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散布谣言的不是8医生 而是武汉警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第一天,武汉警方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题为《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报,称:“近期,我市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了多例肺炎病例,市卫健委就此发布了情况通报。但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警方提示,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希望广大网民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共建和谐清朗的网络空间。”

这个封口的通告出来后,我当时就很纳闷:散布谣言的这8位网民都是什么人?他们究竟散布了哪些谣言?造成了何种不良影响?违反了什么法律?我把通告从头至尾看了几遍,也没找到答案。

好,现在答案都有了。

首先,这8人都是医生,而不是像许多人原来以为的那样是普通的网民。他们分属三个群,分别是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群,武汉协和医院红会神经内科群和肿瘤中心群。而且,他们现在还都战斗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

其次,他们根本就没“散布谣言”,“发布、转发不实信息”,他们只是在各自所在的三个群里,聊到了武汉肺炎的疫情,而他们依据的主要是武汉第二医院对其当时收治的武汉肺炎患者的一份诊断书(就是下面这张图)。

微信截图显示:

12月30日下午17点45分: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微信群里,武汉第二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曝出: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并且附带了文件,贴出了诊断报告。

报告结果显示: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胞菌、46中口腔/呼吸道定植菌。随后还公布了11秒的视频:5床峰值逐步提高。

李文亮还说:“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请大家注意。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发摊老板。”

12月30日晚上19点39分:协和医院红会神经内科群曝出相关文件,并且还曝出信息:刚刚二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稍后在19点45分的时候追加信息:SARS已基本确定,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

12月30日晚上20点47分左右:肿瘤中心微信群曝出:近期不要去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

12月30日晚上21点左右:有网友爆料:我们科同事老婆所在科室查出的,二医院有一例确诊的SARS已确诊:“同济查了病原体,确认是SARS冠状病毒,华大基因公司不敢发出报告,政府还没有下决心公布”。

可见,最先聊到肺炎疫情的是李文亮。那么他的信息是从哪来的呢?李文亮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是“同事之间互相交流知道的”。而且,他在微信群里还附上了病例的诊断书和相关视频。考虑到 “确诊7例SARS”这种说法不太准确,紧接着他又强调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

李文亮说的有根有据,有鼻子有眼,压根就不是什么谣言,不实信息,而是疫情真相!

再次,8位网友在微信群里披露武汉肺炎疫情,既没有违反任何一条法律,也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影响。正如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这8个人是可敬的,我们事后评论,可以给他们很高的评价;他们是事前诸葛亮”。

既然8位网友披露的是真实的疫情,并没有“散布谣言”,“发布、转发不实信息”,也没有“违法”,“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武汉警方却信口雌黄将这些不实之词加诸于他们头上,这是不是在“散布谣言”,“发布、转发不实信息”,是不是在“违法”,“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答案显然是肯定的。换句话说,真正在“散布谣言”,“发布、转发不实信息”,“违法”,“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不是披露疫情的8位网友,而是封他们口的武汉警方及指使他们这么干的中共。

惯于“散布谣言”、“发布、转发不实信息”、“违法”、“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公权力,却动辄以所谓“散布谣言”、“发布、转发不实信息”、“违法”、“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等借口,打压敢于披露真相的公民,封他们的口,这样的事情在一党专政的中国可谓屡见不鲜,可以说是中共的不治之症。这回的武汉警方封口事件既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

武汉肺炎固然可怕,但掩盖疫情真相更可怕。有网友说,武汉警方封了8位网友的口,结果祸害了1500万武汉人。岂止是1500万武汉人,现在中国31个省全部沦陷,14个国家被传染,你说祸害了多少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