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武汉病毒实验室参与研发生物武器 可能泄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6日讯】近日,网上热传引发武汉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武器研发。日前美媒引述军事情报专家指,目前并没有证据证实此事,但武汉确有与中共生物武器计划有关的实验室,有可能发生病毒外泄。

1月24日,《华盛顿时报》引述研究过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表示,武汉拥有两个与生物战计划相关的实验室,引发当前疫情的病毒“有可能”是出自其中一个实验室。

肖汉姆博士曾任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的高级分析师,负责中东和世界范围内的生物战和化学战。

武汉当地电视台2015年曾报导过武汉病毒研究所,声称该研究所拥有中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也是中共官方唯一对外公布的能够处理致命病毒的机构。

肖汉姆表示,该研究所至少有部分实验室可能参与了中共秘密的生物武器研究,但并不是研发生物武器的主要机构。他曾在发表于《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的一篇文章中说,武汉研究所是参与生物武器研发的四个中国实验室之一。

武汉研究所过去就曾研究过冠状病毒,包括SARS病毒、H5N1流感病毒、日本脑炎和登革热,以及一种俄罗斯开发的、可导致炭疽病的细菌。

肖汉姆表示,SARS总体上包含在中共的生物武器计划中。他还说,目前并不清楚该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是否专门用于生物武器开发,但有此可能。

他指出,过去外界就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提出过怀疑,当时加拿大的一些华裔病毒专家曾违规向中国发送一批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样本,包括埃博拉病毒。

当被问及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时,肖汉姆说:“原则上,病毒的向外渗透可能是病毒泄漏,也可能是实验室的人员被感染但未发觉而带出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发生这种事件。”

近日网上传出引发武汉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泄漏,甚至可能是人为。网民还翻出党媒去年4月大举宣传武汉病毒研究所成功分离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报导,一些人认为这是该研究所泄漏2019-nCoV的证据。

当时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世界权威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声称找到了2016-2017年导致中国数万头猪死亡的病毒,是来自广东菊头蝠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并将其命名为“猪急性腹泻综合症冠状病毒”(简称SADS冠状病毒)。该病毒基因和SARS病毒吻合度超过98%,曾导致猪腹泻并大量死亡,其症状和当前武汉疫症颇有相似之处。但去年武汉病毒研究所宣称,SADS冠状病毒已出现跨物种传播,但没有发现传染人的证据。

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的舆论传开后,中共专家本周四(1月23日)对外宣布,该病毒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并开始提供大量“证据”。而此前,官方一直宣称“来源不明”。此外,中国网络上也有人开始指控病毒来自“美国传播生物武器的阴谋”。

《华盛顿时报》报导说,中共可能在展开宣传,以摆脱舆论对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的指控。

据早前武汉医护界人士爆料,这次武汉疫情始于华南海鲜市场,12月就已确诊7例SARS。当时网上还传出权威机构检测出“SARS冠状病毒阳性”的报告。随后,媒体揭露该市场暗藏出售野味的商铺。但官方直到周四前,一直拒绝承认病毒来源该市场的野生动物。

(记者郑鼓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