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庚子年的不凡气息扑面而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随着西历新年翻开一页,庚子年的浓厚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开年过后,大事不断。

先是伊朗革命卫队的核心人物苏莱曼尼魂断伊拉克。

接下来伊朗佯攻美军驻伊拉克基地及美国有关机构,得到美方的“正确”回应,两国理性地了结了袭杀苏莱曼尼事件。

然而川普在中东的战术动作正在带来战略效果,伊朗政局出现微妙变化,大国关系亦受到影响,且对观望的朝鲜形成“敲山震虎”之效,由此可能再造地缘政治格局,并成为世界秩序重塑的“催化剂”。

大国代表顺理成章地出现在华盛顿,与美国同行把酒言欢。

差不多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令人震惊地启动了新的政治重组,为第三季的政治悬疑连续剧“谋篇布局”,由此将导致的政治震荡将如何影响世界政治和世界秩序,充满了未知数。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生逢一个巨变的时代。

在白宫历史悠久的东厅,美国总统川普和大国的一位领导人共同签署了一项历史性文件。

历史并非都由重大事件组成,但历史一定是由一个又一个重大事件推动的。

从大历史角度而言,这注定是一个“双赢”的协定,而且势必逐渐显现其“历史性”。

历史往往很奇妙,而且执拗,并不是都能由人力所控制,即便它看上去有多强大。人越伟大,世界越渺小;世界越伟大,人越渺小。历史在人和世界之间发挥调和作用,使之更加和谐,顺乎人伦。

理性最终战胜了冲动。莱特希泽和他的同行们的团队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只要你想到他们所承担的历史责任和压力,只要你想到它所能产生的历史意义和价值。

这份文件的最大意义和价值,就在于它将依靠蕴含在诸般文字背后的神秘力量,使一个国家继续保持变革和开放态势,普惠民众,互利世界,在大多数意义上消解斧凿刀刻的东西,联通融合出一个崭新的境界,踅摸到一条光明的路向,引导这个国家沿着大势继续前进。

完成百年发展大业,需要更规范的市场经济,需要更勇敢的全面改革,需要更宽广的开放,需要更健全的法治,需要高质量的发展,需要更紧密的国际合作。

这是正确的时间发生的正确的事。

所有这些不是川普的“恩赐”,虽然协定能产生前述客观效果,但他的立足点及出发点,是为了维护美国人和美国的利益。他和首席代表组建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谈判团队。

川普早就有问鼎白宫的雄心壮志,因此长期观察世界事务,对大国早有定见,加上其地产商的身份,在担任总统后,将调适和矫正经济关系,作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他有句名言“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改变与大国的经济关系,又是其核心之核心。在谈判中,他是定向者、把关者和拍板者。

莱特希泽是操盘手。他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是与当时的世界经济第二强日本进行谈判的重要人物之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从“在野”的角度,持续性地关注美国的政策,批评柯林顿及其后的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他的卓越洞察力、判断力和谈判力帮助他赢得了川普的仰赖,在对华谈判中发挥了中坚作用。

川普将协定签署仪式办成了竞选嘉年华,数百名美国国会议员、州长和其他代表参加了白宫的聚会。

经济政策的成功将是再次使其入住白宫的最强有力的推手之一。他借此向力推弹劾案的民主党人示威,他还将借此在总统选战中披荆斩棘,再创佳绩。

在其诸多优势及其组合下,民主党人难以发起有力的挑战。

除非由于个人原因——在此后的数月里爆出重大且具影响的个人和政治丑闻,否则其势不可挡。

对川普而言,新增的庞大采购、对美中关系的结构性调整以及执行机制,都将使其政策意志得到落实,并直接影响大选结果。

反过来,对大国而言,不仅协定可能促使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走上高质量发展道路,而且新的协定及正在展开更具决定性的第二阶段谈判,都将是重塑对美关系、遏止双方走向敌意、将两国关系维系在和平竞争的建设性轨道的大好机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印太观察/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