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北京深圳现武汉肺炎病例 香港15万人集会逼爆遮打花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0日讯】北京深圳出现武汉肺炎报确诊病例;香港15万人集会逼爆遮打花园,港警多区布防、截查、拘捕,警方中途叫停集会,便装警被殴,多区冲突再现,主办者刘颖匡被捕|新闻拍案惊奇 大宇

相关视频:

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我们今天出一则简报,介绍两件事,一个是武汉肺炎的发展状况,另一个是介绍一下香港周末的“天下制裁集气大会”。

武汉肺炎的扩散情况越来越令人担忧。上周,有专家推断,武汉当地至少有多达1700宗染上肺炎的案例,病例还传播到了境外的泰国、日本,其它一些地方也发现疑似病例。而在武汉当地,截至1月19日,官方通报的感染病例累计已达198例,其中3人死亡。

根据最新消息,武汉肺炎在大陆已经传播到了北京和毗邻香港的深圳。截至发稿,北京市大兴区发现了两名曾去武汉旅行的人感染了肺炎;在深圳,则出现一名确诊病例。

现在香港虽一共通报了至少70多例疑似病例,但没有一例确诊,如今深圳出现确诊病例,意味着香港的出入境检疫工作更需加强。

有关武汉肺炎的情况,我们接下去会继续关注。下面我们来快速了解一下,过去的这个周末,在香港发生了什么。

15万港人“天下制裁集气大会”世界支持

1月19日,香港市民在港岛中环举办“天下制裁集气大会”,主办方是香港“民间集会团队”。原本要发起游行,但被警方拒绝,所以就变成了单纯的集会。主办方说有15万人参与。

警方批准的集会范围是位于中环的整条遮打道及遮打花园,预先允许的时间是从下午2点一直到晚上10点共8个小时。根据警方给的批示,主办方设定集会开始时间是下午3点,而且以“流水”的方式进行。

因为遮打花园只能容纳3万~5万人,主办方只有依靠“流水式”集会疏导大量的聚集人群。人们在遮打花园聚集后,主办方呼吁人们沿金钟道行人路,往金钟站方向离开。

这次集会,是主办方想让港人知道,反送中运动7个多月以来,得到了其它国家及联合国的支持;另一方面,也让世界知道,反送中运动到现在也都没有停止。集会主办方呼吁港府回应“真普选”诉求,进行民主政改,不然会继续向国际求助,制裁侵犯香港人人权的官员和警察。

香港政府后来对这次集会给出回应说:“外国政府、议会或组织在香港政制发展事宜上毫无角色,不应透过任何评论或措施,试图影响或介入香港就相关事宜的讨论。”另外,港府还强调,社会必须清楚理解,经普选产生的“行政长官”,不只要向香港特区负责,也要向中央政府负责,还呼吁社会大众在“平等、互信”的氛围下,通过“对话”解决问题。

其实,如果在民众集会的时候,政府可以派出一名代表与会,实地做个沟通,也都是一种不错的“对话”。但是1月19日的“天下制裁集气大会”,政府没有派代表对话,而依然是派出了严密布防的警察。

便衣警与民众冲突 警用催泪弹驱散

在集会前的下午1点多,防暴警察就开始在遮打花园附近巡逻。包括中环地铁站、汇丰总行、高等法院、国际金融中心等等。防暴警察对路人甚至记者,进行截查、搜身。甚至再有“立场新闻”的记者被警察查看身份证后,将其身份证拿到直播镜头前展示。根据“立场新闻”报导,警察还弄坏了记者的手机。

当天集会主办方“民间集会团队”的发言人刘颖匡对警察在合法集会场地附近,针对市民和记者的截查行动表达了强烈谴责。

到了下午3点多集会开始,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市民赶到现场。至4点多,参与集会的人群已经溢出遮打道,一部分抗争者在德辅道中设置路障和伞阵。现场的气氛并不妙。这时,有便衣警察突然进入众多抗争者聚集的遮打花园,向主办方提出终止集会,在场的主办方发言人刘颖匡要求便衣警出示委任证,但被拒绝,直到周围人情绪激动,便衣警才拿出委任证。

但按刘颖匡的话说,那会儿“情况已经难以控制”,便衣警被周围的抗争者围殴,后来一直被追打到遮打花园外的长江中心,最后警方发射催泪弹驱赶示威者。警方事后说,有4名警员被打伤。

不久后,警方在脸书上发文说:大批“暴徒”在遮打花园一带纵火、堵路,还袭击警务人员,因应情况,警方使用催泪弹将这些人驱散。

警察在这之后,除了驱赶集会者,还进行了更大范围的截查和拘捕。在遮打花园,警方为了防止要抓捕的抗争者逃入厕所躲藏,甚至一度封锁了遮打花园的男厕所,并不准许在场市民入内方便。在中环毕打街,多人被截查以至拘捕。在铜锣湾,有黑衣女子被警察要求面壁站立接受截查。

入夜以后,在旺角又出现黑衣示威者快闪堵路,警察出动抓人,我们在网上可以看到公开张贴出的多张被捕人士的照片,供希望寻找亲友下落的人士查看,他们不少是年轻人,有男有女。

集会主办方刘颖匡被拘捕

这场集会最终发展成多区警民冲突。集会主办方刘颖匡于当晚7点在湾仔召开记者会,宣布至少15万人参与集会,并强调,如果不是因为四处截查以及腰斩集会,人数一定更多。刘颖匡说,当天的冲突源头在于警方,如果警方批准游行,市民可以有秩序流动,主办方也方便更好管理。

刘颖匡在记者会刚结束,就被赶来的大批警察带走拘捕,理由是煽动群众情绪及违反“不反对通知书”的条件要求,就是参与集会的人数“不能逼爆遮打花园”。

对于“煽动群众情绪”,警方的解释是,刘颖匡认识进场要求终止集会的人,那个人是“警民关系组”成员,可刘颖匡却反问来人是不是便衣警,属于“故意刁难,挑动在场人士情绪”。警方又说,腰斩集会,是因为当天下午4点多有所谓的“暴徒”拆铁栅栏、毁交通灯。

目前,刘颖匡正被重案组调查,如果“煽动群众情绪”和“违反《不反对通知书》”的证据足够,便会被检控。

刘颖匡在反送中运动期间,是民阵岑子杰、众志黄之锋、周庭等人外,另一个活跃的年轻抗争者,之前还组织过去年6月26日的G20各国领馆前请愿行动,众多网友响应,去了19个驻香港的领事馆或办事处外请愿。还有7月7日九龙游行、8月24日观塘游行。在824观塘游行中,他也被捕,46小时后就获准保释。他自己分析,当时顺利获保释,是因为警方以“非法集结”拘捕他,证据不够,理由并不充分。

警方权力不受约束

从1月1日腰斩游行,到1月19日腰斩集会,而且在集会前后多区截查、提前抓人,看上去香港人似乎也有言论自由,警察因为出现冲突才制止活动,表面看上去有道理啊。可是市民的不满来自于政府不受约束的权力,权力不受约束就会随心所欲,批准与不批准,全在当权者的翻手覆手之间。其实香港抗争者最核心的诉求,就是希望政府权力受到约束、受到制衡。无论是真普选还是独立调查委员会,都是制衡权力,使政府的行为真正能符合民意。

就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来说,是相对较容易实现的。

前监警会成员刘文文对香港《明报》说:监警会的成员都普遍希望香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因为监警会没有全面调查权,比如调查严重案件时,就无法传召涉事警员问话,而他们目前的权力,只能是给警方提供意见,接不接受全在于警队。

原定2月公布的监警会报告中,还有另外的港媒报导说,提到建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是这份首阶段报告在公布前受阻,现在何时才能公布,前景并不乐观,有可能是遥遥无期。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那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