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坐拥万金 为何还受贫穷折磨

文/杜若

汉朝时,有一位富翁坐拥万金,衣食无忧,却依然受到“贫穷”的折磨。同乡有一高士,家中存粮不过一石,余钱也只有数百,还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也不知如何把钱花出去。即使这样,高士依然认为自己很富有。当富翁听罢其中的道理,恍然大悟……

蜀郡成都有一位高士,名叫严遵,字君平。平日以占卜为业,一天里挣得百钱,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这时他就关门谢客,专心读书。

因他为人贤德,受到人们的敬重,声望也越来越高。益州长官李强、大将军王凤等都想与他结交,请他出来做官,他都婉言谢绝了。

同乡有一位富人叫罗冲,很仰慕严遵。一天,去拜访他时,问道:“您为什么不入朝作官呢?”严遵为人谦和,托辞说自己没什么能力。罗冲以为他是囊中羞涩,不方便远行。

罗冲为他准备好车马和衣粮,想资助严遵去做官。严遵说:“我视此为累赘,并非没有钱财。况且,我有余财,你却财不足。怎么能让财不足的人帮助财有余的人呢?”罗冲没听懂他话中的意思,于是说:“我家有万金,而你连一石米都没有,怎么还说自己有余呢?这不是很荒谬吗?”

严遵耐心地为他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先前我住在你家,人们都要休息了,你依然忙碌著,做许多事。每天日夜操劳,但还是不满足。如今,我以占卜为业,不用下床,而钱财自会有人送到。除了必要的花费,还能余下数百钱。剩余的钱都蒙上了一寸厚的灰尘,我都不知该如何花出去。这难道不是我有余钱,而你财不足吗?”

罗冲听罢,豁然开朗,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非常惭愧。严遵说:“益我货(钱财)者损我神,生我名者杀我身。”因此,他不愿意去做官。

或许,在严遵眼中,罗冲虽然是富翁,仍是每天受到“贫穷”的煎熬,终日忙碌,没有停息。而功名利禄犹如过眼烟云,转眼即逝。严遵不想在名利中迷失自己,也不想丧失自己的志向。富足的精神世界,才是真正的富有。

从严遵的故事,引出一句话“知足者富”,出自《道德经》。原话是:“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一个人能为自己拥有的任何境遇,无论贫穷困苦,还是荣华富贵,都能保持感恩知足的心,将拥有一方淡泊的心地视为真正的富有。一个人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厄,倘若他能自强不息,这样的人才最有志气。

中国古代,有一些记载,将人性的缺憾描绘得贴切与真实。《殷芸小说》有一则故事,说到有几个人聚会,海阔天空的畅聊。当人们说起各自的志向,有人说想做扬州刺史,有的想拥有很多财富,有人则想骑着仙鹤成仙。这时有人忽然说了一句:“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他妄想着兼得这三个愿望。这个简短的小故事蕴涵着一个寓言,人性的缺憾是贪婪,即便已经腰缠万贯依然不会满足,还去追求他人所拥有的东西。

明朝王族世子朱载堉写过一首警世小曲《山坡羊‧十不足》:
“终日奔忙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又嫌房屋低。
盖下高楼并大厦,床前缺少美貌妻。
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门前无马骑。
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
家人招下十数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一铨铨到知县位,又说官小势位卑。
一攀攀到阁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子,又想神仙来下棋。
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阎王发牌鬼来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梯还嫌低!”

他以这首小曲,形象地道尽人的追求没有止境。即便已经拥有优越的物质生活,但欲望驱使他不停地追逐,直到老死都得不到满足。

苏东坡曾写过二首《薄薄酒》,词前有一段序文,介绍了胶西先生赵杲卿(赵明叔),说他家境贫穷,但喜饮酒,并常说一句话:“薄薄酒,胜茶汤;丑丑妇,胜空房”,这句通俗的话是赵杲卿立身处世的至理名言。因此苏东坡有感而发,写了《薄薄酒》,告诉人们知足安分,便会自得其乐。没有了攀比与妒嫉,没有了贪念,也就不会伤害他人。平和的心,会使人在任何境遇中,都能自得其乐,恬淡一生。@*#

参考资料:《高士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