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恶意传播?青岛患者3小时乘遍所有地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8日讯】武汉肺炎疫情已恐怖到令人们“谈疫色变”,同时也在检验着人性的善恶和道德底线。日前,青岛一名患者3小时乘遍所有地铁,被质疑恶意传播病毒。但同时反映出患者得不到及时确诊和隔离,被迫四处求医的求生本能和绝望的心态。

1月26日,青岛地铁发布消息称,24日确诊的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在确诊前乘遍当地4条地铁线路,耗时超过3个小时。有人质疑当事人存在恶意传播病毒的行为。

青岛地铁经排查发现,涉事患者在22日11:16乘坐青岛地铁11号线从鳌山卫站上车,11:50到达苗岭路站;11:58乘坐2号线,12:17到五四广场站;12:19乘坐3号线,12:31到达青岛站。14:01乘坐13号线在凤凰山路站上车,14:23在古镇口站下车。

23日,该患者又于12:31乘坐地铁13号线在龙湾站上车,12:38在古镇口站下车。

26日当晚,青岛地铁办公室主任张友锋澄清,该患者的出发地和目的地分别位于青岛东北和西南方向的郊区,所乘路线是常规的路线,不存在绕路的情况,耗时也属正常。

自武汉肺炎爆发以来,在大陆类似这名青岛患者的病患有很多,不少患者得不到确诊,在绝望之中被迫四处求医,无意中成为流动感染源,导致疫情不断扩散。

日前,武汉一名感染患者张女士向媒体求援,哭诉说,“我只想有张病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有张病床,把我隔离起来,我害怕传染给家人……

张女士的父亲已于24日病亡,张女士曾陪父亲去多家医院就诊,但一直到她父亲死亡也没能确诊,他的名字没有被列入官方死亡统计数据。

张女士本人也疑似感染疫情,跑了多家医院也没法确诊和住院治疗,被迫自己在家中隔离。

武汉冯女士2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们现在留在老家的人根本就没有地方救治,现在整个医院都是爆棚。你想进医院,根本就进不去。因为实在是病床不够,医护人员不够,什么都不够。”

一位接近武汉市政府医疗系统,但是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新唐人说,政府要求医院通过五道程序确诊一名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很多人还未完成上述五个程序就已死亡。

该知情人士说,实际死亡人数,远高于官方的数据:“不然武汉的医院床位不可能说不够,如果就几千例,病床怎么可能告急。医生换班的时候就哭半个小时。新闻报导(武汉确诊)才一千多例,这是假的。现在有十几万(患者)不都是确认的肺炎。”

还有医护人员透露,病患得不到确诊,是因为当局没有向医院发放足够数量的试剂盒,因为一旦确诊,当局要承担全部医疗费用。更重要的是,没有确诊死亡的人数,不会被列入统计数据,这符合中共当局舆论维稳的要求。

因此,没钱没权的普通老百姓不幸染病,只能自己在家扛着。一些患者因为求医无门,情绪崩溃,做出过激行为。稍早前有报导称,有武汉病患在医院情绪崩溃,撕毁医护人员的防护服;还有病患粗暴地扯下医护人员的护目镜,并对其吐口水,大喊“要死一起死。”导致该医护人员被迫隔离。

以上一幕幕悲剧,都是因为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疫情扩散至不可收拾的局面,被牺牲的是无数百姓的生命。网上传出的一段音频显示,一名武汉医生叮嘱亲友,“千万不要相信政府,都得靠自己。”

时至今日,中共仍在掩盖疫情,欺骗百姓。27日,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公开表示,要为应对疫情准备10万张床位,疑似泄露真实数据。陆媒刚刚发稿就开始陆续删除相关报导。

此外,不少武汉网友披露的消息指,政府不但不作为,还和百姓争夺医疗资源。武汉红十字会拦截民间捐赠的医用物资,甚至带着警察到医院强抢捐赠物资。

中共官员也跟一线医护人员抢夺口罩,官员来医院视察戴的都是N95口罩,而医生戴的却是一次性普通口罩。有网友讽刺说,“让领导先戴口罩!”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不相信政府 武汉人开展各种自救行动
相关链接:武汉红会拦截捐赠物资 官员抢口罩
相关链接:武汉肺炎失控谁之罪?网友喊出“五大诉求”
相关链接:武汉人祸不单行 逃出城遭全国追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