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之二:东风吹梦到长安

大纪元文化小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引子

这是一幅清代17世纪的木版画。在画中,唐玄宗端坐椅中,李白奉诏入宫,正用毛笔在纸上写着什么。内侍监高力士为他脱靴,杨贵妃手捧砚台站立于后。大诗人当时是在起草回应渤海国的番书,还是创作新的应制诗呢?史料对此并无定论。不过,这并不影响故事的流传。圣朝高士名震京城,风采无人能及。

天宝元年(公元742年)的秋天,唐玄宗下诏,召李白入京。诗人得闻此讯,欣喜振奋,挥笔写下《南陵别儿童入京》:“游说万乘苦不早,着鞭跨马涉远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这一天,距《大鹏赋》问世已有十七个年头。李白历经酒隐、干谒和漫游,不走科举之路,终于迎来了大展宏图的机遇。他踌躇滿志,跨马离家,踏进了长安的政治核心——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宏大的宫殿大明宫。

力士脱靴,贵妃研墨,清代17世纪时作。(公有领域)

长安

公元7世纪和8世纪,隋唐的都城长安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是东亚的文化中心。这座光彩夺目的国际大都会,吸引了大批外国使节、商人和僧侣。在唐朝的鼎盛时期,长安的常住人口超过百万,其中“胡人”约有十万。王维的诗句“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描述了当时万邦来朝的盛况。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自唐太宗的“贞观之治”到玄宗的“开元盛世”,李唐王朝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都达至巅峰,疆土稳固,国泰民安。历代国君礼贤下士,对儒、释、道三教都采取兼容政策,这种海纳百川的气度促进了南北文化的融和与对外交流,国内文人积极进取、渴望建功立业。社会欣欣向荣,蓬勃向上。

繁华、自信、包容、大气磅礴——盛唐的气象和精神,令李白激情澎湃。他渴望施展抱负,建功立业。

供奉翰林

李白与大唐天子初次相见,是何情形?李阳冰的《草堂集序》里写,“帝嘉之,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亲手调羹。谓曰:‘卿是布衣,名为朕知,非素蓄道义,何以及此?’”

李白受到的待遇可是极高规格:唐玄宗下车,步行迎接,对李白说:“你是一介布衣,我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假如不是你素来积蓄了很高的声望,怎会有今天的殊荣?”唐明皇赐给李白七宝床,还亲手为他调制羹汤。皇恩浩荡,足见李白与这位盛世君王的深厚缘分。

唐玄宗在位44年,是统治唐朝最久的皇帝。他27岁登基后,励精图治,缔造了“开元盛世”。此外,他还是一位颇有成就的音乐家、书法家和诗人,传世诗作七十多首。他在位期间,唐朝涌现了许多登峰造极的文艺作品。

这次李白进京,是由于道士吴筠、玉真公主和贺知章的举荐。玄宗非常欣赏李白的才学,命其供奉翰林,身份是翰林待诏。

翰林院始创于唐朝,汇集了当朝最优秀的文人。李白在那里专司何职?《草堂集序》写:“置于金銮殿,出入翰林中,问以国政,潜草诏诰,人无知者。”皇帝宴饮或是郊游,李白都陪侍左右,另外他也为圣上草拟文告,不过据李阳冰所写,别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清平调》组诗

在一个美丽的春天,唐玄宗骑着白色宝马“照夜白”,杨贵妃乘坐步辇,二人来到兴庆宫的沉香亭赏花。满园牡丹盛开,紫、红、粉红、纯白四色,争奇斗艳。玄宗坐在亭中,目睹国色天香,“意有所感”。梨园的艺人们正准备歌唱起舞助兴,玄宗说:“赏名花,对妃子,岂能用旧日乐词?”于是,他派著名乐师李龟年手持御用金花笺宣召李白进宫,让他即刻写出《清平调》三章。

醉意朦胧的李白接旨前来,用水打湿面颊,醒了醒酒,提起笔来,在金花笺上一挥而就。三首诗由李龟年呈上,唐玄宗看过非常满意,吹起玉笛为李龟年伴奏,君臣共同演绎新词,贵妃笑饮葡萄美酒,一班人十分尽兴。自此,皇帝对李白更是赞赏有加。

这三首《清平调》流传很广,后人给予很高的评价,特别是第一首获得最多赞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清人沈德潜在《唐诗别裁》里写道:“三章合花与人言之,风流旖旎,绝世丰神。”《唐诗选胜直解》云:“《清平调》三首章法最妙。第一首赋妃子之色,二首赋名花之丽,三首合名花、妃子夹写之,情境已尽于此,使人再续不得。所以为妙。”

《李白作清平调图》,取自清苏六朋绘《清平调图》,广州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奉和应制诗

李白还创作了一些描写皇帝在宫中行乐的应诏诗,这些作品文字华丽、描摹生动,映衬出盛唐的雍容气象。

天宝二年(公元743年)春,李白在长安的宜春苑侍从唐玄宗游苑,奉诏而作《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

东风已绿瀛洲草,紫殿红楼觉春好。
池南柳色半青青,萦烟袅娜拂绮城。
垂丝百尺挂雕楹,上有好鸟相和鸣,间关早得春风情。
春风卷入碧云去,千门万户皆春声。
是时君王在镐京,五云垂晖耀紫清。
仗出金宫随日转,天回玉辇绕花行。
始向蓬莱看舞鹤,还过茝若听新莺。
新莺飞绕上林苑,愿入箫韶杂凤笙。

“春风卷入碧云去,千门万户皆春声。”这一句把春天的鸟鸣、云彩、东风等意象交织在一起,勾勒出充满动感的立体图景。

《宫中行乐词》十首组诗也是同年春天所作,现存八首。

根据孟綮在《本事诗‧高逸》中记载,当时唐玄宗在宫中游乐,对高力士说,“对此良辰美景,怎么能只以奏乐为乐?如果有天才诗人吟诗歌咏才好啊。”于是,玄宗下令召李白前来,派人在他面前铺开“朱丝阑(栏)”,也就是画着红格的纸张,命其当场作十首律诗。

李白才思泉涌,十篇五言律诗即刻成文,律对精绝,字迹雄健、龙飞凤舞,诗作和书法皆为上品。其中第七首写道:

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
宫莺娇欲醉,檐燕语还飞。
迟日明歌席,新花艳舞衣。
晚来移彩仗,行乐泥光辉。

前四句描写冬去春来的景象,又以拟人手法描摹黄鹂、燕子的神态,宏观和细微兼备。后四句写宫中行乐的盛况,表赞颂之意。

元 任仁发《饮中八仙图》。(公有领域)

饮中八仙

李白喜爱饮酒,供奉翰林期间,他结交了许多善饮的名士,其中贺知章、崔宗之、李适之、李琎、张旭、苏晋、焦遂与李白并称“饮中八仙”。杜甫在《饮中八仙歌》里描绘了“八仙”的醉态,把李白的狂放给写活了:“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清代诗论家叶燮在论著《原诗》里写道:“李白天才自然,出类拔萃,然千古与杜甫齐名,则犹有间。盖白之得此者,非以才得之,乃以气得之也。……观白挥洒万乘之前,无异长安市上醉眠时,此何如气也!”

李白曾与“饮中八仙”之一的崔宗之一起乘舟,从安徽的采石矶到金陵(南京),当时李白穿着宫锦袍坐在船里,旁若无人。(《旧唐书.文苑传下.李白》:“尝月夜乘舟,自采石达金陵,白衣宫锦袍,于舟中顾瞻笑傲,傍若无人。”)

“无奈宫中妒杀人”

李白得到皇上的宠信,羡煞同僚,自然遭人嫉妒。玄宗三次想为其封官,都因奸臣的诽谤和嫉恨而未能实现。李白在翰林院的日子虽然闲适,但是理想落空,不免愁闷。他在两篇作品里对此有清晰的表述。

《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言辞清爽,描写了翰林生活的惬意和烦恼。诗人曲高和寡,屡遭狭隘之人的嘲笑,不禁忆及昔日的游眺,向往烟波间垂钓的自由。

晨趋紫禁中,夕待金门诏。
观书散遗帙,探古穷至妙。
片言苟会心,掩卷忽而笑。
青蝇易相点,白雪难同调。
本是疏散人,屡贻褊促诮。
云天属清朗,林壑忆游眺。
或时清风来,闲倚栏下啸。
严光桐庐溪,谢客临海峤。
功成谢人间,从此一投钓。

《玉壶吟》约作于供奉翰林的后期,玉壶象征高洁的操守。当时李白已遭小人谗毁,帝王疏远。此诗居高临下,透出满腔激愤。作者虽蒙“数换飞龙马”之超常恩宠,却始终未能施展辅佐君王的高远志向,怎不叫人感怀叹息!

烈士击玉壶,壮心惜暮年。
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涟。
凤凰初下紫泥诏,谒帝称觞登御筵。
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
朝天数换飞龙马,敕赐珊瑚白玉鞭。
世人不识东方朔,大隐金门是谪仙。
西施宜笑复宜颦,丑女效之徒累身。
君王虽爱蛾眉好,无奈宫中妒杀人。

饮中八仙指贺知章、李进、李适之、李白、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八人,取自明 杜堇《古贤诗意图》。(公有领域)

“长安不见使人愁”

744年春,李白“恳求还山,帝赐金放还”。李白虽然离开了京城,但是心中的牵挂犹在。

天宝三载(744年)至天宝五载(746年)之间,李白由长安返鲁后,借送二从弟赴京应举之机,表露了对京都的深切怀念:“鲁客向西笑,君门若梦中。霜凋逐臣发,回忆明光宫。”(《鲁中送二从弟赴举之西京》。当年在君主身边的情景时时在梦中出现。我的头发已白如霜染,乃是因为日日思念宫廷。

天宝八载(749年)春,《金乡送韦八之西京》写道:“客自长安来,还归长安去。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登金陵凤凰台》的最后一句是:“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作于天宝十二载的《观胡人吹笛》更是满纸凄情,“满”、“空”二字尤为传神:“胡人吹玉笛,一半是秦声。十月吴山晓,《梅花》落敬亭。愁闻《出塞》曲,泪满逐臣缨。却望长安道,空怀恋主情。”

公元758年,诗人于流放途中路过江夏(即现在的武昌),作《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诗人借古喻今,以汉朝被贬官的贾谊暗喻自己的处境,诗境凄凉。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长相思》看似写男女情思,实多有托兴之意:“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美人如花隔云端”很可能是诗人远离长安、遥望兴叹的心理写照。好一句“天长地远魂飞苦”,将作者内心的孤寂和愁苦刻画得细致入微。

公元759年,李白在长流夜郎途中获得赦免,在江夏遇到好友、南陵县令韦冰,且惊且喜,他赋诗叹道:“昔骑天子大宛马,今乘款段诸侯门”,“人闷还心闷,苦辛长苦辛。”“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江夏赠韦南陵冰》)

李白与长安有缘。曾经,皇恩浩荡,君臣相惜。或许,谪仙的使命不在皇宫,而是注定于坎坷、恣意的漂泊中写下一路瑰伟惊叹。(未完待续)

点阅【诗仙李白】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