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新年警示作恶者手下留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年伊始,中国以杀人开年,不是恐怖袭击,不是政府开刀铡人,而是仇杀。杨州一位被强拆房子,又蒙冤入狱的村民出狱后在元旦,持刀杀了村书记的女儿,砍伤了二名挖掘机司机的家人后自杀身亡。

事情要从5年前说起,当事人彭在林是养猪场主,当地政府强拆他的房子,老父为此摔了一跌而死,母亲上访被截访后气急身亡。他向政府讨说法,结果以扰乱公共治安被判3年。去年5月出狱后,再向书记讨说法要求赔偿无果,他的妻子也向法院网站写了信,也无回应,于是起了杀性。很可惜都没有杀到当事人,杀的是家属。村支书的女儿一直在外读书与此事无关,挖掘机司机是工作,他们的家人更无关此事,应该说是滥杀无辜。但又是谁把当事人逼到失去理智而滥杀呢。很显然直接关联人是支书,以及公安,检察,司法,政府,共产党。

这起杀人事件是一步一步逼上梁山的,拆了人家的房,毁了人家的业,又逼死了父母,这是夺财之恨,杀父之仇,自己有蒙冤坐牢。即使如此当事人彭在林还是坚持讲道理。他出狱后,妻子给法院写信,他自己向书记讨赔偿。如果法院关注一下,如果书记给一点赔偿表示一下歉意,事情也不至于发生。但是对于法院来说,对于书记来说,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彭家的地方,在他们看来,强拆也好,判决也好都是按政策在进行的。之于他父母的死,又不是他们打死的更与他们无关。在这个事件中这些涉案人哪怕稍稍有一点点儿良心,事情就可以避免,但他们以冷酷把当事人活活地逼人绝路,只有以杀一了百了。

必须一提的是,就在血案前不到的一个月的2019年的12月11日,最高法院政治部主任马世忠到杨州法院系统调查,但并没有对彭在林一案顾问,如果顾问一下的话,此案就不可能发生。可见这种调研完全是花样文章。司法系统不是官官相护,就是以下瞒上,或者根本就不觉得这是一个冤案。司法是为政府服务,为政府背书的,特别在拆迁问题上,既是国家的发展,又是地方的财政,更是村委的收入。国家副主席王歧山曾经说过:我们要感谢那些拆迁人员,他们虽然野蛮了一点,但在为国家作贡献,如果我们现在不拆,放到将来成本为更高。有中央领导的背书,下面的干部自然无恶不作。

彭在家强拆血案,是中国每年发生无数血案中的一起。恶官酷吏在你们对弱者下手前,不但要为弱者想想,也要为自己与家人想想,为他人留一条活路也是为自己留一条活路。我们再把此类乡村小案推比到国家的大案上来;对新疆的维族人,对西藏的藏人,与社会的弱势群体,维权人士下手时都要为他们,也为自己为家人想一想,不要把他人逼到绝路。中国老百姓是善良的,好欺的,但一当逼到绝路也会杀人,俗话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彭在家新年血案提出警告,中共官员们你们好自为之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