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美中贸谈第二阶段上路?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11日讯】【新闻看点美中贸谈第二阶段上路?关税或成常态/刘鹤赴美双重任务 唯关税免不了(2020/01/10)(总第500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默,中方终于公开证实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时间地点。昨天(1月9日),中共商务部宣布,中共副总理刘鹤将于13-15日前往华盛顿,在白宫签署协议。对于第二阶段的谈判,中方又是无可奉告。

不过同一天川普表示,第一阶段协议将在15日签署,“也可能会稍晚签署”。他说下一阶段的协议谈判“马上开始”,但是任何协议都要等到美国总统大选之后。

从两方的说法来看,虽然即将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但是贸易战仍然在继续,关税并不会完全取消。有体制内学者认为,美方不仅是要北京让步,而是要推翻中共政府。

第一阶段协议15日签署

川普昨天在白宫表示,双方第一阶段协议“将在1月15日签,也可能会稍晚”。他强调这是一个“重大的协议”,“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数字,在协议中占很大的百分比”。他指出“差不多都是为了农民”。

稍早前中方表示,应美国邀请,刘鹤将在13-15日前往华府,与美方签署第一阶段协议。

知情人向华尔街日报透露,刘鹤将率领一个10人代表团访问华盛顿。包括中共商务部长钟山、中共央行行长易纲等。签字仪式目前订于美东时间下周三(1月15日)上午11:30在白宫举行,估计将有大约200人出席仪式。

中方宣布举行签字仪式的消息,意味着华盛顿与北京之间,已经解决了大部分剩余的翻译问题。

根据美方之前透露的协议情况,中方可能要大幅增加对美国农产品和其它商品的采购,仅农产品的采购就有400-500亿美元。同时中方要进一步开放金融业,不会操控人民币贬值而增加出口,并且要更好的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

而作为交换,美方取消了原定去年12月15日生效的、针对大约156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新关税。川普政府还同意把9月1日生效的对12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15%的关税税率减半。

专家:关税将是美中贸易的“永久特征”

目前看,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署应该是十拿九稳了。不过,第二阶段的谈判,似乎情况有一些变化,中方表示“没有情况可以通报”,川普也说“需要一点时间”。

同一天川普在谈到了下一阶段的谈判情况时表示,“可能想等到大选后再完成它”。川普说“因为这样做的话,我们(美国)实际上可以达成更好一点的协议,甚至可能是好很多的协议”。随后在推文中他又强调,在2020年11月以后签署,“能使协议好一点,或许更好一点”。

川普对下一阶段谈判的最新说法,与之前是不一样的。他此前表示,会在某个时候前往北京,开展第二阶段贸易协议谈判。但是这次川普并没有提到要访问北京的计划。

从川普改口这一点来分析,双方对下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分歧可能仍然很多,甚至美中关系可能有很多麻烦。

也就是说,下一阶段的协议,至少要拖上将近一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当中,或者说在达成完整协议之前,关税都将一直存在。

关税有可能成为“美中贸易关系的永久特征”,美国塔夫茨大学助理教授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在文章中说的很明确。

他在《外交政策杂志》撰文中解释,川普曾自称“关税人”,就算他未来不想再使用关税手段,他也没有办法回撤已经实施的大部分关税。北京并“不愿意进一步屈服于川普”,“期望北京作新的让步不明智”。而如果在北京没有进一步开放市场的情况下削减关税,美方“将面临深深的遗憾”。

他甚至认为,川普之后的美国总统也不太可能取消关税。在这个“怀疑中国(中共)的时代,取消关税是一个冒险的政治举动”。

贸易战可能“卷土重来”?

华府国际顾问公司总裁叶望辉(Stephen J. Yates)对美国之音表示,并不清楚川普所说第二阶段马上开始是如何定义的。他直言“美国大选之前,很难相信中国(中共)会签署第二阶段协议,更不相信他们会落实一个更大规模的协议”。

大陆一些经济学家们认为,未来两年从美国进口2000亿美元商品“几乎是个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香港金融服务发展理事会理事、清华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秦晓在纽约一场关于中国经济研讨会上表示,“对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的承诺是不可持续的”。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峯指出,今明两年2000亿美元的额外采购“非常困难”,意味着竟比去年(2019年)的进口量增长70%以上,“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港交所主席李小加认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不是大问题”。

我们假设中方“买买买”能够兑现,但需要指出的是,缩减贸易逆差并不是川普关税制裁的主要原因,贸易逆差只是一个诱因而已。

美国的核心诉求是,北京必须改变不公平、不道德的贸易政策和行为。也就是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所指出中共经贸政策中的“七大致命结构性罪恶”。其中包括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停止强迫技术转让、停止网络攻击、停止在美国倾销产品、停止对国企的政策倾斜和补贴,以及停止操纵人民币汇率和向美国输出毒品芬太尼。

依照纳瓦罗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观点,北京在这七个方面要做出切实改变。

安德思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对BBC表示,莱特希泽和纳瓦罗都是著名的鹰派人物,在美中贸易谈判中起著主导作用。特别是川普,“几十年来一直是贸易上的鹰派”。

他明确表示,如果第一阶段协议确实忽视了美国发起贸易战的最初原则,那么在川普“成功连任”之后,“贸易战可能卷土重来”。

没人喜欢中共

被称为“中国(中共)顶级对外政策专家”的贾庆国昨天对南华早报表示,虽然将要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但美中关系“依然麻烦重重”、“逐渐恶化”。

在昨天“2020年地区展望论坛”的演讲中,这位北大国际问题学者表示,华盛顿的要求是“过分”的,令中方官员深感接触“没有用处”。他以美方拒绝向中方出售芯片为例,说美国人是“以咄咄逼人的姿态”,对中方发起了“高科技战”。迫使中方不得不研制替代产品,两国贸易关系肯定因此受到影响。

他直言,“中国(中共)的耐心正在耗尽。美国所希望得到的不仅只是中方的让步,而是要推翻中国(中共)政府,遏制中国”。

不过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美国从来没有说要推翻中共政府,美国只是让中共改变不公平的贸易政策,追求对等公平的贸易。而中共自从加入WTO后,一直在钻世贸规则的空子,完全无视全球贸易秩序。而且它利用盗窃来的高科技,反过来向西方国家渗透,严重威胁著美国和其它西方自由国家的国家安全。同时又利用高科技,对本国民众实施监控和压迫。中共的这些行为,都与普世价值严重对立,没有人喜欢它。

唐靖远表示,不知道川普政府是不是有“推翻中共政府”的想法,但是他们所实施的对华政策,的确在起著这样的作用。或许不久的将来,人们就会看到这一幕。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