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工作者投书:甲流期间为保省领导仕途 竟让各医院领导立“生死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6日讯】新唐人网站收到大陆民众投书,刊登如下:

记得几年前非典时期,我是医务工作者,那时对于疫情的掩盖造成了后期的大面积流行,医务工作者因此而死亡的、严重后遗症的很多;

手足口病流行时,我在医院内支援,记得我们医院(黑龙江一所三甲医院)是最后一个去安徽阜阳支援的支援队,当时新闻联播说,手足口在全国已经基本控制住了,目前没有死亡病历了,可据回来的医生讲,那里的疫情很凶险,死亡率25%,4个里面就死1个,而且抢救时间短,就2个小时,多数死于肺出血和脑炎,而且本院的传染科主任抱怨,到后期都不让诊断手足口了,只能诊断肺炎和脑炎,因为上面要零发病率,误诊的风险只能医生自己承担;

而那年甲流流行正赶上邪党60年大庆,为了保住政治仕途省里领导在十一假期前竟然让各医院领导立甲流零死亡率生死状,不然就摘乌纱帽,我院神经科一名患者正赶十一期间被确诊为甲流,而我恰恰被调往隔离病房看着这名患者,院长给我们几个医护人员开会,说决不能让他死,“他要死了,我在家里也蹬腿儿。”当时听了觉得再没有比这荒唐的命令了,人要死怎么能为了邪党的生日拦得住呢?那真成了它让人生人就得生,那是不是它让人死,人就必须得死呢?

记得当时为了掩盖病情,最小范围的只有我们几个医护人员和院长知道他是甲流,连他的家属都没有告诉,就糊弄说因为重视孩子的病情所以才特殊照顾隔离护理的,因为他患病初期还有因在当地吃小食品而食物中毒的病史,共3个孩子,怕家长赶到十一期间告状,所以,保险公司积极赔保,每天领导领着一帮人来慰问,而疾控的工作人员也积极的调查,这些人都不戴口罩,谁也不知道他是甲流,院长不让说,怕恐慌,所以他家里的人整天在院子里走,在政治面前,人的安危一分钱都不值,中国人都是在这种被蒙蔽的环境下生活着。

而这次肺炎疫情在大陆媒体报道后,人们出现了普遍的关注,而且恐慌。其实人的医疗防范措施如果有效就不会出现控制不住的状况,人怎么能胜天呢?身边的同事就出现北京来的亲戚回来想去家里串门都被拒之门外了,看样人真的是害怕病毒来到自己身边,无奈又恐惧。

(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