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湖北省长和武汉市长异常言行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武汉肺炎全面失控、向全国各地和海外扩散的危局下,中共湖北省和武汉市的高层官员无法再躲避,只能够硬著头皮面对公众。

1月26日,中共湖北省政府召开有关疫情防控的新闻发布会。湖北省长王晓东、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武汉市长周先旺出席了发布会。

这三位中共省级和市级高层官员的表现,引起网络围观。首先是戴口罩的问题:省长王晓东没戴口罩;市长周新旺口罩戴反了;别比熊秘书长戴着口罩却把鼻子漏在外面。

接下来,是湖北省长王晓东在介绍医用口罩时,刚开始说湖北省生产医用口罩有“一定优势”,湖北省仙桃市年生产108亿只;过了一会儿下面递上来小纸条,王晓东改口说,刚才说的是口误,是18亿只;放下纸条,他又读稿件时,再次改口说是生产108万只,是“万只”不是“亿只”。

最后,是记者会结束之后,三位领导竟然带头鼓掌。

三位中共省级和市级高层官员的素质,引起网络民众热议和批评,特别是省长王晓东,在重大疫情中竟然搞不清口罩的数量,如何能领导湖北抵御疫情?

其实,三位领导在记者发布会上的表现,实属正常,都是其本色表现。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中共官员一旦出现在面对公众的场合中,都表现得紧张和局促不安,举止失措、词不达意。其主要原因在于,中共官员做官的秘诀,并不需要为民众负责,只需要为上级负责即可。

中共官员只在内部会议和对下级讲废话套话的时候,可以做到气定神闲,而一旦走入服务公众的场合,立刻原形毕露,惊慌失措。

省长王晓东就算在记者会上发生再多口误,只要在对上级的工作中和“维稳”中不发生失误,都不会给自己的官位带来负面影响。

比如,1月27日,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在湖北省政府的疫情发布会上表示,湖北正在为应对疫情加快调配床位和定点医院建设,全省已确定112家定点医院医疗机构收治染疫患者,开放床位近10万张,这种“10万张床位”的信口开河,都是中共高官的常态,但这些都不会成为影响其仕途的主要因素。

通过这三位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共高层的官员,完全没有正常管理和治理一个省市政府正常运作的能力,更别说在重大的突发事件和灾情发生之后的指挥能力了,这样的官员在位,只能够给民众带来灾难和死亡。

另外,需要特别一提的是,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以及在公开场合中的言行比较反常。

周先旺在接受央视记者的专访时,针对外界对武汉市处理疫情不力的批评,声称他无权披露敏感信息,在披露之前必须得到中央政府国务院的批准。他说直到“1月20日国务院会议定为一类传染病,要求属地责任,我们工作就主动多了”。

周先旺的话是什么意思?在中共的官场中,下级官员敢把工作责任推给上级,等于是断了自己的官场生路,可以说是犯了官场的大忌,这是极其少见的现象。中共官员地位的稳固,替上级背锅是必要的素质和条件。比如说,2003年萨斯疫情,当时的卫生部长张文康“勇于”背锅被免职,但是,2003年10月安全复出,出任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2005年当选为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那么,周先旺打破惯例犯下官场大忌,这有两种可能。

一是有高层授意,让他这样去说;一是他无知不慎犯下此错误。但是,随后他的一段表现,可以推翻其中的一种可能。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赶赴武汉,在视察正在建设中的医院时,有一段视频显示:头戴帽子的周先旺突然发现李克强头上没有帽子,他立刻像变魔术一样用右手摘下帽子背在身后,由他的随从拿走,在火光闪电之间右手变空。中共官员迎合上级的细致和用心可见一斑。

这说明,深谙中共官场规则的周先旺,不大可能犯下不慎公开把黑锅甩给中央的错误。那么,周市长的公开言论是上级授意的可能性很大。

这说明了什么呢?

这说明,在事关千万上亿、全体中国民众的生死大事的时候,中共高层还在进行着激烈的内斗,并且中国民众的生命和瘟疫本身,都可以成为中共内斗的工具。从这个角度来讲,比武汉肺炎、比瘟疫更加可怕的是——中共政权的存在。

如果未来出现“瘟疫是中共内斗一方人为制造和释放出来”的惊人消息,我也不会感到太惊奇。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武汉市长周先旺未来不仅仕途会止步,可能还会成为“反腐”的对象,作为不遵守中共官场潜规则的回报。

在中共的官场中,每一个官员,都随时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