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2019年以悲剧落幕,2020年以惨剧揭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1月1日18时许,江苏省仪征市刘集镇刘集村村民彭在林报复当地政府强拆而行凶砍人,导致一死二伤。网络舆论把这一事件形容为今年的“开年第一杀”。

网络上传播的杀人现场视频显示,一名中年妇女怀抱浑身是血的青年女子哭泣。有网友指认,倒在血泊中的女子就是事发地刘集村村支书杨恩荣的女儿,也正是本次事件的死者。

新年伊始,彭在林为何行凶杀人?

事情源于2014年彭家的房子被当地政府强拆。不仅如此,政府还指使人损坏彭家财物,抢夺彭在林种植的花木。彭父看到儿子挨打,出来帮忙,连气带病,没过多久就死了。

一怒之下,彭在林将当地政府告到法院,要求赔偿损失146万元。然而,法院不但驳回了彭在林的诉讼请求,还因其砸坏了强拆的挖掘机,判处他有期徒刑3年。

彭在林的母亲为此上访,被截访人员抓着四肢扔到车站外边,心脏病发作,花了一万多抢教,很快也死了。

网传,村干部们还私吞了彭在林家的30多万拆迁款。

三年之后,彭在林服刑期满。新年第一天,他来到村支书的烟酒店里,将其26岁正在读研究生放假回家到店里帮忙的闺女杀了,又提刀把两台挖掘机的司机捅了。然后,彭在林自杀身亡。

彭在林为何只杀了村支书的女儿,而没有杀村书记?网友无眠分析,因为彭在林亲身体验了失去亲人的那种撕心裂肺的惨痛,如果一刀把村书记杀掉,只是瞬间快感。如何让仇人生不如死?杀了他的孩子,从此之后,仇人便会永生不得安宁!

可见,这起“新年第一杀”的缘起并不复杂:先是当地政府强拆彭在林的房子,侵犯其利益,接着彭在林将强拆者告到法院,法院却充当政府的帮凶,不但不保护他的正当利益,还将他判刑。彭在林家人不服上访,又遭截访迫害。在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才发生了彭在林杀人案。也就是说,彭在林杀人完全是被逼的。

这起杀人案与之前发生的贾敬龙怒杀恶霸村长案等一系列杀人案虽然具体情节有别,但根本原因都是一样的,都是公权力无法无天为非作歹的报应。

恰如网友古妤汐指出的那样:“是什么让彭、贾等人狠心杀人?难道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吗?非也!是惨无人道的强拆让他们走投无路,是不公的司法体制逼得他们铤而走险。在拆迁这条利益链条上,政府和商人都是双手沾满血腥的屠夫,他们踩着拆迁户的血迹去抢夺到手的利益。彭、贾等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害者中的一员。面对野蛮的强拆,他们无力反抗,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面对家园和财产的毁灭,多数人只能扼腕长叹,忍气吞声。而彭在林的奋起反抗,带给他的却是牢狱之灾。最后在绝境中,彭在林选择了鱼死网破的报复,与对方同归于尽。

曾处理过很多强拆案件的原中国律师祝圣武先生说的好:从这个案件可以看出,中国的整个体制出了问题,彭在林的行为有反抗整个体制的意味,“这是向施暴者找回正义,在寻求正义的过程中存在偏差,但我并不认为他根本上违反了正义。因为这个社会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要苛求寻求正义的人非常规范是很难的,尤其是在中国政府把中国建成一个监狱之后。这是一个革命的年代。”

多年的生活阅历告诉我,中国的绝大多数底层民众其实是相当懦弱的,说的好听些叫惜命,说的不好听叫怕死,不到被碾压的撕心裂肺、走投无路的地步,一般情况下是绝不会向当权者举起刀枪的,那样的代价他们知道有多大。而面对民众的懦弱,中共则愈发肆无忌惮,不但不断作恶,而且越来越恶,以至于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的突破民众承受的底线,其结果也就不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耐人寻思的是,就在彭在林杀人的前一天,也就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一位名叫余海平的访民因为申冤无门吊死在山西省信访局大门上!

如果说余海平自尽象征着2019年以悲剧落幕,那么彭在林杀人则象征着2020年以惨剧揭幕。不难想像,在今后的日子里,随着中共的碾压越来越疯狂,越来越多的民众会步余海平和彭在林的后尘,中共终将淹没在人民的怒火之中,死无葬身之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