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隐瞒疫情可能导致瘟疫大爆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2日讯】冬春之交,30亿人次的中国人返家的返乡潮到来之际,九省通衢——武汉市,突然爆发“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震惊全国,影响全世界。

2020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武汉警方以“散布、传播谣言”为由,抓了8名在网上发布疫情警报的市民。

然而 “谣言”迅速成真

截止1月22日7时,中国大陆北京等13省市都有确诊病例;台湾1例,韩国1例,日本1例,泰国2例,美国1例;

中国大陆20省区市有确诊或疑似病例,香港疑似118例,澳门疑似11例,新加坡疑似7例,菲律宾疑似4例,澳大利亚疑似1例。

1月17日,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报告估算,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有1700多例。

世界卫生组织正考虑是否宣布“国际紧急状态”

“武汉肺炎”的最早病例出现在去年12月8日。12月31日,有人在网上发布武汉市卫健委关于“不明肺炎”的通报后,外界对此才略有所知。

之后,在“武汉肺炎”的感染源、传播方式、是否人传人、会不会变异等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一些党媒报导说,“可防可控”。

1月18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行了40,000多个家庭参加、包含13,986道菜品的“第二十届万家宴”。

1月19日,《楚天都市报》报导,从1月20日起,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浓浓中国风,暖暖江城情”2020春节文化旅游惠民活动即将启动,20万张文旅惠民券将开放免费预约。广大市民和游客成功预约后,可于大年初一到十五免费游览黄鹤楼等文旅景区(场馆)。

直到1月20日晚,中共才承认“武汉肺炎”人传人,14名医护人员被传染,感染病例剧增。1月21日,武汉市委下发紧急通知,下令所有体制内工作人员,一律不得离开武汉市,直至疫情解除为止。

外界强烈质疑中共刻意隐瞒疫情。有网民表示,“回头看,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与当初隐瞒萨斯的情景一样,瞒不住了,才开始放消息!”

2002年末SARS最早从广东爆发。但因中共一直没发布真实信息,禁止媒体报导,封杀网上所有关于疫情的“谣言”,最后导致疫情失控,传播到中国大陆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美国等30个国家和地区。

中共官方报导,中国大陆5327人被确定为SARS患者或疑似患者,349人死亡。因中共习惯造假,实际死亡数字可能高许多倍。

2003年4月3日,中共卫生部长张文康对记者说:“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中国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欢迎大家到中国来旅游,洽谈生意,我保证大家的安全,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次日晚,当时中共军队总医院(301医院)外科医生蒋彦永,分别给中央电视台4台和凤凰卫视发了一个邮件。他表示,对张文康提供的数字,“看了后简直是不敢相信”,“今天我到病房去,所有的医生护士看了昨天的新闻都非常生气”。邮件的最后一句是“我提供的材料全属实,我负一切的责任”。

随后几天,蒋彦永没有得到任何回音。但这一信息被其他海外媒体获知。4月8日,美国《时代》周刊记者采访了他,并在当晚将采访内容发到网上。4月9日,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德新社、共同社等数十家海外媒体打电话采访蒋彦永。

中共卫生部长张文康的谎言被揭穿

然而,当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到北京了解SARS传播情况时,中共继续做假:302医院将大部分病人转移到武警第三医院;302医院一病区一、二病室只留下不多轻的和疑似的病例;309医院把已收治的大部分病人,转移到临街的一个旅馆里;WHO官员去中日友好医院检查是临时通知的,该院院长把大部分病人紧急转移到多辆救护车上,在大街上转。协和医院院长因为接到通知,只能报1个确诊病例和1个疑似病例,也不得不把其他病人紧急转移到救护车上,在大街上转。

2003年4月20日,中共新任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确认,北京确诊SARS病例339例,疑似402例。同一天,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决定免去张文康卫生部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孟学农北京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2003年的SARS是一次突出其来的重大公共卫生灾难。从那时起,禽流感、非洲猪瘟、鼠疫等各种传染病疫情接连不断发生。

但是,这一切都没能使中共警醒,为了权和钱,一直斗、斗、斗,斗得天昏地暗,斗得你死我活。SARS爆发以来,中共一直沿“假、恶、斗”的轨迹急速下滑、急速腐败,对重大灾难的态度依然是,能压就压,能骗就骗。

“武汉肺炎”爆发以来 中共的反应 一如从前

8个市民率先在网发布疫情警报,立即遭到打压。有网友说,武汉警方基于错误或瞒报的信息,对8名普通民众的“依法”处理,让社会失去了防控疫情扩散最关键的20天。

1月17日前,武汉的疫情已经传到香港、台湾、韩国、新加坡、日本,中国大陆武汉以外的地区确诊和疑似病例竟是零!

有评论称,“一夜之间,遍地开花。无论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防控武汉肺炎的黄金时期,已经无可挽回的错过了。如果疫情初发时,我们能采取更积极的手段,应该不至于此。现在,春运已经开始,几亿人规模大迁移,为病毒的传播和变异创造了近乎完美的条件。我们,已经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结束这场战役。我们已经无法预测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历史上许多预言都谈到,在未法未劫时期,人类将爆发大瘟疫。比如,十六世纪韩国著名预言书《格庵遗录》谈到,人类如不醒悟,将在“怪疾”中毁灭,“十户难剩一”。

2020年,如果中国瘟疫大爆发,中共可能因此走向最后的灭亡。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凤)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