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芳:“依法治国”下的强制采血

在冠冕堂皇的“依法治国”口号下,中共对民众人身权利的侵犯,监控手段的运用却越发登峰造极。摄像头星罗棋布,大数据,人脸识别,姿态识别等技术的滥用,强制采集个人信息等行为屡见不鲜,甚至出现强行采血的疯狂行为。有法不依,执法犯法的行径,在这个中共号称“人权最好时期”在不断上演。下面我们就一起看看看明慧网近期登出的几个对法轮功学员强制采血的事例:

1、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壕子口派出所警察恶行

近日,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壕子口派出所警察唐建(音)和一网格警察,又对家住壕子口火车站附近的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邓兰英、王淑华等上门骚扰。唐建暴力拉开挡在卧室门口的邓兰英,强行进入其卧室,翻看、拍照。

曾经在二零一九年九月期间,壕子口派出所伙同内铁社区人员,对家住壕子口内铁社区的好几名法轮功学员强行采血,其中邓兰英、王淑华也遭到强行采血。警察唐建就是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强行采血的人员。

2、山东东营市教师孟昱被警察强行抽血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山东省东营市女法轮功学员孟昱,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上午被强行绑架到东营区公安分局黄河路派出所,被非法拘留五天。此期间,派出所警察张广焕等对她暴力相向,还把她送医院强行采血。

孟昱在自述事情的经过中说道:我叫孟昱,四十九岁,是山东省东营市胜利七中的老师。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上午,因不明真相的路人举报,被警察强行绑架到东营区公安分局黄河路派出所。

他们想要采我的血,我大声喊:“师父救我!”我的双腿被他们的身体固定住不能动,左臂被很高的警察拧到身后无法直腰,右手臂被三个警察拽著,手指被拽开,用针刺了我的食指和中指,他们说挤不出血来,手指都是白的,然后又在我右手小手臂处扎了一针,依然没有血,他们就不停地拍打我的手臂,还是没有一点点血。张广焕恶狠狠地说:“到医院抽她的血。”

大概在下午两点我被强行绑架至东营市人民医院。一进医院,我就开始大声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有些病号远远地围过来听,而张广焕和另外两个警察他们一直低着头不说话。接下来要抽血,张广焕说:“你配合点,否则很难看的。”我说:“不是我难看,是你们难看。”因为我一直不配合他们,抽血时,张广焕突然打了我一拳,从下巴一直滑到鼻梁,听到喀嚓响声。我下意识的去捂鼻子,脱口而出:“我要投诉你。”这时他一下子猛拽我的手臂,窗口里的那个大夫借机抽走了我的血。现在一个星期了,手臂上还是青紫一片。

3、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刘珍花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刘珍花讲真相救人时,遭人恶告,被榆中县定远派出所五、六个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被强行采血、按手印,然后被劫持到榆中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了五天。

4、贾旭遭强制采血迫害,并被江西理工大学无理强行解聘

贾旭,男,三十一岁,江西理工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工程与自动化学院实验员。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至十时许,赣州市公安局章贡分局国保大队的仲航,伙同其他几个警察非法闯入贾旭家中,将贾旭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行政拘留。贾旭的妻子就职于江西理工大学外语外贸学院,也被骚扰。贾旭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回家后,国保警察仲航几次三番电话骚扰贾旭及其家人,强制要求贾旭去派出所。六月十三日,在解放派出所,贾旭被国保盘问,并被强制采血迫害。江西理工大学校方因贾旭修炼法轮功,以所谓的“思想品德”考核不合格为由,无理强行解聘贾旭。

中国法律明文规定公民人身权利不受侵犯。警察对公民强行采血,强制采集个人信息的行为实为无法无天,其行径已触犯法律。同时,中共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使其“假、恶、斗”本质暴露无遗。古语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法轮功学员通过二十年和平理性反迫害,使得真相迅速传播,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民众了解了事实,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同时发出了强烈的正义之声,反对中共活摘人体器官,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对迫害人权的恶棍实施制裁。

中共内外交困,不择手段地加强对民众的监控,更暴露出其末日的恐惧心理。其所作所为,因严重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愈发不得人心,严密监控之下,却民心尽失。目前,已经有三亿四千多万的民众退出曾经加入的党、团、队组织。在此奉劝体制内的人员,中共已走向穷途末路,而你的路将如何选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