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一文看懂 中共为何急推数字货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5日讯】步入2020,中国面对贸易战和经济下滑的阴云,从海外投资者到国内的企业家及中产们,都在为自己的财富寻觅出路。与此同时,伴随着美国针对中共从盗窃技术到侵犯人权等各种恶行频频制裁,越来越多中共相关企业担忧被美国制裁波及。中共央行今年异常激进地推动数字货币,透露出其欲借科技之力进行最后一搏。

今年深圳、苏州等地的中国人,很可能会用上真正的数字人民币。1月初,中共央行开会明确了2020年七大工作重点,其中特别强调要继续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数字人民币即将取代钞票?

2019年底,陆媒《财经》杂志披露说,中共央行研发的数字货币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正在深圳、苏州等地试点。其中,深圳法定数字货币试点计划分为两个阶段,2019年底是第一阶段,在小范围场景封闭试点,2020年为第二阶段,在深圳大范围推广。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当时就曾表示,央行数字货币DCEP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下一步就是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的出台应用。在今年初的央行会议上,范一飞重申了推进法定数字货币这一目标。

中共的DCEP,到底是什么?与现实中已在中国被普遍应用的支付宝、微信支付,或脸书(Facebook)力推的Libra稳定币等,有何不同吗?

事实上,区别太大了。DCEP应该算是真正的数字货币,除了它独具与众不同的“中共特色”之外。

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只是一种电子支付手段,需要依托银行账户来运作,并非任何意义上的数字货币。

而脸书计划中的Libra,的确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甚至因为它计划锚定包括美元在内的货币篮子,直接挑战了欧美多国的法定货币,而遭遇了重重阻力。

然而,中共的数字人民币DCEP,某种程度上甚至比Libra稳定币更加激进和野心勃勃。

中共央行在1月初的会议中再度明确了DCEP的法定数字货币的定位,意欲直接取代人民币M0,即流通中的现金。这是截至目前,在全世界稍大一点的经济体中,最早且唯一一个准备直接用法定数字货币取代现金的央行。

据《财经》报导,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已共同入局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试点银行计划在深圳、北京等地,选择交通、教育、医疗以及消费等领域试用数字人民币。

根据中共央行的要求,数字人民币DCEP采用双层运营体系,首先是中国人民银行将DCEP发行至商业银行,然后再由商业银行直接面向社会公众提供DCEP的存取流通服务。

而且,DCEP将实现双离线支付,这是能取代现钞,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数字货币的关键之一。简单点说,交易双方的手机即使都离线(断网),双方仍然可以进行转账支付,而目前的支付宝等电子支付都需要联网。

当然,DCEP与支付宝等电子支付的根本不同,在于前者本身就是用于取代钞票的,无需依托银行账户;而任何电子支付都必须绑定银行账户,最后支付结算的仍然是银行账户里面的人民币。

DCEP的“中共特色”:掌控每个人的钱包

其它主要经济体目前尚在讨论数字货币的可能性,中共却已然完成了分析、论证等多个阶段,直接迈入了推进法定数字人民币的最后一步。

中共在数字货币上的“遥遥领先”,已经远远超出了科技创新的范畴,其激进程度更似在做最坏的打算。

用中共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的话说,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不过,他的话只说出了一半真相:数字人民币的确是中共在“未雨绸缪”,但却不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而是试图为中共政权保命。

因为依据央行要求,DCEP数字货币除了双层投放、M0替代之外,还必须是“中心化”运作与“可控匿名”。DCEP数字货币的这一特征,无疑是典型的“中共特色”——即对全社会所有人的严密控制。

实际上,中共数字货币的“可控匿名”特点,与数字货币的设计初衷和核心理念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因为数字货币或者说加密货币,无论是基于现在的区块链,或者是未来的某种技术,其最核心的理念和最根本的特征,都是“去中心化”,并在此基础上实现最大程度的匿名和安全。

不过,中共央行明确提出,法定数字货币DCEP必须是“中心化”运作,必须具备可控匿名性。而如今中共DCEP的试点,要解决的关键之一,正是如何实现加密货币的“中心化”运作。

《财经》曾披露,商业银行要做好DCEP的服务,关键是要建设数字钱包。数字货币正是通过数字钱包,才能实现离线支付。

据此分析,中共数字货币DCEP的“可控匿名”,很可能也着落在这个“数字钱包”上。按照中共央行的布局,数字钱包只能由央行发,或央行委托商业银行发。因此即便DCEP最后采用了区块链等去中心化的技术,掌握了数字钱包的中共也可以轻易实现中心化管控。

换句话说,未来中国人若真用上数字人民币,相当于每个人都把自己的钱包送到中共手中。

中共为何急推数字货币 能熬到DCEP出世?

对于DCEP的激进推进,多方各有解读,但结合DCEP的中共特色,不难看出,中共如此激进地急推DCEP,最可能是出于两种理由。

一个,就是严密控制中国人的钱包。

DCEP的“中心化”特征、尤其是央行掌控数字钱包,可能会让中共真正地实现所谓的“共产主义”——把全国所有人的财富,通过数字货币的形式,纳入中共的监控和掌握中,被中共“共产”。

这意味着,中共不但籍此可以全程监视、追溯资金的流向,甚至掌控了每个人的货币财富,包括直接篡改具体个人或企业储存在数字钱包中的数字资产。

中共这个不可告人的目标,也可能是迫于无奈,因为愈演愈烈的资本外逃正在直接冲击中共的政治和经济根基。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统计,2019年上半年未列入官方记录的“隐形资金”外流,总额高达1312亿美元,创同时期历史新高。而彭博社报导也指2019年前7个月中国资金外流总额同比增加19%。

创纪录的资金加速外逃,还是发生在中共已经加强了外汇管制的背景下。这种趋势显然会随着中国经济的恶化而加剧。

事实上,外汇管制、资本自由流动,其实是中共政权的生死线。因为中共用出口+投资驱动的债务经济,以及高度泡沫化的房市之所以没崩盘,关键原因之一,就是中共卡死了资本的跨境自由流动。

一旦资本能够自由流动或大举外逃的话,中国经济不会垮,但中共政权一定垮掉。因为资本外逃会直接诱发房市、股市、债市等资本市场的动荡,再加上对经济信心的冲击,会摧毁中共赖以生存的土地财政和债务经济。

然而,包括资本外逃在内的各种经济危机,对中共之所以是无解死结的原因,就在于中共不仅制造出危机,而且自己堵死了一切退路。

以资本外逃为例,中共无论如何加强外汇管制,都无法堵上资本外流的漏洞。因为资本外逃的主要渠道,一个是地下钱庄,但这一灰色产业的后台是曾庆红家族以及新旧金融高官等中共权贵;另外一个是香港与内地的经贸往来,这个已成为中国经济以及中共权贵输送利益的大动脉,中共也是无计可施。

所以,随着可预见的资金外逃的加剧,中共的确是在“未雨绸缪”,为管控资本别开蹊径。

中心化、可控制的法定数字货币,很可能被中共当成救命稻草。

另外一个中共不得不急推DCEP的原因,就是对于美国金融制裁的恐惧。

美国政府去年开始讨论,将不遵守上市法规的中资企业逐出资本市场,甚至考虑将华为踢出美国金融体系。

而随着香港反送中和新疆集中营等事件的发酵,美国日益重视中共侵犯人权的暴行,进而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技术禁令、金融制裁等经济手段来遏制中共恶行。

这种趋势令本来就对美国金融制裁畏之如虎的中共,几为惊弓之鸟。因为一旦被逐出以美元为中心的金融系统、遭受SWIFT(全球同业银行电讯协会)和CHIPS(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的封锁,中国稍微大一点的公司和银行恐很难生存下去。

所以中共多年来一直试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希冀籍此消弱美国金融制裁的影响。

而DCEP,就是中共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后希望,也可以说是中共重塑贸易清结算体系的最终幻想。

中共显然是希望未来的DCEP,能够在中国市场和中资企业的带动下,向海外各国的贸易、旅游、投资等各个领域渗透,为中共在金融领域争夺生存空间。

然而,中共这一野望同样面临死结,那就是DCEP的中心化特质,必然同其它所有的公权力一样,最终会沦为中共权贵的特权。因此DCEP或许能帮助中共看住、掌控每一个普通民众的钱包,但却会给中共权贵们打开一条资金外逃、攫取民众财富的更大的门。

由此可知,尽管中共正在以不可理喻的速度推进数字货币,但DCEP不但注定当不了中共的救命稻草,加速恶化的经济形势甚至令中共不一定熬得到DCEP的出世。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