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家6口呼救50分钟活活烧死 邻居:消防栓没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4日讯】中国重庆市一栋居民楼本周一发生火灾,居民一家6口在窗边绝望呼救50分钟后被大火吞噬。在此过程中,邻居们曾想尽办法施救而未果,只能流泪“眼看他们被烧死”。邻居们反应,最初消防栓打开后却发现没有水,消防车到来后才有一股很细的水流出,最终没能救回这6人的生命,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才5岁。

这场惨烈的火灾发生于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0日清晨,起火的房屋是重庆涪陵区踏水桥小区一栋18层的移民安置楼的12楼1号。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8口之家,这场火灾过后,只有当时在外地的刘明和他80多岁的老母亲幸存,而刘明的父亲、妻子、独子刘千、儿媳妇陈小霞、10岁的孙女和5岁的孙子都不幸死于这场大火。

据陆媒报导,出事这天清晨,住在安置楼5楼的金世明从睡梦中被惊醒,听到外面有人喊“冒烟了”“起火了”。他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是6:06,他在窗边没看到火光,便披了件羽绒服跑下楼去仔细勘查情况。一抬头,他看到有一股很大的浓烟从楼里冒出来,仔细数了数,确定是12楼的“12-1”号起火了,便赶紧往楼上冲。

这时,住在17楼的王强也发现楼下冒烟了,18楼的小伙子跑下来告诉他是12楼的刘千家里燃起来了。

王强与刘明交好,一心急着去救人。他穿着拖鞋就往楼下跑,同时挨家挨户敲门叫醒邻居们下楼避祸。跑到12-1后,王强先用脚猛踢门,但踢不动,于是去11楼找来一把洋镐撬门,挖出一个孔后就有浓烟往外冲。

金世明爬上12楼时看到王强在撬门,便上前去打开消防栓,拧开阀门。他记得,当时没有出水。他只好与另外两人一起去帮助王强撬门,但浓烟越来越大,门也开始发烫,他们只能退到安全地带,此时已是6点30分左右。

住在13-2的刘俊杰6点30分起床时发现楼下斜对面在冒烟,他看到刘千在窗边伸出脑袋呼救。刘俊杰急忙叫起一家大小逃生下楼,在下楼时曾问其他邻居有没有打“119”叫消防车,有人回答说已经打过电话了。

到了楼下,他们看到刘千趴在窗边打着手机手电筒喊救命,他说他们夫妻和两个孩子都在主卧室的卫生间里。

6点40分许,刘荣辉拿了绳子和其他三、四个邻居跑到13楼1号,尝试从这里垂下绳子去救人,但里面浓烟太大,根本无法进去;他们又尝试从14-1去救人,但进去大概五米就被浓烟呛得无法继续进去,只好退出来。

这时,有人提醒用消防栓。刘荣辉把14楼的消防栓打开,却只流出来很细的一股水,水流大小跟净水器出来的水差不多,根本无法灭火。这时有警察来疏散人员,要求他们立刻离开。

谭波等另一拨人也拿了一根很长的安全绳上楼去想救人,但上到11楼就被警察赶下来。

住在11楼1号的姚先生在7点左右,曾通过自家卫生间的窗户与楼上的刘千对话。“我朝上面喊‘刘千!刘千!’,他就喊我们快把他们娃儿接下来,我让他用绳子把娃儿套下来,他说没得绳子,我又说把床单撕了,他说床单窗帘都被烧了,我就说那我马上去找绳子。”姚先生说,当时刘千意识还很清醒,只是很着急,很想救孩子。

但当姚先生出门找绳子时,却被赶来的消防员催促下楼。他对消防员说,刘千在求救,让我们找绳子把他们娃儿先吊下来。消防员说:“你们下去你们下去,这个危险,让我们来。”

根据多位居民反映,第一批消防人员到达现场的时间大概是7点左右,来了许多消防员,分布在不同楼层,有的在铺水带,有的在清场,有的在弄消防栓。

其次到达的是较大的云梯消防车,在坡上的转角处被一辆私家车挡住,在居民帮助下把那辆车推翻了,耽误了大概三分钟,但那时候被困的人都已经不行了,所以云梯也没用上。

然后来了一辆水车,这辆水车停了一会就走了。接着又来了两辆消防车。最后又来了一辆水车,并用之前铺设的水带,给第一次来的消防车加水。

居民所拍照片显示,7点05分,刘千还在打着手电筒呼救。消防车来了之后,刘千他们大约还呼救了十来分钟,还能听到孩子的哭喊声。

最后,刘俊杰听到刘千嘶吼著喊了一声:“拿梯子!”之后不到一分钟,卫生间窗口喷出一团火,呼救声便消失了。

事后有位消防员称,他们接到的第一通报警电话是6点44分。但邻居们认为,最早报警人可能是刘千本人,刘千是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曾接受过比较专业的消防培训,在他发现屋里起火后,他不可能不先报警。

这栋楼的居民原来是一个大队的,邻里之间感情深厚,。当刘千在呼救的时候,楼下的邻居也在喊“救命”“快救人”,很多人都在流泪,却眼看着他们在大火中呼救了50分钟后,在绝望、恐惧和痛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消防队7点到现场,7点55分扑灭明火,为什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刘荣辉对此很不解。他推测,或许因为消防栓不出水或出水小。据称,当时消防队曾通知物业加压,但因楼里已经停了电,只好用了地下车库的发电机给加压泵增压送水。

居民坚称起火后曾发现消防栓里没有水,而且有些消防栓的阀门已经生锈拧不开了,周围的其它安置房也是如此。小区的保安则称消防栓有水,只是压力不足,水流很小。该社区一位郑姓副主任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重申了这一说法。居民们还怀疑,最先来的消防车里也没水,所以灭火只能依赖于消防栓。

该居民楼是一栋安置房,于2013年5月交房,业主至今没拿到房产证。居民一开始就知道消防栓没有水、消防器材不齐全,跟物业反映过很多次,都没能彻底解决。

2019年5月,而小区贴出工程竣工标志牌上显示,这栋楼房的竣工时间为2019年5月7日。居民李先生愤慨的说:“2013年5月入住,2019年5月才验收合格,等于说我们是住了6年危房。”

这场火灾罹难者的亲属刘明事发时在外地,他在贵州承包了工地活,常年在外工作。火灾发生的前一天晚上,他还跟家里人视频通了话。火灾发生时,刘明正准备吃早饭,突然接到一个工友从家里打来的电话,告知他家那栋楼12楼着火了。他立刻给家里人打电话,却一个都打不通。直到7点03分,终于打通了儿媳妇陈小霞的电话,但只说了两三句便中断了。他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的诀别。

如今刘明一家8口仅剩下他自己和正在住院治疗的老母亲活着。1月2日上午,他把6位遇难的亲人运回父亲老家下葬时,眼泪和哭喊从未停止过,一直有人搀扶着他,安慰着他。但大家都很清楚,任何安慰也不能减轻他失去几乎所有亲人的痛苦。

(记者竺颖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