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危害甚于武汉肺炎不明病毒的是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湖北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在去年12月31日经官方证实至今,时过3天病源检测迟迟未有结果出炉,却已有8人因“传谣”被快速“精准”查处。

武汉市公安局1日通报称,这8人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通报全篇显示,传谣的民众悉数遭到“依法处理”,但却没有公布这些谣言及其造成影响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从这起事件的时间轴可知,如果不是前几天(2019年12月30日)网传两份红头文件(武汉市卫健委医管处发布)截图引发舆论声浪并发酵成“武汉SARS”,想必还不知道官方准备什么时候通报相关信息,抑或根本不打算披露,认为事情一旦过得去就可以当作没发生。

由于网上曝光了两份红头文件,这才迫使武汉市卫健委于12月31日下午发布情况通报。通报只称经专家会诊初步分析认为系病毒性肺炎,但仍未对27宗肺炎病例的病毒类型、传播途径、媒介等关键信息给出说明。而这也是迄今唯一的官方通报。

截至1月2日,百度搜索武汉肺炎的结果,首页都是8名散布谣言者已被依法查处的消息,未见一篇报导或文章是针对民众关心的问题,也没有官方的更新消息。反观香港与台湾的有关部门,没有忽视大陆网上关于武汉肺炎的舆情。在武汉当局不得不承认疫情的第一时间,除了启动相关因应措施,对于疫情相关监测情况每日公布,还强调向民众主动且即时公布相关最新资讯,只是碍于武汉当局一直没有提供最新消息。

一种疾病病源的鉴定是需要时间,但据台湾媒体报导,病毒专家、在SARS流行期间担任台湾疾病管制局(疾管署前身)局长的苏益仁表示,一般来说,如果是流感或SARS,2至3天就会有检验结果,若没有答案就很奇怪。

国内网上相关讨论显示,部分中国网民也有类似质疑,31日上午北京派出专家组抵达武汉展开检测工作,特别是武汉拥有目前中国最高级别的病毒研究实验室P4实验室,对于SARS等已知病毒,应该是有快速检测方法。除非是未知病源的鉴定,如变种的或新型病毒。

因此这次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舆论忧虑的不仅仅是SARS再度爆发,有些舆论相反认为如果是SARS或要感到庆幸,防控救治体系至少是现成的,如果是变种或新型的病毒,谁知传染性会不会更强,接下来的“春运”人流量大密度大,如果是完全没有经验的防控后果难以设想。

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目前经官方确认27宗,其中7个病例严重,病危个案占总数四分之一,这与SARS重症比例三成可谓相差不远。而且从红头文件的表述要求来看,第一例病人有可能在去年12月下旬之前就已经被发现,而各医疗机构的追踪统计及上报数据有可能都不是百分之百。

从以前到现在,中国很多天灾人祸得以被发现披露,基本都靠“谣言”──遥遥领先的预言。民众议论尚未被证实的真相,常因言获罪,而当事后证明是官方在掩盖事实、阻止真相的传播,相关官员却不引咎下台、不负法律责任。

真正的谣言离不开信息不公开不透明,消灭谣言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民众知道真相,而不是封网删帖撤热搜,直到事情捂不住了才出来面对,在此之前还要抓人制造寒蝉效应。

尽管病毒具备一定的传播风险,谣言也会将其恐慌蔓延,但是封锁信息、封杀言论、掩盖真相的风险和代价更大,因为可能让大量无辜生命陪葬。

就如一位中国网民对武汉肺炎的置评:“我对‘国家’不算什么,我就是个低端人口,我对我妈还是很重要的。”已经2020年,中共政权还不能给予中国人民知道真相这个最基本的人权,而在疫情习惯性掩盖的背后更充分暴露中共政权多么轻贱人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