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武汉当局称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萨斯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7日讯】【今日点击】(3662-1)

提要
武汉当局称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萨斯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昨天在金球奖,昨天晚上金球奖,金球奖里面呢出了很多,主要是有澳大利亚演员,他就谈到了澳大利亚大火。那我突然想起来在推特上,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因为跟澳大利亚的人联系不多啊,还是怎么样,它并不像加州大火时表现出来的,在推特上那么那么,就消息那么多。确实澳大利亚大火呢好像在社会中,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很可能因为它是在南半球。但这大火的本身昨天看到推文说,将近5亿只动物被杀掉,已经死掉了5亿只,但是那个消息比较,稍微比较这个靠前。那我看过那个消息我就觉得蛮害怕,然后蛮恐怖蛮害怕的。

然后另外一个看到的视频,就是整个澳大利亚是在火海中,很难说它怎么救援,很难说它怎么救援。因为它,你比如说在一条线着火,不是,它是整个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本身的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物种是特别的,它不同于其他大陆,它跟其他大陆完全不连的,它的物种完全是特别的,它的环境也是特别的。那澳大利亚人同样是从欧洲过去的,他不是当地的人,澳大利亚本身的整个的生态环境,跟我们中国包括非洲、包括亚洲、欧洲、北美,甚至包括南美,全都不同,这是一个很特别很特别的一个地点。而且它的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古老性。澳大利亚的物种都是相对古老的,就是像我们,你比如说中国北方通常说的银杏,银杏树有人说是有40多万年的历史,那就叫活化石嘛,那是比较古老的。

如果在一个古老的土地上,有着完全特别的物种,而且它的物种的本身具有时间的延续性,当爆发这么大的大火,没人知道它怎么来的。其实有人说是放火,那现在很难说是不是放火,有点儿像去年的在加州的大火一样,有点儿像。那它在这样大规模的,其实在摧毁著澳大利亚的整个环境,甚至你可以说,摧毁著澳大利亚的古老的物种。那意味着什么?这是我个人想到的,所以突然意识到,在预言当中的,很多的有一些灾难的说法。英国的那个预言,就是叫汉密尔顿那个人,那个人他没有预言到,他是从去年预言到澳大利亚大火,但他并没有说今年。但是烧到现在呢,那火是从去年烧过来的,烧到现在呢给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就是毁掉曾经在地球上有着悠久环境,悠久历史的东西。也就是说人居住的环境,已经开始遭遇到了不可名状的,这种巨大的天灾,但人们没有意识,大家比较注重自己的东西,没有意识。

武汉当局称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萨斯

那与此同时,在武汉出现的不明的有点像瘟疫,不明的这个肺炎吧,在持续的从昨天到今天,在持续的一种扩张式的这种散发。武汉当局发表声明,不明病毒性肺炎不是萨斯,它声明既不是萨斯,就不是萨斯、不是非典,也不是中东流行的一种感冒,也不是病毒性感冒、流行性感冒。还有一种叫什么腺病毒(石涛口误),它说都不是,但是呢它公布了最早的患病时间。最早的患病时间12月12日,它现在大概到了昨天的时候,它公布有已经就是59个人染病, 7个人严重,但是这个数字是有跳动的,相当跳动。而最晚的它收病的,收来的病人是12月29日,那我们看到的消息是12月30日。也就说最早染病的12月12日那个人,他在外面一直晃荡了半个多月,然后才出现集体性的这种爆发。

所以围绕着武汉,它主要把这些人关在了叫金银潭医院,武汉最大的传染病医院,在它的南楼分隔了三层。那所有医生都是这种重装备,严重装备,就是完全就像我们电影里看的那些,像有鼠疫啊、病毒啊,完全是那种装备,就是全封闭的装备,带着氧气罐。那如果医生是这么做的话,它也就表明他面对的,现在的在武汉发生的麻烦呢,到现在它搞不懂是什么。所以我刚才节目类比了,就是在澳大利亚出现大火,也没人明白那大火是怎么来的,为什么烧成这样,不知道,所以这是一个麻烦。

1月5日武汉市宣布,不是流感、不是禽流感、腺病毒、非典,也不是中东呼吸综合症,爆发于上个月。让人们想到是非典,传染性极高,当时在中国、香港和其他地区,700多人死亡。中国国家的健康委员会已经派员去了,而且已经去了一个星期了,动用了国家级的试验机构,国家级的所有设备,它没查出来,它没查出来。那也就是超越了现在的,中国大陆的医生的认知水平,世界卫生组织并没有为此颁发旅游禁令,我们也没有看到,中共国跟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也就说它并没有邀请,西方其他国家的专家到武汉去会诊,它没有。所以拖了这么长时间,它又不去会诊,到底意味着什么?

香港,香港大学的有关传染病医院的专家,香港大学的这个,什么传染病医院的控制中心的总监,同时是香港政府的这种传染病病情的控制总监,他认为已经处于一种爆发阶段,状况类似非典,而应该是出现了人传人的状况,应该是出现了人传人,但是武汉是否认人传人的说法。而他认为是透过空气传染,而且避免去那些他叫湿街,香港人叫湿街,我想湿街就是海味喽,海味跟野味,

这应该叫湿街。所以如果是不明肺炎,提醒大家在9月分,同时在9月分发生的 9月底10月初,在内蒙古发生的黑死病对吧,肺鼠疫。

第一个染病的肺鼠疫的人,是在自己家门口,家的边上挖湿地,在湿地里面有黑死病病毒,他就挖湿地那种湿气他闻了就染病,那是第一个。到现在没说他们怎么样,然后他太太被传染。那紧接着没多久出现第三例,距离他100多公里 150公里,那个人打了一只兔子,野兔子,他剥了兔子的皮然后他染病。所以这是我们当时在节目中说了,兔子吃草 一定是在湿地,那草才会肥才好。所以都出现了类似当初的肺鼠疫,是跟水有关,那我们现在看到在武汉同样跟水有关,在武汉海鲜城同样跟水有关。而对比之下在香港出现了,已经出现了16例 17例,而且就这一天出现了8例,都去过武汉但没有去过海鲜城,他们的症状去过武汉没有去过海鲜城。那这里的问题就出现了,现在已经不是海鲜城的问题,而是整个武汉市,武汉市的武汉的普通居民,应该是有问题了。那些人都没有去过这些地方,甚至有人都没有上街,他怎么会染病?

在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时讲:武汉跟香港两地处理的手法不同。香港吸收了当年非典时的教训,29日从武汉返港的中大的女学生,4日发病 到仁安医院求诊被拒,后来转入到香港的政府医院。香港卫生署表示,20岁,星期日入院,患者曾有发烧、咳嗽,那发病前14天到过武汉。给她转到威尔斯亲王医院进行治疗,表明感染了叫腺病毒和冠状病毒,但不是肺炎。这个消息其实是刚刚不久发出来的消息,但是现在看到的在中山大学,又出现了另外2例。中山大,因为大学开始复课开始上学了。

香港卫生署把应变的级别提高到严重,将武汉不明肺炎定性为,对公共卫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你看到香港政府它贴出来,曾经被怀疑成武汉不明肺炎的人,1 2 3 多大年龄?在哪儿染病?住什么医院? 现在如何?它有一个明确的表格。而在武汉市在中国大陆却完全不同,中国大陆的媒体是不许报导的,而只政府公布,完全是按照政府公布的内容去说,没有任何评论、评价。这中间处理的手法,基本上就跟当年非典的时候,处理的概念是一样的。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