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武汉肺炎死亡剧增 “妙招”可保命要不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3日讯】【新闻看点】开年首个黑天鹅全球拉警报 武汉肺炎如何防?(2020/01/22)(总第508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截止到中港台时间今天(1月22日)晚8点,中国大陆确诊感染武汉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患者疫情危急,更令人紧张的是,“病毒存在变异的可能”。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今天表示,病毒传染源尚未找到,疫情传播途径也没有完全掌握。而海外专家指出,“仅靠戴口罩不能有效控制病毒扩散”,“没有明确接触史也会染病”。

刚进入2020年,武汉肺炎这只超大黑天鹅已经严重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健康。上周六我们最早说出疫情失控、当局可能压不住之后,留言区有人说我们“危言耸听”,“希望中国乱”。现在估计没人会这么说了,因为小粉红的命也是命。大家都在寻找保命的方法,今天就聊聊这方面的内容,告诉您中共不会说的真相。

病毒可能变异

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李斌承认病毒传染源还没有找到,疫情传播途径也没有完全掌握。病毒“存在着变异的可能”,存在“进一步扩散”的风险。路透社报导,目前对这种新型病毒了解甚少。

有医学常识的人知道,流行病病毒变种的可能性最高,而且变种时间短。

网上有一张图,图说是世界卫生组织(WHO)认定的武汉肺炎新变种病毒襆图。不过我们没有查到世卫组织的说法。

大纪元采访到了武汉一位门诊医生魏先生,他表示“非典”(SARS)的说法早在当地医生内部流传了。去年11月、12月时,疫情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后来网上有说是冠状病毒,官方马上跟进,承认是冠状病毒”。

魏先生说,关于“非典”的说法,只能在内部与亲友间私下传。“你要是说,那就是⋯⋯你也懂的。所以没有办法”。

按照魏先生提供的时间来看,疫情至少有一个半月到2个月的时间了。

武汉病毒与SARS同源

大陆联合研究团队昨天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发表论文,声称研究发现,武汉肺炎与SARS病毒“来源相同”。都是寄生在果蝠(fruit bats)身上的病毒,但比SARS病毒弱一些,不过仍有“高度传染性”。

研究团队表示,“武汉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但传给人之前,可能“有未知的中间宿主”。

“天然宿主”指的是天生就携带病毒的动物。“中间宿主”指的是被病毒感染的另一种动物。

当年SARS爆发,也是这种情况。科学家认定,广东人养殖和食用了被感染了SARS病毒的果子狸,发生疫情。而SARS病毒的“天然宿主”是叫做“中华菊头蝠”的蝙蝠。

SARS功臣钟南山前天表示,虽然不清楚究竟传给人的是什么动物,但根据调查判断,竹鼠和獾一类的野生动物可能性比较大。

其实早在1月14日,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所长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就指出,新病毒与SARS病毒同种,只是形态不一。

“毒王”出现,没有特效药

目前北京当局把武汉肺炎纳入了“乙类传染病”,但预防、控制措施与甲类传染病一样。甲类传染病就是鼠疫和霍乱,都是强烈传染的疾病。

一位北京大学匿名专家向文汇报透露,有一名感染了多位医护人员的患者,已经足以被判定是“超级传播者”。符合体内病毒发生突变、适应人体的可能性,使病毒感染能力更强。

“超级传播者”,俗称“毒王”。2003年SARS的“毒王”,一个人传给了几百人,危害相当严重。

出现“超级传播者”,是钟南山最担心的。他表示武汉和广东的事实证明“病毒肯定人传人”,而且医务人员和病人之间也有互相传染。

据前凤凰卫视记者闾丘露薇表示,钟南山现在“已经封口”,不再接受采访。不知是他自己不想说,还是有外来的力量不让说。

昨天他还 提到另一个忧心的事,“目前没有特效药”。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属下的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免疫控制实验室主任安东尼·弗契(Anthony Fauci)对自由亚洲表示,“如果顺利,几个月后可以初步临床试验,但新疫苗面世最快也要一至两年”。他提醒人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官方死亡病例不真实

现在死亡病例更新也很快,今天早晨看还是9人,中午就变成了17人。NGO组织“自然之友”今天发消息,资深环境教育家徐大鹏因肺部感染,在汉口医院去世。他的妻子也因肺部感染,10天前在武汉第六医院离世。

徐大鹏的女儿徐馨蕾告诉新京报,徐氏夫妇虽然都表现出严重肺炎症状,但是直到去世,都没有接受“核酸检测”辨别是不是武汉肺炎。也就是说,徐大鹏夫妇没在官方统计的死亡病例当中。

令人不安的是,徐馨蕾是密切接触者,但并没有被隔离观察。

徐大鹏生前朋友刘先生告诉自由亚洲,“当局根本就不管,医生已经没有人理她了,就让她一个人去处理后事。也就是说,这么一个带病的嫌疑人都没有人管,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

另有知情人透露,徐馨蕾计划明天(23日)召集亲友为徐大鹏水葬。但友人担心,可能造成病毒感染。他们联系武汉疾控部门,但对方告知,徐大鹏夫妇不在被统计的死亡名单,他们无法做什么。

大纪元采访到一位原住武汉的华裔女士,她的哥哥在当局宣布冠状病毒前就死了,被宣布是“不明肺炎”,没在“官方死亡名单”。

另外她的妹妹现在也病危,侄女夫妇“现在路都走不动,但医院不收”,要求回家自行隔离。而她的姨妈、姨父也在等待检验结果。

病人由姐姐照顾

北京青年报微信账号“北青深一度”昨天发了个独家专访,受访者是15日从金银潭医院出院的化名王康的武汉肺炎患者。王康披露,由于被隔离病人相当多,医院人手不足,他的日常照护是姐姐包办。

王康12月22日感到不适,打点滴也没效果。27日开始高烧,并做了检查,但没住院。

30日的病例报告称肝功能有异常,被转到协和医院就诊。1月2日,他的血氧浓度低于60%,担心有生命危险,转到金银潭医院,进了加护病房。

王康介绍,10日转到重症病房前,被隔离“患者已经相当多”,医院人手不足。于是医院把王康的日常照护全部交给了健康的姐姐。

官媒报导这件事,证实了网友所说的“医院病患爆满”,也让外界管窥到一点疫情的严重。

昨天香港有线电视报导,中共医疗专家组专家、北大呼吸科主任医师王广发被确诊感染肺炎,正在被隔离治疗。

会诊专家的防护措施肯定很周全,也没抵挡住病毒,足见病毒的传播力。这也很打脸中共,因为王广发曾出面辟谣,声称“疫情可防可控”。

专家:没有接触也传染,仅戴口罩不够

昨天台湾也确诊了一例,是在武汉工作的台湾女性。中央社报导,这名女性没去过当地市场,也没接触过禽鸟或食用野味。

防疫专家何美乡表示,从这个病例可以得知,“没有明显接触史的人,也可能感染武汉肺炎”,“这是蛮大的警讯”。

面对疯狂汹涌的疫情,“出门戴口罩”是第一件事。大陆多个地区出现了疯抢口罩的现象,微博、微信也出现了“口罩热”。而有的商家则趁瘟疫之际,大发“黑心财”。

香港经济日报记者暗访发现,天猫平台网店“炒口罩”很普遍。25个装的N95口罩叫价909元,平均36元一个。价格虽然高,但是却有成交记录。以前,这样的口罩只卖70-100不等。

还有的网店更凶,一包5个装的3M牌N95口罩,叫价650元,平均130元一只。

戴口罩一定程度上可以放置飞沫传染,但美国专家指出,仅靠戴口罩,并不能有效控制病毒扩散。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过敏及传染病研究所戴仲东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这种冠状病毒类病毒,传染性很强。除了呼吸道传染外,也可以接触性传染,比如通过分泌物等等”。

戴仲东解释,冠状病毒患者的眼泪、鼻涕或者唾液等分泌物都有传染性。如果不小心接触到这些分泌物,然后再触碰自己的鼻子和嘴,都会传染。

戴仲东指出,戴口罩只能阻断空气、呼吸传播的飞沫传染,但是身体和分泌物的接触是预防不了的。所以只戴口罩“不能够解决问题”。

又一场“人祸”,考验北京当局

总观这场疫情,从18日到今天,短短5天,确诊病例从零星数字激增到数以百计,外界惊呼又是一场“人祸”。

709案律师谢燕益表示,起初官方讳莫如深,对消息严防死守。还强调“没有人传人,没有危害性”。中共的舆论维稳,消解了人们的警惕性,现在疫情压不住了。说明中共不仅没有吸取SARS的教训,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燕益指出,在专制体制下,中共官员不对老百姓负责,只对上级负责,所以屡屡出现“视人命如草芥”的情形。他们只要“站好队”,隐瞒信息,压制真相。因为上司决定他的命运和前途。“而老百姓没有选举权,没有监督权,没办法问责”。

谢燕益强调,这场席卷全国的疫情,还是中共体制造成的,“又是不折不扣的人祸”。

在倒逼之下,中共政法委昨天发文表示,武汉肺炎来势汹汹,“谁为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谁将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还重,就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

北京这番话,若在以往,不少小粉红又会高潮。但现在,已经没人信了。

62岁的武汉退休人员罗洁(音)今天去了机场,准备飞往北京。她告诉纽约时报,自己想“逃离”,疫情使她想起了非典。

罗洁说得很实在:希望当局“如实公布疫情,这就是给老百姓最好的安心丸”。

香港资深评论家凌锋撰文表示,由于“党领导一切”,所以当中国出现瘟疫时,不是专业来决定如何防疫,而是中宣部领导防疫。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当年SARS是这样,武汉肺炎也是如此。

也有大V说,“天灾人祸的时候,你们首先想到的永远不是调查真相和原因、做好防范救治,你们永远最先做的都是抓人和控制舆论。能要点脸吗?”

保命措施

说了不少,现在看看世卫组织给出的防护建议。他们建议尽量使用肥皂等勤洗手,远离有感冒症状的人。如果咳嗽或打喷嚏,要用纸巾等物品摀住鼻子和嘴。食用肉食和蛋类,一定要熟透,同时不要接触野生或者农场动物。

不过,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特别的消息。曾经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给我做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她告诉我牢牢记住“九字吉言”。说遇到灾难的时候,诚心敬念这个“九字吉言”,可以化险为夷,遇难成祥。

据说不少人都有亲身体会,所以我也转告您。这九个字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小粉红可能会反感。但我想,现在瘟疫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这个时候保命最重要,中国人不是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如果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躲过劫难,这是天大好事。

最后祝愿您和家人都能够躲过劫难,幸福平安。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