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少年路过元朗 遭港警面喷椒膝压地爆头流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2日讯】21日是香港元朗721袭击事件半周年。有数百市民参与在元朗港铁站外的集会,晚10点,大批防暴警到场,向市民喷椒,并带走多人,包括区议员。期间,有2名过路少年被便衣警察当面喷椒、并膝压在地制服,血流满面。

元朗721袭击事件半周年当天,港铁下午3时提早关闭元朗站,并于H出口地下提供免费接驳巴士,来往元朗站至朗屏站接载乘客,下午起已经有大批警员于站内巡逻,与半年前的情况大相径庭。

傍晚6时许,元朗站附近开始有人聚集,元朗区议员张秀贤,和区议会副主席麦业成在港铁站对面空地举办放映会,要求政府追缉当日殴打市民的黑帮

晚7时30分,集会正式开始,集会人士高呼“追究7.21”、“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多名区议员轮流发言。

市民发起在元朗站举行“毋忘7.21”静坐活动,不让悲剧就此遗忘。(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苹果日报》说,晚10时许,集会人士陆续离开,但大批防暴警突然冲进附近轻铁站,轻铁上有不少市民,但一直未开出,防暴警一度在轻铁站内喷胡椒喷剂,不少市民中椒,其中包括最少两名区议员及一名记者。甚至也有防暴警中椒。

晚22时40分,元朗站一带的防暴警、市民大致散去。但警方大举封锁元朗大马路一带,赶走候车市民,并闯进轻铁截查市民,又在街上截查多人。

防暴警还冲进元朗又新街公园举蓝旗,不断向市民和到场调停的区议员喷胡椒喷剂,其中失明女律师在双方推撞期间被喷中,一度不适倒地,警员却指控她“袭警”,并有警员辱骂她是“戏子”。

元朗区议员林进说,到场调停警民冲突的区议员伍健伟与数名街坊,也被警方拘捕,其间他们都被喷中胡椒喷雾。

有2名路过的少年被便衣警面喷椒同时膝压在地制服,血流满面。(视频截图)

22日凌晨,现场消息称,便衣警在公园制服和拘捕2名少年,区议员伍健伟也被捕,3人被带上警车。地上遗下大滩血迹,被一块纸皮遮盖。

当苹果记者掀起纸皮,即传出浓烈血腥味,血泊更广。公园椅上也留有染血的纸巾。

网媒PSHK报导说,被便衣警施暴制服的是一名16岁少男。从现场图片可见,他头部流血。报导说,该名少年与父母及朋友路过文新街赛马会公园附近,突然被一群便衣警拉入公园,并遭胡椒喷雾颜射。

少年的母亲哭述,她的儿子与朋友并没有做任何事或收藏任何物品,但突然无故被众便衣警膝压在地,引致面部流血。

图为何君尧被媒体包围追访,有男子高举“元朗恐袭,警黑合作”的牌子抗议何与黑帮勾结血袭市民。(Getty Images)

除了元朗之外,21日当晚7时许也有市民在铜锣湾港铁站静坐。约有30名市民坐在车站控制室外叫口号和摆展板,意大利男高音StefanoLodola和银发族发言人谭sir相继加入。

期间有人呼吁在场市民参加1月22日的声援荔枝角收押所手足集会。晚10时许,集会人群陆续散去。

在杏花邨港铁站也有人发起“元朗黑夜半周年”静坐,他们在场设置展版及播放相关新闻片段,并设立连侬墙。

元朗袭击事件,又称“元朗暴力事件”、“元朗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于去年7月21日晚10时许,一群白衣凶徒在元朗一带手持棍棒无差别地袭击抗议者、市民、甚至记者,其中包括老人、孕妇和孩子,造成至少45人受伤。

袭击持续近2个小时,但港警迟迟未到。事发后,有媒体拍到姗姗来迟的警察,把胳膊搭在白衣人的头部,“护送他们离去”,警方事后声称“未有见到任何人士持有攻击性武器”。该事件被视为是“警黑合作”袭击市民,司法被践踏的标志性事件。

“721元朗恐袭”发生半年来,每月的21日,都有市民发起在元朗站举行“毋忘7.21”静坐活动,不让悲剧就此遗忘。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