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之说”何处来?古老中国的轮回观

文/章阁

茫茫宇宙,浩瀚无际。六合之中,奇闻异事之多,也难以记述。单就生命的轮回话题,从古至今探索不尽。日有东升西落,四季有轮回交替,十二时辰循环相继,就包括人的生命从生老病死,再到生老病死,从古至今,延续不断,繁衍不息。

有人认为,轮回的说法最早来自于佛教,自从汉明帝时期,佛教传入中国后,渐渐兴起轮回的概念。随着文化的演变,轮回之说溶在汉文化中。

然而,早在汉明帝之前,中国本土的文化中,就已经存在轮回理念。中华先人在漫长的探索生命的过程中,就已认识到人的元神不会消亡,生命不仅有他的来源,也有他的去向。

1. 正史记载灵魂不灭

在《史记正义》、《国语·晋语八》、《左传·昭公七年》均记载,上古时期,大禹的父亲鲧治水九年,无功而返。尧帝见鲧生性狠戾,又屡次违背帝命,于是命祝融在羽山殛死鲧。鲧死后化为黄熊,跳进羽山旁的深渊,据记载,夏、商、周三代都会举行郊祭来祭祀他。

《左传·昭公七年》记载,郑国大夫姬良霄(字伯有)主政时,遭到上大夫子皙攻打。伯有出逃后,又被郑卿驷带所杀。伯有死后变成厉鬼,向子皙、驷带索命讨债,闹得郑国人惊恐不安。后来,贤德的子产于是立了伯有的儿子良止与公孙泄做大夫,安抚伯有的灵魂,事情才得以停止。有人问子产这样做的原因,子产说:“鬼有所归宿,就不会做厉鬼。我是为他寻找归宿啊!”从这段记载可知,在春秋时期,就已认为,人死后不仅灵魂不灭,还有归宿。

春秋时,鲁桓公与夫人文姜到齐国进行友好访问。齐襄公却与文姜通奸,鲁桓公知道后,指责襄公。襄公就派公子彭生杀了桓公。在鲁国的压力下,襄公处死了彭生。史载彭生死后化成一只大豕。在襄公打猎时,大豕像人一样站起来嘶嚎,襄公吓得从车上摔下来。当晚襄公就被人谋杀而死。(《左传·庄公八年》)

西汉时期,吕后(吕雉)用鸩酒毒杀了宠妃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如意。如意死后化为犬,咬伤吕后的腋下,向她索命。吕后后来受伤难愈,不久病亡。(《汉书》卷二十七中之上)

这些史实均载于正史,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中国本土已有生命轮回的概念和现象,历代史官对轮回都秉持着开放的态度。否则,就不会将这些史实载入史册了。

2. 祭祀,维系着另外空间

孔子于《易传·系辞上》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这里的“精气”指投生后受孕,“游魂”则指元神投胎之前的情况。孔子已经认识到鬼神的“情状”(元神转生后的情形),虽没有明确提出“轮回”的说法,但对生命有轮回,有不同的情状,是持肯定态度。

周武王伐纣的第二年,得了一场重病。他的弟弟周公旦甘愿代替武王受死,于是特意写了一篇祝辞(祝,古代读策书,告神明的意思),向已经去世的曾祖父太王、祖父王季和父亲周文王祝祷,说自己有才能,多技艺,有仁孝能顺从祖辈父辈的意愿,还能够侍奉鬼神。(《尚书·金滕》)

从这段记载来看,周公旦想代替武王受死,死后去侍奉祖先之灵。在周朝时人们就已经认为,肉身消亡,精神不会随之消散,所以周公“请之于天,而告三王者,以三王精神已在天矣”。

从《尚书》记载看,周朝时人们认为精神是存在的,灵魂是不灭的,不会随着肉体的腐坏而消散。通过周公旦的祝祷看,祖先灵魂不仅不灭,而且精神还在天上,还能接受子孙的奉祀。也就是说,在当时人们已经意识到,主持祭祀时,存在于另外空间的生灵或神明是会感知的。所以孟子说过一句话:“使之主祭,而百神享之。”这句是说尧让舜主持祭祀,百神都会来享用,接受他的祀奉。先民已经认识到,人神道隔,通过祭祀的方式,人能维系与另外空间生命的联系。

3. 载于正史的轮回事例

生死轮回,作为人间的普世法则,历代记载不胜枚举。载于正史的轮回事迹,比如《晋书·羊祜传》说,羊祜的前世是邻居李家的儿子。《南史·梁本纪下》记载,梁元帝萧绎前身是一位眇目僧,手执香炉托生于王宫。《北史·李谐传》记载官员李庶死后,托梦告诉妻子,自己已经转世为刘家的女儿。

《宋史》记述的轮回事例也很多,比如唐朝宰相牛僧孺去世后,转生为宋朝刘沆;东汉大将军邓禹在隔世一千多年后,转生为宋朝范祖禹,协助司马光编纂《资治通鉴》;国子博士郭祥正的前世,曾为唐朝诗仙李白。

4. 载于稗史的轮回事例

除了正史记载,历代稗史也有大量记述。《文昌宝训》记载,文昌帝君曾做过十七世的士大夫。《慈悲水忏法》中说,唐懿宗一朝,悟达国师的前世是西汉袁盎。袁盎杀了晁错,晁错一直想要报仇,苦苦等了十世才等到机会。

《太平广记》载,唐德宗时期,宰相韩滉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的仲由(子路)转生。《湖海新闻夷坚续志》记载,宋高宗的前生是吴越王钱俶。《冷斋夜话》卷7记载,苏东坡是五祖寺师戒禅师的后身。其卷45载,北宋名臣张方平前世为僧,有一卷经书没有抄完,转世后接续前缘,终于完成抄经的夙愿。

王阳明到江西做官时,入寺礼佛,打开了五十年前圆寂的金山老僧的房门,看到一首偈语:“五十年前王守仁,开门犹是闭门人;精灵闭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看到涅磐僧人的肉身舍利,以及这首结语,王阳明豁然大悟“原来他就是我!”前世老僧的肉身在此圆寂,却已察知未来自己还会转世再来,打开这扇房门。

《碧里杂存》下卷记载,明朝昆曲作家王济的前世也是一位僧人,转生后依然带着前世的性格,乐善好施,倾囊相助佛门僧众。

《庸庵笔记》记载,北洋政府礼制馆有一名官员叫李云庆,他前世是云南鸡足山的僧人。【参考:这些清朝官员记得前世】

《玉壶野史》记载南唐大将边镐出生之际,他的父亲于梦中看到谢灵运手持名刺(名片)来拜访,并自称是前朝的永嘉太守。希望投生到边家,好完成他前世没有完成的经书翻译工作。【参考:时空隧道打开?晋朝名流转生为南唐大将】

正史稗史记载了大量的轮回事例,有僧人真人转生为皇帝或高官,有女子转生为男子,也有人转生为畜,也有畜转生为人的例子。

5. 天仙、星宿、真人下凡

此外,中国古代对生命的认知也很特别,人的肉身虽然是父母所赐,但生命的本身有其不同的来源。有不少是天仙、星宿、真人降生于人世。譬如《南齐书·祥瑞志》记载,天帝的第十九子降生为齐高祖萧道成。

《魏书》卷一记载,北魏始祖拓跋力微(神元皇帝)是天女之子,下世为帝王。《宋史·杨砺传》卷二百八十七记载,宋真宗为来和天尊下凡。

大儒元好问于《湖海新闻夷坚续志.君后》前集卷一所述,据说宋仁宗是“赤脚大仙”下凡,当朝的文武大臣都是天上仙伯星官降世,奉命来辅佐仁宗。还讲到,宋神宗是“武夷仙人”应世。宋太宗还没有登基时,曾与赵普一同坐着,不一会儿,太宗转到了他下面的位子坐。世外高人陈抟进来后,看见他们坐的位置,抓起赵普的手,将他拉起来,说:“你是紫微垣的小星君,怎能压住帝座呢!”

《元史》也记载,任侍书学士的虞集是南岳真人降生,而翰林学士吕思诚则是文昌星君下世。

6. 死后的去向

从这些众多的轮回事例中,人死后不仅没有消亡,还继续着生命的历程,存活在另外的空间中,或守候、等待着下一次的转生。

《隋书》卷五十二记载,隋朝大将军韩擒虎去世后,到冥府作阎罗王;而卷七十五记载,刺史辛彦之曾在潞州城内建造了两座佛塔,高达十五层,他以修德从善之功升入天宫。《梁书》卷五十一记载,庾彦宝崇信释教,并每日诵念经书。他死后,升入弥陀净土。此事惊动高祖萧衍,皇帝下诏旌善表彰,赐谥号“贞节处士”。

既有人升入天宫,当然也有坠入地狱的。唐朝贞观年间,大史令傅弈生前不敬佛门,常常出口辱谩僧尼,贞观十四年暴亡,死后落入无间地狱。同朝大臣冯长命、薛赜,作了相同的梦,从梦中看到了傅弈的去向。【参考:二人同做一梦梦境预知生死】唐朝法官唐临编撰的《冥报记》就记载了不少隋唐实例,有人曾游历天宫,有人游历过地狱,带回不少警世奇闻。

生命的过程就像是作物的生长过程,最后虽然会根茎干枯、腐败,然而它的种子,遇到春天便会再度发芽开花,再次欣欣向荣。这些大量的记载,无论出自正史,还是官方修书,亦或是民间记载,均在印证著轮回转生不是妄说,在历朝历代普遍存在,为后人寻究生命之源,打开一扇天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