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习近平命运之择与三句古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又是一月一日。习近平新年贺词,虽努力想有点个性,却依然是篇不敢直面现实的陈词滥调。古云:一元复始,万象更新。被党文化笼罩着的习,亟需找到“元”。找到“元”,自然“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找不到“元”,那就“望眼总为浮云遮”,甚至难免“身死人手,为天下笑”。

那么,“元”者何谓?来自《春秋》。《春秋》开篇“元年春,王正月”,按中华传统文化(如《春秋公羊传》),这寓意正统。周武王伐纣之后,尊王父西昌伯为文王,文王元年之春是周朝的开端,也即此后中国的正统之始、传统之端(孔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中共之西来幽灵,窃国祸民,“文化大革命”。中国遭此空前大劫。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灭亡,万夫所指,人心所向。中共称直播习的新年贺词,网民却盼宣布中共解体。

习近平上台七年多了,本欲慷概有为、振衰起敝,但受制于保党情节、中共内斗与邪灵蛊惑,在“认祖归宗,勇当中华儿女”与“认贼作父,贱为马列子孙”之间,两眼模糊,神志不爽,苟且徘徊,首鼠两端。

但是,可供习选择的时间越来越紧了。2019年之香港风云突变,即已打响了“天灭中共”的第一枪。

因为习对中华传统文化尚心有所系,本文以三句古语,促其明择。

第一句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当初,习以“打虎”起势立威,两位前军委副主席和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等相继落马,全局振动;可惜,习未能直捣黄龙,在2017年中共19大上与腐败总教练和政治敌手江、曾妥协,自此形势直转直下。所以针对习的政治阴谋、暗杀行径,皆有江、曾的影子。司马迁在《史记·春申君列传》中说:“语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春申君失朱英之谓邪?”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习应该不想当第二个春申君吧?

第二句话:天授不取,反受其咎。习近平之能上台,并非靠自身的实力,而是各派妥协的结果,外界也没有寄大希望于习。习却翻然破局,大出人之意料。习何以能之?时势使然也。然而,上天尚有更大之安排寄意于习。笔者曾在《北京当局为何突然陷入四面楚歌》一文中说,天授习有四大势:一曰停止迫害法轮功;二曰昭雪“六四”;三曰响应“三退”大潮,解体中共;四曰推动国家和平转型。顺势而为,习建非常之功;逆势而为,粉身碎骨亦不足赎其罪。

第三句话: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红祸喧嚣百年,中共窃国七十载,神州沉沦,生民涂炭,此中华民族之浩劫也。其中,人之所为,各自有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神目如电。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中共覆灭的最后关头,仍予人以选择自救的机会。如果以日暮途穷而倒行逆施,这就完全是“自作孽”了,自作自受,绝无怨天尤人的理由。《封神演义》中,纣王的两个儿子殷郊和殷洪因妲己的迫害被迫流亡,为仙人所救、所教,奉师命下山,辅助姜子牙和武王伐纣,然两人竟被申公豹撺掇,昧了誓言良心,反而助纣为虐,死于非命。后世深当鉴戒之。

总括这三句话,核心是要不昧良心、不昧天理、不昧时势。以此纵观2019年之中共政局,习之处境实在险恶:四中全会决定标志“左转”走强;中美贸易谈判玩拖字诀,一波三折;与俄、伊朗靠拢制美,三国首度联合军演;习首次访朝,再打朝鲜牌;对港民众暴力镇压;对台军事威胁升级,介入大选,等等。

不过,习尚保有最后的理智: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最终达成;没有悍然出兵香港;新冷战尚未正式开打。

前瞻2020年,中国和世界的“新旧转换”、“正邪决战”将进入新的阶段,纵横四海,风云激荡;“善恶抉择”也更迫切。

中国还有句老话:形势比人强。曾经成功预言川普于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的英国预言家汉密尔顿-帕克(Craig Hamilton-Parker),最近预测2020年中国发生革命:

香港反送中抗争进一步发展,中国大陆会出现新的动乱。
在面对中共政府被推翻的情况下,习近平同意做出重大改变。
就长期而言,基于孙中山教诲的真正民主将会出现。

我们只愿习近平“顺乎天而应乎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