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山客:劫逢九九之厄 防疫步步为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就在大家纷纷感慨党国逢九必乱已成铁律的时候,2019这个逢九之年的最后一天,武汉爆出7例“武汉肺炎”疫情。幸好,第二天,党国迈入2020年,这霉运该到头了吧。掐指一算,1921年建立的党到了2020年,正式进入99岁,原来,逢九之年虽然结束,九九之厄却刚刚开始。于是武汉疫情在几周内,迅速由疑似SARS,窜升为堪比上世纪初西班牙大流感的世纪瘟疫。

切莫嫌我这段开场白太神叨,不科学。看看用科学发展观武装起来的党国,为了应对武汉肺炎,不是正在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吗,连火神,雷神都搬出来了,看来,真到了要命的节骨眼儿上,神马迷信,神马科学,除了保党,都是浮云。

言归正传还说肺炎。要说武汉肺炎有多毒,借用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Dr.Eric Feigl-Ding)大年初一的推文说“这是核武级别的瘟疫,我们正面对着史上最毒的病毒疫情。”

埃博士的新年第一推还说了“我的圣母呀,新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的感染繁殖数字R0值竟然是3.8!!!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未实际见过那么猛的系数。”如果我们对高深的RO值没有概念,再往下看,埃博士说“(武汉肺炎)病毒比SARS传播速度快8倍”、“预测疫情将于2月4日再次扩大”、“过了周末感染人数会飙到5位数,接下来的两周会到6位数,并且传遍全世界。”

埃博士的话很惊悚,不过更惊悚的是,从这几日中国及全球各地爆出的疫情趋势看,埃博士的预言正在兑现。

那么擅长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党国,是如何与病斗的呢。一句话,九九之厄来势凶,抵抗肺炎全靠封。一封,封口;二封,封城;三封,封脑。

抗病第一招:封口

有人说武汉病毒扩散,源于党国不作为,这还真是说差了。其实,党国从一开始就有了作为,在草民岁月静好,韭菜如沐春风的时侯,党国政府就已经在风吹草动中表现出了高度警觉,第一时间启动辟谣模式——封口。虽然封民之口如同封川,但习惯于睁眼说瞎话儿的党国,不仅从一开始武汉肺炎疑似非典时就忙着封口,到了武汉肺炎世人皆知的此刻,封口行动还在升级。

1月22号,青岛公安局发布通告,“青岛四人编造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处理一人被刑拘。”

1月24号,湖南长沙县公安局“对周某裁决行政拘留处罚”,理由是周某在前一天“造谣”说该县一小区有四名确诊病例。

1月25号,天津市的奚某某因头天在微信朋友圈内“编造”涉及新型冠状病毒的“不实”言论,被行政拘留。

1月26号,眼看“造谣者”屡禁不止,党国祭出新一轮更严厉封口行动。新华网报出了微信安全中心发布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谣言专项治理的公告》。据此公告,传谣者将被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者,3至7年有期徒刑。

党国不仅对内封口,对外也要封口。党国的老朋友世卫组织再次出手为党分忧,替党解围。23号这天,这边武汉封城,那边世卫开会,16名专家紧急讨论的结果是,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简称PHEIC)。

有了“世”字一号的招牌,能不能蒙老外,我不知道,不过蒙党国草民是绰绰有余。官媒举著世卫的诊断书,四门贴告示:武汉肺炎不严重,大家继续强国梦。

话说世卫也真不容易。眼看武汉肺炎确诊病例的在全球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美国,欧洲,澳洲,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世卫愣是咬紧牙关轻描淡写的帮助党国大事化小,可见党国在世卫十几年的经营没有白费,到了关健时刻总能派上用场。

抗病第二招:封城

党国抗病第二招更绝,大年三十前一天,一声令下“封城”!仅看封城两字,一种党性强大人性全无的压迫感逼面而来,简直比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气场更强,因为党国的封城说白了是逆我者亡,顺我者也得亡。只不过,逆我者立毙,顺我者等死。如果命大,苟延两日的机会还是有的。

如果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疫情隔离本来是一种适当的防疫手段。不过这事一旦到了党国,就呈现出独一无二的党国特色来。武汉城,在食物补给,医药物资,生活用品的供应都没有着落的情况下,说封就封了,很显然,这封城的命令就是一拍脑袋就想了出来,至于封城之后物资供应之类,全不在之前的考虑之内,这很符合党国想一出是一出的一贯作风。

于是,超市里头,2斤蒜苗抄到92元。这比当年“蒜你狠”还要狠得多。药店、超市、商店里的医用口罩、洗手液、消毒液以及酒精,在封城当天就已断货。医院里,口罩、防护服供应远远不足,而劣质防护服则成批顶上。果然是劣质防护服,一穿就裂,如果这种“裂”质防护服也脱销了,完全可以考虑改用一次性雨披,或一次性餐桌布裹身替代,能不能防毒不知道,但笔者目侧,结实程度不差上下。

所以党国封城,与其说是要消灭病毒,不如说是要消灭病人。因为牺牲一部分人,换取政权稳定,是党国思维定式。党国之初,王震说用“两千万人头换中国政权”,六四之时,邓小平说,“杀20万人换20年稳定”。就连薄熙莱政变,也放言掌权后“不惜牺牲50万人,也要确保红色江山不变天”。所以,如今武汉这种断人后路,绝人生望的封城,不禁让人联想,党国莫不是要牺牲武汉保全国?!

不过,不论这种推断是否成立,目前看也最多只是党国封城大招的初衷。而疫病的发展完全出乎党国预料,目前看,别说武汉封城,就是湖北封省,全国封国,也越封越烈,越灭越生。

抗病第三招:封脑

封口无效,封城失败,最后一招——封脑。别小看党国封脑术,这是真正的杀手锏。前段时间去世的贵州24岁女大学生吴花燕就是一个例子。吴花燕因长期贫困体重一度跌至43斤,为了给弟弟治病吃了三年辣椒拌饭。这期间两家美国医院,一家德国医院,一家英国医院都曾邀请她去接受治疗。不过,吴花燕拒绝了他们的美意,并对帮助她联系医院的郭先生说“我们中国人的事情,我们自己能解决,不要外国人插手。我们都很爱国,我们不需要外国。”封脑术就是这般神奇,可以让人“虽九死其犹未悔”!

显然,吴花燕不是个案,如今,在武汉肺炎来袭时,熟悉的情节再次出现。1月24日,推特网友“温相”发推文说,美国纽约华人捐赠5万美元的口罩,竟被上海海关扣下。海关宣称,“我们不接受境外势力的东西!”捐赠者们立马傻眼,“我们哪儿有什么势力啊?”

上面说的是封脑术的疗效,至于具体如何封脑,春晚堪称操作指南。武汉封城后,从网路上传出的视频看,病人横死医院,医生大呼崩溃。然而武汉封城第二天,帝都春晚大戏开锣,这边宛如地狱,那边歌舞升平,真是兲朝奇景。不过,就在党国末日狂欢的时候,也没有完全忘记武汉,所以临时加了一个诗歌朗诵节目——“众志成城,抗击肺炎”。在党国眼中,武汉不是完全没有价值,根据多难兴邦的原理,适当提及武汉,可让广大草民的大脑皮层发生爱国的化学反应。再加上成龙献唱一首《大侠霍元甲》,那句“问我国家哪像染病”,好似打了一剂鸡血,病夫秒变战狼。

抵抗病毒,远离邪气

此外,近来还有一个爆料很重磅,美国《华盛顿时报》1月24日报导,在武汉有一个病毒研究实验室,即(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一名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推测,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不排除是从这个实验室传出来的。

肺炎病毒是否真系党国制造还有待考证,不过,党国抗病“封”字诀,对于病毒的催化作用绝对功不可没。有朋友说,现在既无防疫苗,又无特效药,抵抗肺炎,全靠命大。命大是什么,命大就是运气,人要想有运气,就得远离邪气。党国封口封城封脑,还有比这更邪气冲天的吗。如此邪物,不得避而远之吗。所以,如果哪一天有人对您说:三退保平安。您别不信,远离邪党,百益无害。九九劫后,来日方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