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亡党声弥漫中共内部 暴政难逃历史规律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9日讯】过去一年,对中共当局来说,可以说是多事的一年。包括香港反送中抗争持续、美中贸易前景难料、新疆再教育营文件曝光、间谍案丑闻等等。跨越2020年,内外交困的乱局仍在持续,中南海也陆续出现亡党之音。

去年底,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发表文章,谈到了中美关系的现况,他指出过去400年来的世界历史已经清楚说明,大国竞争和冲突的关键时刻,最终获胜的大国常常不是高度的国家主义。

今年1月5号,网媒《香港01》刊发了中共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党委书记房宁的专访。报导说,一个政党和政权随着执政时间延长、各种社会矛盾积累以及自身懈怠,有可能会逐渐瓦解,这是个规律。

前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 游兆和:“我觉得主要是中国大陆体制内的学者,他们还是接受采访,撰写文章表达他个人的认识。我觉得这些认识还是比较稳定的,跟那些中共官方无耻的宣传相比,那还是很冷静有一定分析,同时还能看出一些问题。这个也说明大陆体制内的专家学者,他们对中共也丧失信心了。”

根据房宁的分析,中共能否跳出历史周期律,关键要看实践,至少目前最高领导人有很强的危机感。前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游兆和认为,房宁这番话既是敢言也是幻想。

游兆和:“通过这些采访评论,我看到中国大陆这些学者,他还是在某种程度存在着对中共的幻想,还对中共幻想希望,为什么会有幻想希望,我觉得主要是大家对中共本质还是认识不清。共产主义上百年、一百多年的实践,造成血淋淋的残害社会的事实,都是明摆着的历史事实。同时,我们也知道,这个实践是表现在本质上,你要从本质上看共产党,共产主义,那么它的本质不就是专制腐败吗?”

从《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巴黎公社的出现,到苏联、中共等共产党政权的建立,共产主义思潮曾泛滥一时。百年来的历史显示,共产红潮所到之处,伴随着战乱、饥荒、屠杀和恐怖。

在共产主义逐渐被瓦解的今天,还是有人在讨论如何避免“人亡政息”。

旅美时事评论员 郑浩昌:“危机感是‘香港01’说的,房宁根本都不敢说这个词,这种御用文人说话似是而非、处处回避实质问题。房宁,说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有了党的作威作福,哪里还有人民当家的份呢?这两个根本就是矛盾的。”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前主席 刘青表示,房宁敢公开站出来说共产党死亡这个话题,这一点还是比较诚实的。但是,他又提到领导人要有危机感,要跳出规律,这一点又不够诚实。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前主席 刘青:“一方面看到死亡是必然的,一方面又希望能够逃脱这个死亡规律,能够长期延续下去。但是这种情况不是个人意志,不是一种美好幻想所能够实现的。尽管他们把本应该对待国家安全、国家危机的军队,来对付中国民众,采取大量的维稳经费,维稳经费超过国防预算。他们想完全依靠暴力镇压,依靠欺骗,依靠让受益者来拥护和维持他们的统治,这种东西即使可能能做到,但是想长期维持下去,那只是一种幻想。”

刘青认为,不管哪个政党、组织或群体,都有兴起衰败和死亡的自然过程。

刘青:“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一般专制政权都是暴死,而共党政权我们目前看到,凡是死亡的都是暴死,还没有什么和平转型。波兰算是一个比较例外的情况,波兰贾鲁塞斯基(Wojciech Jaruzelski)采取了一个过渡的过程,但是仍然是在社会强烈的革命或者是社会强烈的反对,和进一步暴力运动中,他才妥协和采取这种比较减少社会危害,减少社会损失,减少死亡的措施。”

评论认为,如果中共不放弃它所建立的党领导一切的红色恐怖政权,那么历史周期律将在共产党身上再度验证。

采访/常春 编辑/黄亿美 后制/ 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