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政局——三病缠身 死前丧智

2019盘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9,中共是火上烤的一年,被烤得神志不清、惊慌失措、奄奄一息,政局全面恶化:草木皆兵,“向左转”浊浪拍岸,社会控制极端化;当局左支右绌,进退失措,几近丧失决策能力;强化“党领导一切”,刀光剑影之间,内斗呈现新态势,已末路不远。

上篇讨论了中共社会控制极端化、暴力镇压倾向高涨问题,本篇讨论中共三病缠身、死前丧智问题。

中共的生命力早就丧失殆尽,标志是“改革开放”之死。丧失了现实应对能力的中共,只得向“毛时代”不断龟缩,以强悍之姿掩濒死之质。纵观2019年,应对经济下坠、中美贸易战和贸易谈判、香港危局这三大问题上,充分表现了中共的死前丧智。

第一、经济下坠:恐慌症

自2011年开始,大陆经济增长率持续下跌,从之前30年的近10%跌到2019年的6%左右(官方数据,实际情况更惨得多),普遍认为2020年继续下跌,或为“保4争5”。下跌到哪才是个底?中共也不知道,尽管不断出台“新词”,比如“三期叠加”、“新常态”、“供给侧改革”等等,实际束手无策,惶惶不可终日。空喊“六稳”,实则“六不稳”。

保经济增长率是中共经济政策的核心。其真实用意是保财政收入,保政权稳固。差不多10年了,中共都解决不了经济增长率持续下跌的问题,这不仅标志着中共经济政策的破产。也表明中国经济的慢性死亡。为什么走到这一步?核心原因是中共的体制问题、政策问题。中共不停地喊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殊不知所有掉进“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百分之百都是体制问题。中共“改革开发”早已死亡,多年来的假改革开放,一跳不出意识形态的桎梏(“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扶持“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做优”),二打不破利益固化的铜墙铁壁,年年干叫“壮士断腕”,实际就是等粉身碎骨那一天的到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周期性、外部性的问题。

2019年中共有两项措施倒显得颇为特别。一是打着“乡村振兴”的旗帜,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大力推动“二次集体化”(一般估计,农村集体资产大约10万亿人民币),全面取消或放宽户籍限制,加快“合村并镇”;这是试图把农村作为中国经济的“压舱石”(详见笔者《中共正在制造农民的燎原大火》一文)。二是加快开放金融业,取消QFII和RQFII投资额度限制,修订《证券法》,继“沪港通”、“深港通”后又开通“沪伦通”(即上海证交所和伦敦股票交易市场的互联互通。不过据路透社今年1月2日独家报导,由于中英政治关系紧张,中共暂时叫停沪伦通),吸引到了国际三大股指纳A落地等等;这是试图捆绑华尔街和国际金融资本,抵制中美贸易战的战略影响。

这两项措施的影响将是全面和深远的。中共火烧眉毛,顾不得许多,匆匆出台,气数将尽,尽显无遗。

第二、中美贸易谈判:抽风症

自2018年12月川习会召开后,贸易战经历四大回合,期间爆发两次升级,战况激烈,2019年12月13日,美中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在一年多的贸易战中,美国经济一直保持强劲,就业市场火爆;相比之下,大陆经济增长创下57年新低,供应链国际大转移。这也标志着,中共自加入WTO以来的近二十年的相对宽松的国际环境,在2019年发生根本改变。

贸易战本身并不稀奇,美国和包括盟友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打。稀奇的是中共的反应方式。

当初,中共误判贸易战打不起来。陆媒高调宣称: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已经5次对中共发动类似的贸易战(301调查),都以和解告终,并且从未超过一年;而在贸易战期间,中国对美出口甚至不降反升。如今,中国早已坐稳全球最大工业国的位置,制造业水平更是全面升级,川普的贸易战,最终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还真就不同。因为川普不同于老布什以来的历届总统。贸易战不仅真打起来了,还不断升级,中共虽负隅顽抗,却免不了节节败退,终于被迫签约。参与谈判的美方高级官员表示,这是史无前例、具历史性涵义的里程碑,迈出了美中谈判最困难的一步。对于北京来说,与华盛顿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带来的喘息空间,可能只是昙花一现,且中共未来的谈判之路恐将更为崎岖。

2019年中美贸易谈判,中共两次抽风。经过6轮谈判,至5月初,中美接近达成协议。但是,中共突然对谈好的协议内容的90%以上反悔,激怒川普,导致贸易战升级。这是中共第一次抽风。随后,6月底川习会达成共识,贸易战暂时缓解,但到7月底,中共口惠而实不至,贸易战再次升级,中共被美列入货币操纵国。这是中共第二次抽风。

兵临城下,10月10日到11日,刘鹤赴美谈判,达成口头第一阶段协议。但是,中共始终心不甘情不愿,几经暗中较量,包括川普将中美贸易协议与香港抗议活动相联系,以及川普宁可大选后签署贸易协议,这才终于12月13日达成第一阶段协议。

中共两次抽风的结果,不仅没讨到一点好,反而招致美方的猛烈打击,让步让得更多更大,真是自不量力、自取其辱。2020年更有好戏可看。

第三、香港危局:歇斯底里症

2019年香港风云突变,完全是中共自找的。2014年雨伞运动遭镇压以来,香港气氛极端压抑,中共却得寸进尺,妄想吃掉香港(“内陆化”),港人绝地反击,以反“送中条例”为导火索,民众民主抗争运动蓬勃发展、高潮迭起、激荡至今。中共的反应完全是歇斯底里。

其一,被经济下坠、中美贸易战搞得焦头烂额的习当局,应该是无意再烧香港这把火的,却被体制性的假情报误导与中共内斗掣肘,贸然地把火柴扔进了火药桶。

其二,在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后,当局如果稍有理智的话,援引2003年50万港人上街后撤销23条立法之例,顺应民意,取消《逃犯条例》修订,形势可能就大为改观了。但中共愚蠢到顶、嚣张至极,令林郑“如期”推进修例,这就引爆了6月12日的万人聚集立法会前力阻修例,港府将此定性为“暴动”,暴力镇压,引发全民怒吼,6月16日200万港人上街,而前日林郑宣布“暂停修例”的让步已远远不够了,港人“五大诉求”喊得惊天动地。

其三,习当局错失良机之后,中共本着其邪恶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详见《九评共产党》一书),镇压暴力不断升级,警黑勾结,并且颁布《禁蒙面法》,攻打大学;而港人绝不屈服,“合理非”与“勇武派”携手,抗争也相应升级,从“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到“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再到“天灭中共”,震撼全球。正是中共的残暴,才促成了美国香港人权法案的出台。川普政府把中美贸易谈判和香港问题相联系。国际社会大力声援香港民众。在巨大压力下,中共不敢断然出兵,只是在暴力镇压方式上做文章,这却只能使港人更加看清中共的邪恶,激扬港人的斗志,而不能使港人下跪。

其四,香港危机已如此严重,习当局却与现实严重脱离,并被涉港系统与假情报所愚弄,以致于11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泛民囊括了近9成议席,拿下18区中的17区控制权,香港的政治版图发生剧变。习当局被当头浇了盆凉水,才稍微睁眼看看现实,2020年伊始骆惠宁上场去替下王志明。

思路决定出路。如果习当局只是换汤不换药,那是没有出路的。这次习当局关于香港问题的思路上有两大核心错误:第一,“经济发展是解决香港今天所有问题的金钥匙”;第二,美国、英国、台湾等等是香港民众民主抗争运动的“幕后黑手”。这完全是逃避现实,不想香港问题,因为:第一,这次香港民众反送中运动的起因和诉求都是要抵制中共对香港法治和自由的破坏,与经济问题没有关系;第二,台湾不想成为第二个香港,国际社会不会容忍中共背弃的承诺、践踏“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全世界都已看明白,中共自身才是香港问题的元凶。

纵览2019年香港风云,不难判断,中共完全是自己给自己脖子上又套了个绞索。香港作为“天灭中共”的首战之地,已成为“新冷战”的最前线。

综上所述,2019年对中共来说,真是失魂落魄。应对经济下坠、中美贸易战和贸易谈判、香港危局这三大问题,臭招连连,神志不清,把问题拖进了2020年。但是,经过2019年一年困兽犹斗、垂死挣扎的消耗,中共已经是气息奄奄了,2020年魂飞魄散是逃不掉的命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