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一市长带头嫖娼 一次开销1万余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2日讯】多年以来,中国大陆色情业泛滥屡禁不止,一个最重要原因,被认为是中共各级官员带头嫖娼。最新的一起是,2020年首日,陆媒曝光,广西合山市市长潘振学日前到夜总会嫖娼,被举报后丢官。

1月1日,中共官媒报导说,广西纪委通报称,2018年9月12日,广西自治区来宾市合山市委副书记、合山市市长潘振学,到南宁市参加中国—东盟博览会。

当天晚11点左右,活动结束后,潘振学到娱乐会所参加宴请活动,并接受所谓“有偿异性陪侍”,此次宴请消费共计12856元,由管理服务对象支付。

据悉,合山市曾是一级贫困县,2017年4月份,因所谓“脱贫摘帽”。潘振学也曾出入会所,一次性消费上万元,也被冠以“腐败市长”称号。

讽刺的是,潘振学曾在2018年7月9日晚的合山市政府系统廉政工作会上声称“加强拒腐防变能力,永葆勤政廉政的公仆本色”。

2019年5月份,有人在网上公开举报潘振学在当地被称为“包工头市长”,“经常出入高档会所,小姐陪吃陪睡,接受特殊服务,一次高档会所消费高达一万多元”。

举报帖还称,潘振学一行2人曾进入一娱乐会所包厢,会所登记服务卡及消费单显示,两人要了4名坐台小姐,共消费12856元。

8月,潘振学受到警告处分;10月24日,潘振学辞去来宾市人大代表职务,其代表资格终止。

公开资料显示,潘振学生于1967年1月,瑶族,曾长期在广西河池市工作,历任河池市委研究室主任、河池市发改委主任等职。2015年,潘振学调任来宾市合山市市长。

(微博图片)

公开报导显示,中共官员不仅包养情妇、搞权色钱色交易成风,进京嫖娼,进修嫖娼,各类官员嫖娼奇闻频发。

2017年6月,广西河池纪委发通报称,当地大化县一名纪委官员覃某及警察韦某在一酒店嫖娼被当场抓获。知情人透露,覃某和韦某是到南宁玩耍,酒后相约一起到酒店嫖娼。

同年11月28日,官方证实中央军委原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23日上吊自杀。

香港《亚洲周刊》引述知情人透露,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曾交代,张阳送郭2500万元人民币;张在友人处藏匿1700万元人民币;张在深圳、东莞、北京多地嫖娼,由他友人支付数十万元。

同年12月,西安落马官员赵红专成为被当局通报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的第一人。

据“政事儿”报导,赵红专“违反生活纪律,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涉嫌受贿人民币320万元、美元90万元、欧元20万元、港币20万元”。

2016年12月9日凌晨,中共四川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德阳纪委书记刘锐因嫖娼违纪,立案审查。据称当月7日,刘在成都武侯区一家酒店嫖娼,被警察当场抓获,行政拘留十天。

2015年5月,扬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杨军在北京培训期间因嫖娼被抓。

近日,媒体报导,上海市杨浦区存在类似当年福建厦门赖昌星式红楼的私人高级会所事件。平时出入该高级会所的人物均是一些高官权贵,他们均被偷拍了淫乱视频。

报导说,2019年上半年,中央“除恶打黑”巡视督查组在上海起获了有关该高级会所的内部监控录像视频,视频显示的内容极其腐败,淫乱下流,不堪入目。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书记在调阅审看过内部监控录像视频之后惊得目瞪口呆。

中共官员嫖娼最轰动的是6年多前中共上海高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副庭长赵明华等5人集体嫖娼事件,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更为讽刺的是,这些法官寻欢作乐的场所,居然是“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

《南方都市报》曾披露,5名中共法官集体嫖娼事发酒店悬挂的是“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铭牌,其官网还号称“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

评论人士认为,中共官场之所以沦落到这个地步,跟当年江泽民淫乱及色情治国有关。江在日伪时期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嫖娼是他的爱好。江到美国访问第一件事就是嫖娼。

江泽民主政时期色情治国,带头淫乱,公开报导中江有四大情妇:宋祖英、李瑞英、黄丽满、陈至立,全都凭借江获得重用。而江泽民培植的铁杆亲信从副国级到正国级个个都是淫棍。

据中共官方披露,受处分的中共厅局级干部中,95%的落马贪官都包养情人,甚至多个贪官共用一个情人。

中共十八大后,官方通报的中共省部级落马官员中,几乎人人都有“与他人通奸”的行为,这已成为落马官员罪名中的高频词。因此中共被民间讽刺为“通奸党”。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