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反水” 脱下制服参与抗争(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6日讯】反送中运动至今,香港警暴造成社会撕裂,使仇警情绪蔓延。日前,一名曾为警员的抗争者接受媒体访问时,讲述自己在这场民主运动中,脱下制服参与抗争的心路历程。

现年29岁的反送中抗争者Canaan自2015年香港雨伞运动后开始任职警员,他在镜头前说,“我曾经是警察,现在是抗争者”。

据《立场新闻》报导,Canaan表示,在决定脱下警服,加入抗争者行列时,自己并没有太多挣扎。而自己也明白此决定的代价是,警界朋友难以理解他的作为,因此与他断绝交往,甚至对他憎恨、敌视。

他表示,必须在友谊与公义间做出抉择,令他伤感,自己很重视这群警界的朋友,但他仍希望能站在公义的这边。

他说,对于警方种种违背规定的滥暴、滥捕行为,港府摆明决意要姑息放纵。大多警员认为,使用武力制伏那些表达诉求的市民,是很正常的作法。

Canaan说,警员很可能因为身边的亲朋好友的不解、加上香港市民与警方的对立,而陷入一种完全孤立的境地,承受莫大的精神压力,甚至产生怨念,因而将不满情绪发泄在抗争者、市民身上。

据Canaan所知,也有警员对于社会时事并不关心也不了解,只单纯喜好枪械等武器,将镇压行动视为有趣而刺激的游戏。

Canaan表示,即使被昔日同袍疏离、被警界朋友视为外人,他也坚持自己的决定,但他也希望能借此机会,在镜头前告诉警界的朋友们,“其实你可以有选择的”。

前警员除罩受访:现在警员完全违规

【前警员除罩受访:现在警员完全违规】“煲底之约,除罩相见”是抗争者对这场运动的美好愿景,而在这场运动该何去何从的众说纷纭中,这约定能否实现仍是未知之数。今年 29 岁的 Canaan Wong 曾任职警员,这场运动他的角色却是抗争者。纷扰之中,他选择除下面罩接受传媒访问,为的是增强说服力,让更多人知道,仍然有人愿意站出来以真面目示人,从以推动运动发展,寻找更多突破点。现时的社会氛围下,警队与抗争者仿佛身处平行时空,互不理解。对曾于2015 年雨伞运动后任职警员一年的 Canaan 来说,除下警察制服、加入抗争者之列并没有经历太多挣扎。但当往日的百多名前同袍好友,于运动后骤降至只剩下 3、4人,Canaan 坦言心痛如失恋。或者坚持自己的信念,总要背负后果,而在友情与公义之间,Canaan纵然难过,但仍希望自己可站在公义那边。稍后有更详尽文字报道。ㅤ《立场新闻》直播专页:https://live.thestandnews.comInstagram:https://instagram.com/thestandnewsTelegram:https://t.me/thestandnewsTwitter:https://twitter.com/standnewshk订阅每日文章精选:https://bit.ly/standnewsdigest报料电邮:report@thestandnews.com报料Telegram:t.me/standnewsreport支持立场新闻:https://mystand.thestandnews.com

Posted by Stand News 立场新闻 on Sunday, January 5, 2020

Canaan此前在接受《洛杉矶时报》访问时,同样没有蒙面,并直视着镜头拍照。

他说自己的现职是教学助理,在转投抗争者行列后,多少个周末,他在街头与前同袍们相逢对峙。

他批判警方的暴力、不专业,及犯错却能逍遥法外。对警队上司回应示威的做法“深感疑虑”,因此他决定站出来受访。

Canaan 透露,目前多名前同袍在前线工作,新扎警员在数年间成为了防暴警察。过去多个周末,他与前同袍在街头相逢,但是彼此的身份角色已不再相同。他与抗争者站在同一阵线,渐渐明白警方如何失信于市民。

他曾经目睹警员挥棍打向抗争者,此情景亦令曾经接受过训练的他感到畏惧。

他忆述,学堂教导警员必要时,只可以使用最低武力。根据警方内部训练指引,当警员面对“主动攻击”,方可出动警棍,但是近月的情况远超于此。

眼见公众不满日益增加,连月来Canaan 多次劝说警队朋友离职,但是终究未能成功劝退一人。有人明言,丰厚的加班津贴是让他留在警队的原因。

Canaan 迫得愈紧,朋友就愈退缩。大部分的前同袍都不再回复他的讯息。

他认为,市民对警方的不信任日益发酵,而部分人其实是知道警察做得不对,但他们为了生存而噤声。

据港府去年底的文件披露,在过去半年,发放给纪律部队逾时的工作津贴总开支约达9.5亿元。

1月5日,港警无差别拘捕上百名游行抗议的市民。且逼迫民众跪地及双手放头,如同对待战俘。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港警拒当炮灰萌退意

当然并不是所有警员为了生存而噤声。除Canaan之外,还有不少警员因不满警暴及拒当炮灰而萌生退意。

德国之声曾报导说,据警队消息透露,3万名香港警察中,近月站在前线的警察实质有一万多人,工作量大增之余,亦受到责骂与网络起底等压力;但警方的滥权滥捕,也令人质疑前线警察失控,使得社会弥漫仇警情绪。

不愿透露身份的警员Tom表示,他就是警队中少见的支持反送中的一员。自己支持抗争者争取5大诉求,甚至曾低调参与过游行。然而,在体制内却有口难言,如果讲出不同意见就会受压,或与你切割,指责你。

他认为,反送中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警队也是被政府摆上台。面对警队内部绝大部分人支持建制,而自己理念不同,Tom感到意兴阑珊,打算辞去警员工作,甚至萌生移民念头。

另一名警员Peter在警署负责后勤执法工作,赞成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面对当前困局,作为警员也产生无力感,整场风波源于政府处理不当,却让前线警员成为箭靶。他也打算辞职。

曾在警队工作了11年的前女警邱汶珊因不满警队暴力已经辞职。

邱汶珊说,部分警察已经失控,警方使用了过分的武力。很多画面中,警察身上很多装备,一出手就可以随意抓到那个人,人都站不稳了,你还要打他,太过分了。

去年6月16日的200万人大游行,邱汶珊被派到现场监视抗争者,抗议者从她身边经过时大声地叫她“黑警”。那一刻起,她开始觉得自己可能“站错了阵营”。

更令邱汶珊失望的是:7月21日,一群身穿白衣的暴徒在元朗火车站无差别地殴打抗议者,而警察——她以前的同事们,就站在一旁。同月,邱汶珊辞职离开警队后,转战区议会选举并胜选,她表示将在新的平台继续为市民服务。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