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世卫拉响最高级警报 中南海忧惧更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不顾北京的一再施压和背后的运作,刚刚从北京见过习近平返回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于1月29日要求WHO紧急委员会立即开会商讨武汉肺炎疫情。因为就在上周世卫拒绝宣布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一周以来,中国大陆确诊和死亡病例以及全球22个国家及地区的确诊病例都急剧攀升,越南、日本、德国、台湾、美国甚至还出现了人传人病例。

会议结束后次日,世卫宣布基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已在中国以外的地区迅速蔓延,因此将之定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简称PHEIC),PHEIC是WHO对国际疫情的最高级警报,通俗将可以将其视为“疫区国”的另一种说辞,而这无疑带给中南海的是更深的恐惧。

PHEIC是如何确定的?2003年源于中国SARS的肆虐全球后,又突然消失了,不过其给世界带来的恐慌让人无法忘怀。于是,世卫在2005年制订了《国际卫生条例》并成立由国际专家组成的紧急委员会。根据该条例,紧急委员会应针对国际关注的突发事件宣布为PHEIC,这个“突发事件”要具备三个条件:“情况严重、突然、不寻常或意外”,“通过疾病的传播对其他国家造成公共卫生健康危害”,“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显然,武汉肺炎完全符合这三个条件。

一般而言,各国对PHEIC负有做出迅速反应的法律义务。世卫则可以向其它国家提出建议并协调国际对策,包括各国是否应实施旅行禁令及贸易禁令等。就在世卫将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定性为PHEIC后,美国率先做出了反应。美国国务院除了将中国旅行警告升至最高的第4级,即请勿前往中国外,同时授权美驻华使领馆非紧急雇员及家属撤离中国。这是几日前美国国务院关闭驻武汉领事馆、将外交官及美国人撤离武汉的又一次行动。而近日,英国、日本、法国、澳洲、印度、伊拉克、俄国、韩国、比利时、德国、西班牙、荷兰等多个国家已经或正在将本国国民从武汉撤出。

随着世卫拉响最高级警报,以及美国旅行警告的升级和撤出非武汉地区的使领馆雇员,很可能有更多国家效仿美国,对本国公民发出赴中国旅行的最高等级警报,甚至也撤出更多外交人员。事实上,在世卫拉响警报前,世界多个国家已针对疫情采取了若干措施,阻止病毒的传播,比如禁止中国公民入境或加强对中国公民的入境检疫,收紧中国公民入境签证,跨国公司或停止往来中国的航线,或暂停员工到中国的旅行、暂停在中国工厂、门店的运作,等等。

虽然世卫不建议外国对中国采取停飞或其他旅行管制措施,明确反对世界各国限制与中国的经贸联系,但上述业已出现的“脱离”不仅将中国与世界暂时或者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隔离,影响中国各界与世界的多方面交流,给中国人造成诸多不便,而且或许将坐实中国与美国脱钩的“预言”,对本已受中美贸易战影响的中国经济将予以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一方面,更多的外企会撤回投资,加速产业链的转移,另一方面,中国进出口将进一步萎缩。试问,有多少国家愿意冒险与疫区生产商交易呢?随之而来的自然是更多的民企破产,更多的国人失业,加之内需不足,国人负担沉重,中国经济随时可能崩塌并非只是臆想。

本就因如何执行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香港和台湾问题头疼的中南海,如今又不得不买面对第四个大问题,而且是性命攸关的问题。这怎能不加深中共高层的忧惧?

在中南海高层看来,当务之急是控制疫情,尽早让世卫去掉PHEIC的标签。不过,这似乎并非易事。从2009年起,世卫一共指定6次疫情为PHEIC,前五次是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2014年脊髓灰质炎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2015年至2016年寨卡病毒疫情,2018年至2019年刚果埃博拉疫情。而所在国要取消PHEIC,世卫需要每三个月对疫情进行一次复核。符合要求后,才能取消。

这意味着中共当局需要向世卫公布疫情发展情况,增加透明度,否则未必能通过复核。而这对迄今仍在瞒报实际感染者、死亡者的中共而言是相当困难的。

不妨看看以往五次疫情都是何时撤销PHEIC的。2009年3月爆发的 H1N1流感,是一次由流感病毒新型变体甲型H1N1流感所引发的全球性流行病疫情,最开始在美国、墨西哥开始。4月,世卫就将其定性为PHEIC。疫情持续了一年多,出现疫情的国家和地区达到了214个,共造成1.85万人死亡。直到2010年8月,世卫才宣布H1N1甲型流感大流行已经结束。

2013年12月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病毒,临床死亡率高达71%。2014年8月,世卫将其定义为PHEIC,直到2016年2月疫情才平息。

2015年4月在南美智利开始的寨卡病毒,随即在美洲、多个太平洋岛屿和东南亚传播。该病毒导致孕妇分娩出小头畸形儿。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间,全球共报道4000例感染寨卡病毒病例,与往年小头畸形的比例相比,上升了20倍。2016年2月,世卫宣布该疫情为PHEIC。当年11月,世卫宣布疫情结束。

而2014年初,几近消灭的脊髓灰质炎突然在许多国家爆发。5月,世卫宣布其为PHEIC。其迄今为止,与2018-2020年刚果埃博拉疫情仍为PHEIC。

无疑,上述疫情被取消PHEIC标签最短的是9个月,最长的6年还不止。对于新型冠状病毒这个传播力巨大的病毒,即便中共与世卫有勾兑,但要想在半年内将其消灭于无形,去掉PHEIC,也是相当困难的。而6个月时间对中国经济造成怎样的重创,在中国社会引发怎样的震荡,中南海高层不知是否敢想。或许认为还有路可走?亦或已站在悬崖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