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持续隐瞒 中共控疫将酿更大灾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29日,国际知名医学刊物《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了一篇让中国人震惊的论文。这篇论文由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多名研究人员攥写。论文表示,他们通过分析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425名病例后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早在12月中旬就已经开始出现人传人的情况了。论文还强调,尽管1月前的多数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但从1月开始的绝大多数病例都与该市场没有关系。论文还认为目前疫情的“拐点”尚未到来……论文一出,举国哗然。

1月30日晚间6时43时,微博认证为浙江大学教授、科学作家的“@王王王立铭”发微博称:中国疾控中心1月头几天就知道“人传人”,但却刻意隐瞒,跑到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论文。王立铭教授直斥中国疾控中心高福等人在第一时间不将这些重大信息向广大中国人公开,故意隐瞒病毒“人传人”的恶劣行为。这已不是中共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故意隐瞒关键信息了,各种证据表明,现在武汉疫情造成全球恐慌,全中国蔓延,罪魁祸首就是中共,它们隐瞒了疫情的关键信息。

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第一例不明肺炎患者;2019年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要求各医疗单位严格上报疫情,严禁对外发布救治信息;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发现27例病毒性肺炎,并强调未发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2020年1月1日,平安武汉发布消息,8名散步造谣者(全是医务人员)被查处,病毒发源地华南海鲜市场正式被整治;此后,1月3日,武汉一男子在外地自驾期间出现高热,北京、深圳、日本等地爆发疑似病例;1月5日,武汉市政府对外坚称,没有人传人证据,没有医务工作者感染;同日医务工作者发烧;1月9日,中国卫生专家组确认市新型冠状病毒;1月11日至17日,武汉卫健委仍强调1月3日后未发现新增病例;1月19日,武汉一夜通报新增患者136名,武汉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刚仍强调“传染性不强,疫情可防可控”;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突然被迫宣布“封城”,10点前29.9万人出走武汉;1月24日,湖北七市封城;随后,一场席卷全国的防疫一级响应拉开序幕了……这就是中共持续隐瞒疫情关键信息,造成的直接人祸。

为何有1100多万人口的武汉会“封城”?为何只要是从武汉出来的人都能把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给其它地区的人?现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泰国等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发现只要是在武汉呆过的人都会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者,为何会出现这种奇特现象?这是否说明1100多万武汉人全都携带了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封城前,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这是否意味着有500万病毒携带者向武汉以外的地方扩散?现在中共在全国上下寻找从武汉出来的人,并把他们隔离观察,这就间接证明了以上推论的正确性,即在46天左右的时间内,大多数武汉人成为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携带者!

据中共媒体报导,截至1月30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692例,现有重症病例1527例,累计死亡病例21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71例,共有疑似病例15,238例。然而,外界舆论普遍质疑,中共公布的死亡病例数字明显大幅度低估。《华尔街日报》报导,一名53岁的健身教练的侄女称,该教练十多天前入住武汉一家医院后,于1月22日死亡。该教练的家人原本预计他死亡证明上的死因会是致命性的冠状病毒,因为在他病情恶化时,他的医生告诉其家人,他的肺部感染了一种无法治疗的病毒。在武汉不同医院死亡的另两人的亲属也讲述了类似的情况,称这两名死者被出具的死因是“病毒性肺炎”。这三人的亲属表示,这些死者没有被包括在当时中共官方统计的41例死于冠状病毒的病例中。

1月27日,有网民在推特发了两张图,内容是“武汉民政局宣布对死于疫情患者遗体免收火化费”的权威发布。其中一张图说,自26日起,对武汉肺炎死亡者免收火化费。另一张图称,为加强对死于疫情遗体的运力,已经争取市指挥部省民政厅的支援,调配一批殡仪车辆、人员及防护装具,以提高遗体接运能力。发图的网民感叹:到底死了多少人?一个大城市,正常情况下每天都会有上千人死于各种疾病事故吧?弄的现在殡仪车都不够用了。发布多了,自然露馅儿。各种证明表明,武汉肺炎的死亡率远超中共官方公布的10%。为应对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扩大和超高的死亡率,各国开始了在武汉的撤侨行动。

更可怕的消息中共没敢对中国人直接公开。据安阳日报1月27日报导,1月26日安阳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4例,这4例均是由他们的家人鲁姓女子所传染,鲁姓女子1月10日从武汉回到安阳家中,与家人接触,14天过去了但自己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良反应。对此,中共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指出,从观察情况来看,这类病毒在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一些患者在发病之前可能就已经把自身携带的病毒传染给了他人。部分“武汉肺炎”患者早期体温正常,轻症病例较多,存在隐性感染者,这些“行走的传染源”让防控难度陡增。中共一直有意对公众隐瞒这些致命的关键信息,疫情如何能做到可防可控?

不仅如此,中共向公众发布不实之言,称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但安阳鲁姓女子自己超过14天没发病,但把病毒传染给了自己4个亲人的案例说明,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的说法并不科学。但现在中共从上至下均按病毒潜伏期最长14天的结论来做疫情防范工作,这样的防范工作能有正面效果?这样草率的决定是否会导致疫情继续大规模扩散?可中共专家,钟南山,李兰娟等人,仍以14天潜伏期为依据,在媒体上对中国人称疫情防控在正月十五左右是关键,这是不是“砖家”误国误民?更危险的是,大部分中国企业把14天潜伏期作为恢复营业和上班的依据,现在有更多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的潜伏期远超14天,这无疑又将是一个巨大的中共人为制造的灾难。若中共持续向公众隐瞒疫情关键信息,中共的控疫行动无疑将酿更大灾难,即将开始上班的中国人不可不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