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特别节目:蔡英文大胜 北京又成输家 美中台关系如何演变?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12日讯】【热点互动】特别节目:蔡英文大胜 北京又成输家 美中台关系如何演变?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热点互动】特别节目,现在是美东时间1月11日晚。本次台湾大选,蔡英文以超过800万张选票,成为中华民国历史上得票率最高的总统。那么全球华人和各国都在祝贺,台湾又一次成功的民主选举。而许多台湾人则在网络上向香港民众表示感谢,外界认为这一次的选举结果也再一次显示中共的挫败。那么本期特别节目,我们特别邀请俩位嘉宾一起来点评分析本次台湾大选的结果,以及接下来美中台关系的走向。

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那么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人在台湾的美国艾德菲大学政治学教授王维正先生,王教授您好。

王维正:主持人好,嘉宾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下本次大选的一些最新的镜头。

蔡英文:“今天晚上,是属于全体台湾人的晚上,我们要谢谢台湾人民的勇气,我要谢谢台湾人民的坚持,各位,蔡英文守住了。我们一起守住了这块自由的土地,我们一起守住了这一个民主的堡垒。”

那下817万票数创新高,总统蔡英文向台下支持者致意,强调台湾人民在全世界面前再一次展现了尊严与自信,讲到激动处还数度哽咽,更表示选举之后,要大家握手言和,彼此包容。

蔡英文:“我也相信全世界的民主国家,以及很多的香港朋友,都会为我们今天集体的决定感到高兴,大家说是不是?”

蔡英文特别感谢年轻选民用各种方式返乡投票,是勇敢的台湾囝仔。

蔡英文:“我要特别感谢所有的年轻朋友,我知道有些人特地从国外飞回来,只为了投我一票。”

蔡英文更在国际记者会上呼吁北京当局,双方都有责任致力确保两岸的和平稳定。

蔡英文:“今天我要再一次诚恳的呼吁对岸当局‘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是两岸重启良性互动,长久稳定发展的一个关键。”

蔡英文表示民主的台湾不会屈服于中共的威胁恫吓,她更不会忘记她的承诺。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也感谢您,希望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跟我们谈谈您对本次台湾大选的看法。我首先想先请人在台湾的王维正教授介绍一下,王教授我知道您这次也是特地回台湾几天去投票,那全球华人看到这个台湾这样的一个选举,都是非常激动。跟我们谈谈您回去投票的一些感受,另外您对台湾这样一个大选结果,您有什么样的感想?

王维正:首先中华民国现在的选举法,并没有在不在籍投票这样一个规定,所以要投票的话必须要返回户籍所在地。那我的户籍所在地是高雄,所以我这一次趁著学校还没有开学之前,先到户籍所在地去投票。投票是当地时间1月11日,昨天早上八点钟开始,当天的天气非常好,然后各个票务所从一大早就很多人在排队,大家扶老携幼,可以显现出来一个民主的展现。

记取了2018年九合一选举那个选务的一些失误,所以昨天投票所以比较多一点,然后在每个地方等的时间就比较短一点。那我觉得这次能够回来行使这样一个民主的权利,我感到非常的感动,也觉得说这个是华人世界里面一个少有的光荣。至于说谈到这次选举的结果的话,我想我们等一下会有很多的时间来分析,我就先讲一下我个人的感受。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那横河先生我们来看看这样一个选举的结果,看到这样的选举结果,一个是您吃惊吗?还是意料之中?还是有任何跟您预想的不一样的地方,先请您谈谈您的感想。

横河:这倒没有,没有吃惊,因为这个是大部分,尤其在海外如果你能够得到一个比较正常的消息的话。

主持人:全面的消息。

横河:对,这个应该是可以预料之中的。因为这个转变风向是去年整整一年这个过程,不是说一天两天转过来的。所以说唯一可能出现例外的是最后几天,就是在投票的前几天出现非常戏剧性的重大事件来翻转,因为没有出现,所以这个趋势就很正常了,就是这个结果。

主持人:嗯,但是之前的民调,因为很多人觉得说民调也不一定准确,可能还有许多人民调中,甚至不一定告诉你的真实答案什么的,所以您觉得从之前的民调基本上是可以反映出选举的结果吗?

横河:基本上是可以反映出的,除非是一些,网上的东西你很难去用那个做调查。如果真正的民调的话,就打电话民调,或者是有你确定人的,确定调查的人是明确的话,那这个民调结果还是比较准确的。这个跟美国2016年大选不一样。

主持人:对。

横河:2016年大选实际上因为川普总统是个黑马,而且当时在美国有非常强烈的所谓政治正确的环境,所以很多人不愿意说他要投谁的票。在台湾这次投票没有这个问题,所以真实的民调,基本上是能够反映这个大的趋势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其实蔡英文的支持率并不高,是到下半年以后才逐渐逐渐升高的这个过程是看见的,而且这个过程也是通过民调来显现出来的。

主持人:是。

蔡英文大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谁是功臣?

横河:我相信台湾在这个问题上,她有外界干扰,但这些干扰没有达到可以这样子大面积混淆视听的这个程度。

主持人:那好,那我们来谈谈这次大选结果,我想先请王教授谈一谈,在您看来这样一个大的结果,民进党和蔡英文的胜利,是不是可以说的是一个大胜,那造成这样一个结果的最主要的一些原因您认为是什么呢?

王维正:是的,首先对于这个结果来讲的话,要分几个部分。总统大选部分的话,当然蔡英文她是现任者追寻第二任,然后第二任的话她得到了817万票,也是史上得票数最多的一次选举。那这个毫无疑问的是一个大胜,那么至于说韩国瑜的话,他的得票数比在2016年的朱立伦的话要多一点,所以说虽然还差了260万票。那当然这就是说基本上来讲的话,跟差不多三个月以来的民调的话都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以说所谓民调不准的话,我想这个没有什么科学的根据。

第二个部分是要谈到立委,立委的话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不分区的,另外一部分的话是区域代表,区域的立法委员代表。那么立法委员的话在不分区方面,就是台湾选民的第三票投的是政党票,这方面的话国民党跟民进党都只有拿百分之33点几,所以基本上来讲是相当的近,然后各自分配到13席。但是差的是在区域立委,民进党拿了48席,国民党拿了25席。所以最后的结果的话,民进党在立法院里面也是过了半数,所以我上次谈过这样的一个概念,自从台湾改变了选举制度以后,还没有发生过这种左右共治的现象,所谓左右共治就是说,总统是归一个党,然后国会里面多数的话是另外一个党。事实上台湾到目前为止的话,都是完全执政。那2020年的选举的话也是造成这样一个结果。

您刚才问到说主要的原因有哪几个,事实上在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之后,这个蔡英文政府受到一个重大的挫折,事实上的话应该是岌岌可危。但是我觉得有两件事情可能是救了她,一件事情的话就是习近平在去年年初,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上的讲话,显然为统一的话开启了进程。另外的话就是几个月的香港的反送中的大规模的示威,所以本来的话大选应该是注重民生经济,结果蔡英文把它重新塑造成,变成是一个顾主权,然后反中国的这样的一个诉求。那显然就是香港多个月的抗争的话,对台湾的老百姓有很大的影响,就想到说如果今天是香港的话,明天就是台湾,有这个所谓的亡国感;那我觉得这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的话,当然就是相对来讲民进党很早就团结了,国民党的初选的大戏然后到了初选以后的不团结的话。相对来讲就是在竞选上也输民进党输很多,我觉得这两个是一个是大环境,大环境有利于民进党,另外一个就是小环境,民进党它的竞选做得比较好。

主持人:我想快问一个具体问题,因为您刚刚提到您在高雄。高雄这个地方韩国瑜是市长,可是这一次高雄韩国瑜可以说输得特别惨,而蔡英文则是大胜。这又是什么原因?您的看法呢?

王维正:我觉得归根结底的话可能是一个,就说韩市长那时候虽然在2018年引起了所谓的韩流,然后光复了高雄市,30年没有国民党的市长执政,给人家一个相当好的憧憬。但是由于这个选举时程的关系,然后可能他(韩国瑜)自己思考的关系,就很快宣布要去竞选总统,总给人有一个感觉就说道德上的话说不太过去。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大的致命伤,另外的话就说我刚才有分析过,你看那个政党的选票的话,国民党跟民进党差不多。但是在总统选票的话,蔡英文比韩国瑜多了260万票,那这个显现了什么?就说很多数的选民,当然昨天天气非常好,然后我刚刚讲选务改进了,所以有助于投票率。投票率高达75%,这是近年来所没有的,那么出来了很多人的话,他们要选择一个候选人,在2个候选人都各自有优点也有缺点。要选的时候,一个是辣台妹可以捍卫台湾主权,另外一个是他被黑了很多,但是在道德上的话是不是对高雄市民,因为我也是高雄市民来讲,是不是有一个欠缺。才做了几个月而已就要去当总统的大位,那么这可能是一个多数选民选择蔡英文。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横河先生也请您谈谈在您看来,这次大选这样的结果,甚至一年前蔡英文政府甚至是被认为没有什么希望了。一年后这样大的翻转,造成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当然很多人也在说,是不是中共和习近平是最大的功臣,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横河:必须说的是这个翻转一定是中共有关系的。因为我看有这么几个因素在里头,这几个因素都和中共分不开。第一个因素应该就是香港反送中,因为反送中过程当中最关键的问题,还不在香港人的抗争,而是港府和中共怎么对应。

主持人:对。

横河:就这种非常残酷的镇压,尽管在中国大陆经常发生,但对很多台湾人来说他并不了解。

主持人:对香港人来说也不了解。

横河:我是说是因为台湾选举,那现在发生在香港,香港毕竟信息很流通的地方。另外台湾和香港虽然说有相当大的不同,但是它有一点唇亡齿寒的这个感觉。所以看到香港人被这样镇压的话,对台湾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警示。其实在去年一年当中,正好有一个新的事情,就说对台的一国两制去年正式提出来的。一月份提到了,到10月份重申了一遍,正式讲这时候正好是在香港反送中镇压最厉害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中共反而把这个,这有点像那壶不开提那壶。

主持人:对,有一个地方正在演示你的一国两制,而且是很失败的演示。

横河:对,演示成这个样子了,明明就是一国一制的,就是说谁落到一国两制谁就倒楣。在这个时候你又把它强调出来,所以无意当中就强化了这个概念,除了这个以外还有其它有些因素加起来的话,都是辅助因素。那些因素单独存在,不足以改变这个大的局势,但是当它加在里面的时候,这个因素就很重要了。王立强是个重要因素,因为王立强有2次,第一次实际就是讲了中共要干预台湾大选,而且这个过程其实已经有美国的这些专家已经证实过了,就是曾经调查过。

主持人:您指的是九合一的,九合一的选举。

横河:对!还有就是要派他现在去,那么这个过程本来这件事情已经稍微淡化了一点,对大选的影响已经很小了。但这时候突然之间在这之前,怎么国民党就宣布要开一个记者招待会,要揭露这个民进党收买王立强的这个事情。结果在这前一天,澳洲的媒体就把它报导出来了,就是这个世纪报(Age),原来是反过来的另外一回事正好倒过来的。这件事情单独存在,不是一个大事情,就说没有大到说单独能够翻盘的程度。但是它给目前台湾大部分很多选民就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关口的时候,确实是至少就是把一些动摇票可以拉过来。

主持人:对。

横河:而另外呢,当然还加上很多其它的因素,你比如说经济问题。原来韩国瑜在高雄的时候打的是经济牌,但正好这一年贸易战,台湾经济就是说很多的台商、包括资金、包括人才开始回台。还有到东南亚不管,就是回台湾的很多,所以台湾的经济去年在亚洲这些国家当中它是领先的,发展是相当好的。所以这一部分正好把原来韩国瑜打的那个牌的优势给抵消掉了,所以说它不是一个、两个因素造成的,虽然有最重要的因素在,其它的各种因素加上去的话,它无疑是增强了力量。加上还有这个新疆的集中营、还有就是军机绕台。

主持人:就是说这些事情都让台湾民众进一步看清了中共是什么样的。

横河:对,就是关键问题就是很多人选举实际上就是对中共的一个公投,至少有这个意思吧!对于很多选民不是,但它实质上确实有这个涵义在里头。因为不管怎么说就是很多人是考虑到,不一定说我一定就是在所有的方面上都支持蔡英文,也不一定我在所有的方面都支持韩国瑜。这里头有一个共同因素,无论是民进党也好、国民党也好,它的参选人当中很重要的被人看上的,就是我需要考虑的因素一定有中共在。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因为外媒记者在记者会上也问了蔡英文这个问题,说你觉得你应该感谢中共北京和习近平吗?她(蔡英文)应该感谢吗?

横河:她到不需要感谢,我不觉得,因为实际上是台湾的民主选举,台湾的民主选举是台湾人自己做决定。台湾的选民做决定,所以要感谢的是台湾的选民,选民做出了选择,你中共再怎么折腾它要必须要落实到台湾选民身上,而台湾的选民这一次表现得确实是非常好。你看除了在台湾以外,台湾你看投票率非常高这一次,这一次是75%,台湾一直比较高,每次都比较高。而且每次选举之前中共总要闹出一些事来,就出境回台湾去投票的人多,这个在成熟的民主国家这个算非常高了。最高的2个国家,就是百分之七十多,很多国家都上不了50%的,一直是个大问题。台湾这一点,我觉得一个跟它转型走向民主时间不长有关系,另外一个跟对面有一个随时随地在刺激它,想办法要挑衅的中共政权有关系。所以这个投票率高而且这个热情,年轻人第一次投票的人都非常热情,还有一个海外,我所知道的台湾人几乎都会回去了。

主持人:是,这一次。

横河:都会回去以后这有一个区别,从大陆回去的台商,可能会投韩国瑜的票。但是我所知道的从海外过去的,因为盛雪搞了一个海外的民调,6000多人投票都是台湾人,90%投的是蔡英文的票。就说至少从美国回去、美加回去的人当中很可能是投蔡英文的票比较多一些,因为中共近年特别加强了台湾力量在国际上的打压。这个在中国大陆的感觉不出来,但是在国际上其它国家的人,他不管站在哪一边,他都感觉受到了中共的压力。所以他们去投这个蔡英文的票的机会就比较大,每个人投票跟自己所在的处境有关。

中共如何应对台湾大选结果?北京会觉得挫败吗?

主持人:反而起了反效果。那王教授也请您谈一谈,我们看到说之前刚刚过去一、两个月的香港的区议会选举,那个也是一个极大的这样的一个结果。很多人认为是中共的误判也好,挫败也好,那么现在台湾的选举又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外界分析这是北京的又一次挫败。您怎么看这个问题,那您认为中共方面看到这样一个大选的结果,它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或者应对呢?

王维正:我想毫无疑问,就是这两件事情还有过去几次台湾大选之前中共不小心的助选,这应该可以感觉得到就是说中国(中共)对于台湾的问题不免流于一厢情愿,照中共讲法就是说,它们对台湾的政策是有一定的路线,然后按照既定的步调去走,坚定不移地完成和平统一的政策。在它们看起来这个是一个对的政策,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可是对台湾来讲刚好都是适得其反。我分析一下中共对于台湾的政策,过去40年来可能文攻也有、武吓也有、外交的压迫也有,现在进行所谓的“锐实力”也有,那么真正讲起来唯一比较有效果的一段时间应该是在胡锦涛跟马英九那一段时间,靠经济的融合,最高潮当然是2010年所谓的ECFA,那个时候两岸的关系可以说是最安定、最安和的时候。现在的话,和未来的四年,由于蔡英文她获得了第二任,而且她可以说是以反中获得胜利,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四年两岸的关系可能不是非常的看好,一方面就是习本人可能希望按照他自己的步调继续走下去,甚至于有使命感希望在他的任内能够完成这一件大事;可是台湾现在选民的结构,还有再加上香港的事情已经非常的清楚一国两制已经完全破产,对台湾人民来讲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所以中国(中共)是不是要再好好思考一个对台湾人民来讲更有吸引力的东西。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一次韩国瑜当选的票数,因为他也是500多万,有这样一种分析说500多万其实也是蛮多的,蛮大的一个力量,所以中共也许会认为在台湾支持一国两制、支持和平统一这样一个潜在力量也是不小,这会不会让它们(中共)觉得它们还是要去积极推动之前既定的文攻武吓的政策?或者明里暗里渗透的政策呢?会不会继续推行呢?您的看法。

王维正:首先,支持韩国瑜的人不见得支持一国两制,我想应该是非常非常少,然后也不会赞成和平统一,基本上台湾大部分的选民都是维持现状,支持韩国瑜的选民应该是中华民国派。其次就是有的人可能就质疑2018年韩国瑜当选可能拜中共之赐,那个时候有很多这样的怀疑,但是始终都没有直接的证据。两年之后台湾对中共实行锐实力的警觉性比较高一点,而且有跟美国合作等等,最近又通过所谓的反渗透法,将来中共在台湾要进行所谓的锐实力可能不是那么容易。与其讲支持韩国瑜的人是中共进行所谓和平统一潜在的对像,这不过是中共它们习惯于用统战的一种思维罢了。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这次台湾大选对于中共来讲,它会不会又受到了很大的挫败?您觉得中共受到挫败,中共是不是要调整一下手法?或者说它会更积极,只不过也许更转向暗地里去,还沿用它过去的那种手法和政策?

横河:它倒不会感到挫败,因为在对台问题上,其实中共基本上是一直在台湾走向民主之前呢,它是属于敌对状态、战争状态。其实现在敌对状态从法律上说,还没有消除,只是说台湾放松了,中共方面可没有放松,你拿一个青天白日旗到大陆去拿一下,马上把你抓起来,所以这是两回事情。那么也就是说,你看每次大选的时候,其实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每次大选中共施加的压力,都是选出中共不喜欢的候选人来、总统来,但是中共从来没有记取过教训,就是说第一,它是不会记取教训的,它只会按它的既定方针这样走下去。

主持人:所以您不觉得它(中共)会觉得挫败?

横河:它(中共)不会觉得挫败,它觉得挫败它也会怪别人,它不会怪自己,它不会去检讨它自己政策的错误。第二是,它会不会调整政策?就是它对台湾的政策,其实不是说具体做法的问题,不是说你想出一个什么好办法来做;因为它大政方针已经定了,它要统一,而且是不放弃武力的统一。就是说最后和平统一达不到了它就要用武力,从来它就没有放弃过武力。所以这个大政方针一定以后呢,它就不可能制定出一个“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这种政策来,就是说既要让你(台湾)符合我指的方向去走,让台湾民众对它(中共)好感,又要吃掉它(台湾)。

主持人:也就是说它(中共)的目的不变,它手段不管怎么变换,其实都是为它的目的服务的。

横河:问题是变化不出手段来了,就跟香港问题实际上是一样的道理。香港它是说一国两制,但它(中共)紧跟着就说一国两制解释权在它,所以你(香港)没有资格讲一国两制,我(中共)说这就是一国两制了。所以香港为什么现在把中联办主任也撤掉了,林郑在那个位置上,任何人在那个位置上其实都是一样的。中共既不能让自己失面子,又不能让港人的任何诉求得到满足,所以它必然就是要这个样;这跟在对台湾政策也是一样的,所以说它不大可能制定出一个特定的,让台湾民众能够满意的政策来,因为它的最终目的是让台湾民众不满意的。

主持人:那它(中共)现在面对一个更加强硬的一个总统,您觉得它会怎么做呢?

横河:它不会改变它的策略的。具体做法上,甚至我都不觉得它会回收,特别是什么一国两制,它继续推。因为中共它整个价值体系和它的思维,跟正常人类的社会,跟正常的国家政府是不一样的,你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推断它。它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走,它什么中国模式啊、什么快速发展二、三十年啊,都不会存在;二、三十年就是不守规矩嘛,人家说让你加入WTO,就是要让你守规矩,给你一段时间,它老不守,人家说为什么不守呢?是因为它守了规矩就不可能占到这么大便宜,它要占到这么大便宜的目的是最终它要战胜资本主义。所以它的大政方向定了以后,它只能这么做,我不觉得在台湾问题上会采取什么特别大的调整,它也不可能想出什么调整了以后又能够行得通、又能够执行的、又能够最终统一的这种策略;这种方法我不觉得它不能够想的出来。

主持人:那有没有可能更激进?比如甚至有人说会不会武统就提到桌面上或是怎么样?

横河:武统的问题现在恐怕还不是这么简单的。到目前为止中共的军队其实是没有经过实战训练的,大家都拿中共的军队去跟美国军队比较,跟世界其它国家军队去比较;这个是没法比较的,因为这是一支没有作战过的军队,至少是这几十年没打过仗。最近的一次战争是1979年打越南,那几乎就是冷兵器战争,而且伤亡极大,人家说如果考虑到军人伤亡的话,那是一次惨胜,或者叫大败。所以它没有作战经验,更不要说加上腐败的问题,军队装备里面的腐败,这个不是说军队可以免除这一部分的,既然说这么多高速公路、这么多高铁、这么多机构都有腐败,难道军队就不腐败?军队装备是腐败最严重的地方。你看军队首脑这么多钱哪来的?他没有地方能给他送钱嘛,所以他只能贪污军费嘛。

主持人:所以不是说它想的。

横河:武统不是说它(中共)想像这么容易就能打的,而且跟陆地不一样,陆地可以拼人,死多少百万人它也不在乎,但是海峡你过不去的。

蔡英文提出两岸关系8字原则 会有何效果?

主持人:对,虽然现在高科技。其实我觉得我们看一看蔡英文政府这一次提出的对两岸的政策。王教授,她(蔡英文)在记者会上提出了八个字的原则,她说“和平、对等、民主、对话”,对这样的原则您怎么看?您觉得这个会不会帮助台湾有效去面对中共各种方面的进逼呢?

王维正:我想这四个原则,听起来都非常的合理,也有人把它形容成是所谓的橄榄枝。但是这就像说这个台湾的话,常常希望说中共能够跟台湾进行没有前提的这个对话。那我觉得这些的话,其实是台湾提出来的前提。要跟中共对话,我想北京答应的可能性非常之小。所以我觉得说这未来的四年的话,要看中共当局怎么样的去评估,然后怎么样的来反应。那么我个人觉得说双方这个将来对峙的可能性,还会增加。那么中共的话,它可能会增加对台湾的两手。

所谓两手:一手的话,就是增加压力。压力的话是体现在军事上、外交上、政治上的压力。另外一方面的话,就是按照它的步调去做,给台湾人民一个实惠。希望说能够继续分化这样一个政府。但是事实上这次选举已经证明说,这样一个两手策略的话,也没有成功。所以我觉得真的是轮到这个中南海,需要一个好好反省。过去对台湾这么多的政策,几乎没有一项的成功。我刚刚就讲,我就说唯一可以说有点成功的话,就是在跟台湾的经济整合方面。到这个2010年方面达到一个高峰。那现在中美贸易战打起来,台湾面临到必须要脱钩的选择。所以看起来的话和中共也没有什么好的一个策略。如果说提到这个武统的话,我觉得中共还没有准备好,而且绝对会引起这个美国还有其它周边国家强烈的反应。

主持人:那我也很快再问一下,就是说我们看的这次台湾选举之后呢,台湾和香港民众之间的互动很让人感动。因为香港民众一直非常关注而且支持台湾的选举。而台湾选举之后,台湾人专门制作了这个文宣,就是向香港人说我们守住台湾了。所以您觉得台湾这样的一个选举的结果,对于香港局势会有什么影响呢?

王维正:是的,我过去常常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说台港虽然说相当的近,坐飞机的话也不过一个小时十分钟就到了。但是两边的人的话,相当的陌生。但是最近香港回归以后的这二十多年的发展,特别是这几年的发展。我觉得台港人的心灵上有拉近的现象。那再加上今年的这个反送中的事情,然后再加上台湾选举的事情的话。很多香港人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就是说他们不是只是经济的动物而已,当他们觉得说他们自己的生存会受到威胁;任何人在香港都有可能会被送到中国去,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家去接受它的审判在黑牢里面的话,这个终死的话。他们就觉得说“退此一步,别无死所”,所以他们的这样一个反应的话,让台湾人民感觉到说,其实港台两地的话是唇齿相依。现在已经很多香港人认为说台湾的话是华人社会最后一块,就是说很干净,然后民主的一个圣地。然后香港人的话,对于台湾的民主能够继续守护下去的话,也抱以相当高的期望。我觉得港地这两边人民的青年的契合,将来还会再增加。

主持人:对,不管是从思想还是在行动上。那横河先生也请您谈一谈,一个就是蔡英文提出八个字的原则,您怎么看?您觉得这个能不能帮助台湾有效的应对中共这样一个关系?另外一个就是对香港局势的影响?

横河:我觉得她提出的这八个字呢,其实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这个跟对方是没有关系的,因为这个是不可能让中共接受的。什么对等?谁跟你对等啊?中共讲的一国两制指的是什么?它说的很清楚,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然后你这不是出来了吗?刚刚选举结束,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说了,这是中国的地方选举。

主持人:那你怎么不把地方选举推广呢?

横河:所以说它(中共)没有把你对等看待,这个对等对话都是在一个平等基础上。也就说是两个同样的政治实体,两个政府之间的对话,它不会去接受的。

主持人:也就是蔡英文政府就是表明自己的原则而已。

横河:就是表明自己的原则。因为当你就是说,台湾面对中共的时候,你必须自己要有一个纲领在。你是什么态度,就是因为民进党最早的时候是独派,但它执政以后的话,它就维持现状。每个党都应该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方针,这样的话一个是对自己的选民。告诉自己选民,我们现在就是这个底限,就这个方针。所以我觉得这八个字就是这样的方针,但是这个不可能被中共接受。

中共根本现在就是九二共识,九二共识其实不是共识,没有人跟你共识过。92那年根本就没有达成任何东西,是过了几年以后,台湾一个什么人提出来,这是达成了一个九二共识。那时候没有达成共识过,就出了这个。然后现在一国两制了更进一步。所以说,这个你要让中共退回去,中共没有退过,你知道吗?它要不提出来,它一旦提出来就没有退路。中共自己很多情况自己挖一个坑,自己跳下去。只是说因为它总体积大,然后经济总量又大。然后那时候西方国家搞“绥靖政策”,所以很多东西就让他能够得逞。本来很多事情是行不通的,让他得逞并不一定就是它的策略好,而是说它就是用这种方式就去推。

主持人:它就这么干了。

横河:直接说对香港的影响的话。我想至少在心理上,给香港人抗争,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但是具体来说,还是靠港人自己在抗争,这个也不是说台湾民众能够多大成度上帮得上忙。但是台湾守住民主这一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毕竟对于港人来说的话,它已经不是在孤军作战了。除了对西方国家来说的话,在华人社会有这么大一个民主的实体,在支持他们,对他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说具体怎么走的话,实际上是看港人怎么走?当然国际支持是重要的。但最关键的还是港人自己的态度,国际上的大环境会提供一点帮助。

主持人:英文中有一句话,叫“You Never know”。就是说也可能真的像台湾这个情况对香港是有帮助,至于怎么样的发挥它的作用,现在还看不出来。

横河:那不是说台湾的选举涉及出来的一个结果,那个结果是自然发生的。也就是说当天一要变的时候,要做一件什么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在这之前很多事情,似乎都是布好局的。

美台关系下一步是否会大幅提升?

主持人:是的,天象变化。所谓古人说“天时地利”。那我也想问一下王教授,在还有几分钟,我们谈谈美台的关系。可以说美中台的关系是重中之重。对于这样一个整个世界的格局,所以在您看来,台湾这样的一个大选结果,会不会使美国和台湾下一步的关系在很多方面加强?甚至在有些方面上升到国与国层面的这样的程度呢?

王维正:是,我想那个蔡英文2016年上任以后,她宣布说她不会接受九二共识。但是她也不会挑衅,她会维持现状。基本上美国人觉得说现在挑动,更改现状的不是她,而是北京。所以基本上来讲,过去几年在加上川普总统本身,改变了四十年以来,美国精英界对中共的看法。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之下,美台的关系就有很多的改进空间。过去国民党可能是希望说能够去亲美、和中、友日。但是现在的话,要“和中”的话很困难,所以与其这样的情行之下,你可能台湾被迫要选边站的话,就会站在美国和其它的这个西方民主国家这边。

但是这样做的话,就是说还是有一些风险。因为川普总统的话,我们大家对他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对道德有执著的人。他很多事情的话,是像做生意、买卖一样。那是不是有一天他跟中国贸易谈判谈好了之后,把台湾作为一个边缘,抗争中共这样的一个作用就会降低。所以台湾在未来的四年,除了说要好好的深化民主,然后改善民生之外。对美台关系呢,要有所增进。但是我觉得台湾任何一个领导人,都必须要去面对这样一个地缘的一个事实。就是说它毕竟是在这个大陆旁边,怎么样的话也要跟这个大陆这样一个独裁政权维持一个工作的关系。你不需要喜欢它(中共),事实上你要对它(中共)有所防范。但是你一定要跟它发展出一套可行的一个工作关系。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啊?就是说因为刚才王教授也提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确实40年前,可以说美国选择大陆而放弃台湾。那40年后的今天,在你看来美国的这个朝野的主导力量,他们怎么看台湾现在的这样一个战略价值和战略的定位呢?

横河:现在美国有一大批中国问题专家,这些中国问题专家不是那个《百人公开信》的那批。就是说那一批人,因为他是符合过去3、40年的这个美国对华政策,所以他们比较有名。但实际上研究中国问题当中,有一批不大有名的,但是最近因为川普政府改变了对华政策,所以他们开始逐渐的崭露头角。

主持人:可不可以说过去那批是属于拥抱熊猫派,现在这批是属于对中共的鹰派。

横河:对中共的鹰派,这批鹰派开始崭露头角。这个其实它的范围更广,它不仅在学术界,学术界相对还比较弱一些。但很多智库就到一些情报界,然后还有就是军界,还有就是前政府,就是这一些。它(鹰派)现在提出来很多,要重新检讨过去40年的政策是不是合适?这个在五年前,不可能想像在美国提出来。现在是公开提出来,重新考虑对台湾的关系。所以这一部分,实际上台湾是被动的,一方面是中共在压。另外一个是美国朝野就是川普总统本人的意见不谈,美国朝野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提升和台湾的关系,这个是美国方面在主动做。有很多决议、决议案、或者法案,由国会讨论通过,你台湾干涉不了。所以这个事情是中共的压制,所造成的一个反弹。所以促进美国朝野都发生反思了,那么以后的事情,确实不是台湾完全能够控制的。很多是美国国会、美国政府的一些政策。所以说我觉得这个关系会有一定的提升,而且美国方面会做出一些主动的行动,由其是让台湾加入国际组织方面。

主持人:那美国方面是不是也会真的就是不仅限于利益的考量,甚至国家利益的考量。也会从价值观和这种意识形态方面去考虑这个事情,这个才是更长远的关系。

横河:这个是混在一起的,因为美国的根本利益是在它的价值。

主持人:好的,这个挺有意思。那因为我们节目时间又到了,今天只能先点评到这里。非常感谢今天俩位嘉宾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朋友的收看,这个台湾大选对华人世界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欢迎您在节目下面的留言谈谈您的看法。好的,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