾提出“适度扫黄”的怪论,致东莞沦为中国“性都”。而其兄长、妻子等家人均利用他的影响力大发横财。

报导指,刘志庚兄长刘耕在东莞经营KTV,场内色情服务、赌博及毒品问题泛滥,警方不敢插手。

刘志庚敢如此嚣张,据悉他是江派前常委张德江一手提拔的亲信,张在主掌广东时期,东莞的色情业不断膨胀。据报导,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退休后常住广东,“情陷东莞”,并享受刘志庚等高官的“侍奉”。

此外,中共湖南省靖州县公安局局长杨建国、副局长陈再安等人,不仅充当靖州县金海湾洗浴中心的“保护伞”,还分别出资入股该色情场所,“高额分红”。

而中共官员嫖娼事件更是层出不穷。

其中最轰动的一件是6年多前中共上海高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副庭长赵明华等5人集体嫖娼事件,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更为讽刺的是,这些法官寻欢作乐的场所,居然是“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

《南方都市报》曾披露,5名中共法官集体嫖娼事发酒店悬挂的是“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铭牌,其官网还号称“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

评论人士认为,中共官场之所以沦落到这个地步,跟当年江泽民淫乱及色情治国有关。江在日伪时期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嫖娼是他的爱好。江到美国访问第一件事就是嫖娼。

江泽民主政时期色情治国,带头淫乱,公开报导中江有四大情妇:宋祖英、李瑞英、黄丽满、陈至立,全都凭借江获得重用。而江泽民培植的铁杆亲信从副国级到正国级个个都是淫棍。

据中共官方披露,受处分的中共厅局级干部中,95%的落马贪官都包养情人,甚至多个贪官共用一个情人。

中共十八大后,官方通报的中共省部级落马官员中,几乎人人都有“与他人通奸”的行为,这已成为落马官员罪名中的高频词。因此中共被民间讽刺为“通奸党”。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