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情报系统的先天缺陷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8日讯】自称中共情报人员的王立强向澳洲安全部门投诚,引发全球关注中共情报系统的庞大和隐密。但评论人士分析,由于中共的意识形态,导致情报系统存在着“先天缺陷”。

中共情报系统在外人眼里显得神秘而复杂。不过,近期中共对香港反送中民意,和区议会选举的重大误判显示出,这个情报系统有时并非那么精准。

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情报系统和民主国家的情报系统有什么不同?

《中共间谍活动:情报入门》一书的作者,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办公室副主任孟沛德(Peter Mattis)在近期的新书发表会上,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以及党媒对香港反送中抗议的说辞举例分析。

CECC办公室副主任 孟沛德:“他们把所有的干扰都描绘成来自美国的黑手。我们经常以为中共这样做是因为某种偏执狂,但这实际上是其意识形态系统的逻辑产物。中共称它对历史趋势具有独特的把握,那是一种理论,可以为他们提供独特的政策见解,以制定科学的、适应时代潮流的政策。然后如果哪里出了问题,那不是理论,也不是科学,也不是分析(出问题),肯定是有人犯了错。这样的心态促使情报部门从本质上提出偏执的问题。”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分析,这种偏执是由于“一切都是党来领导”,“理论先行”的中共模式造成的。

时事评论员 唐靖远:“一切党的系统中的机构它做事情,首先要按照意识形态那套理论来做事。而且,这套理论它还不允许被质疑。而且还要反复的洗脑宣传为它是永远正确的。所以它在客观上会表现出的一大特征,就是中共它遇到了任何的麻烦矛盾的时候,它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如何解决问题,而是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唐靖远分析,中共意识形态对情报系统的影响还包括,它不像普通国家自下而上的搜集、整理、分析信息,最后得出结论并且制定政策,它很多时候是反过来“自上而下”的。

唐靖远:“就是先由上层、高层来拍板决策拿出方向了,然后他再下达命令,让下面的间谍去寻找相应的证据。”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荣誉讲师袁弥昌之前对新唐人记者表示,这种领导模式下,中共的香港情报系统不敢讲真话。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荣誉讲师 袁弥昌:“就算明知(建制派)他会输,也不敢去写他是输的,因为政治上是不正确的。你可能会丢官,可能会降级。没人会做这样的傻事。”

《金融时报》10月中旬的报导引述一位已经与中共打交道近30年的美国高级官员的话说,他最近访问北京时感到震惊,因为上层听到的是下层传递上来的假消息,就连政治局级官员的简报也是如此。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共目前的执政策略更加僵化。

时事评论员郑浩昌:“不是有内部人爆料说,高层定调了‘新时代’后,国防科工委的外派情报机构都跟着叫‘新时代’、不敢改叫其他名字吗?这就是体制僵化的体现。从王立强揭示出来的中共情报运作来看,它虽然渗透得很猖獗的,但并不是一个很规范的体系,问题是很多的。”

唐靖远:“这个并不是说那些搜集情报的间谍都太笨,或者说是所有人都联合起来用假情报去欺骗高层。而是这个体制它自己就在逼迫人去制造假情报。这是这种共产体制的先天缺陷,就是政治挂帅的一个必然结果,这个是无法克服的。”

香港资深传媒人程翔9月对《信报月刊》表示,中共情报人员报告交上去得经过层层筛选,过程中,任何尖锐的意见都会被磨平。例如报告原本写“香港问题成为我们面对的一个新挑战”,到了第三关,“挑战”两个字不能用,被改成“课题”。根本无法如实反映香港情况的严重性。

采访/常春、梁珍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